第190章 男人最怕绿帽子

作品:《代嫁神医七小姐

人气小说: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重生王爷:溺宠贪财小王妃 嫡女惊华:倾世小魔妃 师父如花隔云端 明末汉魂 被虫娘养育着繁殖后代?! 皇叔:别乱来! 逍遥小仙农

    第190章 男人最怕绿帽子

    叶琉璃道,“这个好办,我先给两千两银子当定金,只要继续追讨五千两银子就行了。们东家也不傻,这屋子里的破铜烂铁值几个钱他心里没数?两千两都算是多给他了,剩下的银子能追回来固然是好,若追不回来也不赔,还能把人逼死吗?”

    柳娘眼珠子转了转,也觉得有道理,“姑娘说的对。”

    倒不是能不能把人逼死的问题,如果对方真实个一穷二白的百姓,就算是逼死能怎么着。但以柳娘的眼力却知晓,面前女子可不是个善茬,绝对非富即贵。

    “既然决定了,就写追债条吧,本小姐拿了追债条还要回家睡觉呢。”叶琉璃懒洋洋道。

    老鸨匆忙,“写!写!奴家写!但这位姑娘……不不,这位姐姐,您还是尽量将剩下的五千两追回来,奴家也好对东家有交代。”

    “相信我,一定追回来。”叶琉璃道。

    于是,老鸨就这么写了追债条,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梅寒川在溱州城翠怡楼嫖妓未付全银子,还欠下五千两,特此追债。最后盖上印章,随后双手交给叶琉璃。

    叶琉璃也将九张银票递给了柳娘。

    柳娘赶忙数出来七张,小心叠好,放在怀中。“姑娘还没用晚膳吧,要不奴家命人准备晚膳?”

    “不用了,还要回家睡觉呢。”谁来青楼吃晚饭?

    于是,柳娘亲自陪着小厮打扮的叶琉璃和玉兰下了楼,出了翠怡楼。

    临行时,叶琉璃道,“以后若本小姐还有买卖,定来找。”

    柳娘吃了一惊,“真的?还有买卖?”

    叶琉璃勾唇一笑,“本小姐想有,便有。”

    柳娘只觉得面前的那是什么年轻姑娘,分明就是个财神爷,“好嘞,姑娘……不不,姐姐您慢走,姐姐常来!”一顿客气。

    出了艳粉街,周围一下子冷清了下来。

    这个时代没有夜生活,除了艳粉街,其他地方都打烊,人们也早早关了门入睡。

    “娘娘,我们怎么回王府?”玉兰担忧道。

    叶琉璃道,“自然是走回去了,这城也不大,慢慢走总会到的。”

    “娘娘,溱州城可大了呢。”玉兰以为自家娘娘从前不出门没有距离概念。

    叶琉璃翻了翻白眼,“再大有北京大?我给说,有一天晚上我打不到车,从通州走到朝阳区,能信?”

    玉兰不解,“娘娘,什么叫通州,什么叫朝阳区?”

    叶琉璃自然知晓玉兰不懂,但她就是想吐槽,“京城的一个地名。”

    “……原来如此,奴婢没去过京城,想来京城一定很大吧?”玉兰感慨。

    叶琉璃点了点头,其实她也没去过京城,只不过不能说出来罢了。

    就在两人准备走路回府时,一辆马车由远及近,奔着两人的方向。

    马车停了,车夫跳下马车,“小人给王妃娘娘请安,王爷有令,让小人来接娘娘。”

    叶琉璃吃了一惊——这是什么意思?东方洌知道她大半夜跑青楼来?

    叶琉璃和玉兰上了马车,马车向王府而去。

    车厢内,一片寂静。

    好半晌,玉兰才道,“娘娘,您与梅寒川来青楼,之前告诉过王爷吗?”

    叶琉璃翻了个白眼,“自然不能告诉,虽然我和东方洌没感情,但好歹也是夫妻,他若是知道他妻子大半夜的找别的男人去青楼,不活活气死?玉兰我给讲,男人最怕绿帽子。”

    玉兰紧张,“那怎么办?”

    叶琉璃叹了口气,没回答。

    车厢内,再次寂静。

    又过了一会,玉兰的声音抖了抖,“娘娘,王爷会……惩罚您吗?”

    叶琉璃道,“没事,他答应过不打我、不比划也不扔我,只要不动手什么都好说,我这人脸皮厚,骂我几句我也不往心里去。”

    玉兰顿时委屈起来,不一会竟忍不住哭了出来。

    叶琉璃失笑,“哭啥?就算骂,东方洌骂我也不骂。”

    玉兰越想越悲哀,“娘娘,我为您不值!您美丽又善良,爱护王府下人、造福百姓,如今也是为了百姓的温饱才想办法拖住梅寒川,如今却要被惩罚,娘娘……奴婢想与王爷理论,王爷对您不公平。”

    叶琉璃笑了起来,“真逗,公平?这世界哪儿来的公平?如今家破人亡还相信这世上有公平二字?是没见过昏君、没见过冤案、没见过文字狱,哎,还是太天真了。”

    玉兰惊讶,“昏君?冤案?文字狱?”

    叶琉璃皮笑肉不笑,“是啊,虽然太子不是个东西,如今皇上也不是什么明君,但好歹也不是昏君。如果真碰见那种酒池肉林、劳民伤财的昏君,那才只恨自己投错胎呢。无论明君也好昏君也罢,都不要相信什么公平公允,实力才是一切,如果有实力,便是董昌胥那种恶霸也不敢拿怎样;如果没有实力,便是烧火的嬷嬷都要踩一脚。与其抱怨别人是否对公平,还不如寄希望于自己,努力发展实力。”

    玉兰静静聆听,再也不抹眼泪,点了点头,“娘娘您说的对,我也要有实力。”

    叶琉璃伸手拉住玉兰冰凉凉的手,“好,我们一起努力。”

    “但……”玉兰神色犹豫,“实力也不是短时间能拥有,一会……若王爷真的惩罚您,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叶琉璃挑眉,褐色的眸子里闪着精光,“然而他所说的一切、所做的一切,本小姐都记在心里,最好别让本小姐发达了,否则弄不死他!”

    玉兰狠狠点头,“娘娘说的对。”

    于是,车厢内再没有之前的悲痛,却有一种英雄奔赴战场的壮烈。

    ……

    回了王府,两人先换了身衣服,随后便带着玉珠来到主院。

    因是半夜,主院的下人们都去休息,贤王的房间却依旧明亮。

    值夜的下人见叶琉璃前来,赶忙问安,就在叶琉璃即将进入时,那丫鬟终还是没忍住凑了上来,低声道,“娘娘,恕奴婢多嘴,王爷今天心情特别不好,娘娘一定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