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无定

作品:《问道章

人气小说: 快穿:心机BOSS日日撩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 快穿虐渣:BOSS哥哥,放肆宠 快穿:女主是天道他亲闺女 穿越之变身反派角色 游乐玩家 绝地求生之最强吃鸡军团 从超神学院开始征服万界

    后堂,段玉端坐,品着清茶。

    按照常理而言,他此时为一藩镇,有元神修士投靠毫不稀奇。

    但方才见到的那个白衣修士,气度却大是不凡,虽然位于角落,却自成格局,非同小可,怕不是元神出窍境界这么简单。

    正思索间,就见到那个白衣人被引了进来,拱手行礼:“寒风子见过君上。”

    他面容大概二三十来岁,肌肤晶莹似玉,眉如刀裁,目似点漆,其中既似饱含着对世间万物与生命的热爱,又仿佛暗藏了一丝天道无情,沧海桑田之意。

    “道是有情却无情……”

    段玉若有所思,打开灵目,顿时就见得此人身周罡煞之气萦绕,清气上升,化为螣蛇,浊气下降,形成旋龟,二者合一,得玄武之相。

    ‘竟然是天罡真人,并且还不是一般的天罡,旋龟煞略比白虎煞差点,同样在地煞榜前十,而螣蛇天罡也是非同小可,两者相辅相成,则是玄武根基!玄武者,龟蛇也,能知气兆之吉凶,察度事宜之形兆……’

    玄武根基,有很大可能证就转世元神,连天师都有七八成希望!

    这种根基绝对不是散修,甚至纵然十大道脉中的所谓‘天才’,也要相形见绌。

    “道是有情却无情,道是无情却有情!君上着相了!”寒风子微微一笑道。

    “你修的是天道?”段玉感受到此人的太上忘情,不由心中一动,这样的人,心中只要认定一件事,任何外在因素根本无法动摇,十分可怕。

    而十大道脉之中,符合这一点的,似乎是……

    他想了想,又问:“既然为天罡真人,不论是南楚、还是吴越,君主都要重视,为何来投奔本君呢?”

    “这自然是因为君上顺天而行,有真龙天子之望了!”寒风子一板一眼地回道。

    “本君顺天而行?”段玉故作疑惑。

    “君上可知,何为天?何为道?”

    “天者,天地也,即为世间万物!道者宇宙,宇宙者,古往今来,四面八方,一切都可囊括!”段玉想了想,说出自己的见解。

    实际上,在他心目中,天就是这个世界,而道这个宇宙比世界还要大,囊括诸多世界根基。

    “善!君上见解不凡!如今天无二日,人无二主,正要明主出世,才能拨乱反正!”寒风子郑重道。

    “乱者何人?”

    “大夏龙庭!”寒风子毫不犹豫地说着:“在下出身无定教,必秉承天意,与逆贼血战到底!”

    “竟然是十大道脉之首!”

    虽然早有猜测,但段玉还是显露出一丝震惊之色。

    天下十大道脉,为白毫山、正阳道、神宵门、瀚海仙宗、广陵岛、瀛州阁、巫牧道、白云派、太阴宗。

    最后一个却是无定教。

    此教传说为天下道门源流,最初的传道者,却神出鬼没,居无定所,连山门位于何方都没有定数。

    按照段玉猜测,此派传人或许极少,但每一个都非同小可。

    并且,只在真正天下大变之时才入世。

    换句话而言,可以说是天意代言人!

    这份量,就很重了。

    “君上可知,大夏皇朝当年也算极盛,统治大陆,囊括四宇,为何一朝覆灭?”寒风子弹了弹手指,整个厅堂中浮现一层道域,只有他们两个人还能对话:“正是因为末代夏帝修炼邪术,欲以帝王之身长生不死!”

    此世极难长生,纵然天师也不过二三百年之寿。

    虽然还有神道,但也就数千年,并且还有大量弊端。

    可以说,这个世界的天意,抗拒长生不朽者。

    段玉若有所悟,想到了‘玄天已死,黄天当立’。

    实际上,若仅仅是一个帝王要长生,天意罚了也就罚了,最多削去些天命,不至于到一朝崩灭的地步。

    任何皇朝从极盛到腐败衰亡,至少需要十数年演化,何以大夏就如此迅速?

    恐怕真正的根子,还是在于受到了外来的拉拢!

    ‘也是……玄天世界不欲修行者长生,那本土的什么功法秘术都没有用,因为规则如此……但外来世界的法门呢?却是很有希望啊!’

    段玉心怦怦跳。

    说实在话,若他是当年的大夏皇帝,也保不准做出什么选择,因为人性本私。

    但表面上,却是谴责道:“果然丧心病狂……帝王得长生,世间岂不是要天翻地覆了?”

    “君上明白此理就好!”

    寒风子注视着段玉的表情,脸上似笑非笑:“而阳世皇朝虽灭,阴间龙庭还在……那一夜龙庭坠落只是假象,大夏太祖伤而不死,密谋复国,已经到了发动之时!”

    这个段玉乃是亲身经历,连连点头。

    恐怕是在当年阳间皇帝决定逆天之时,就准备了后手,因此底牌源源不绝。

    ‘只是这寒风子为人不地道,只提大夏逆天,却提都不提另外一个‘黄天’究竟如何,怕我也给拉拢过去么?’

    段玉在心底冷笑,同时又有些期待。

    若真的跟他预料的一样,玄天与黄天角力,自己这个来自‘天外天’‘第三天’的穿越者,或许就是天平上最后一枚砝码。

    玄天要拉拢自己,黄天说不定也是。

    ‘说不定……日后就有源自黄天的奇功妙法,砸在我面前?’

    一个念头,忽然浮现在心底。

    “为何是本君呢?”

    段玉问出这个问题。

    要灭杀大夏余孽,无定教有许多种方法,虽然九大道脉各自矛盾重重,源自无定教,却难以整合,但大义名分还是有的。

    若是召集道人,有着天意背书,再支持一个大陆强国,比如庆、南楚什么的,那真龙立即就可以定下,大夏龙庭的复起也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吧?

    “大夏龙庭,潜藏的可不止目前这些手段……他们的法门太过凶残邪异,一旦爆发,立即就是生灵涂炭、季世大劫!”

    古人排位,伯仲叔季,季者,末也,因此季世就是末世。

    ‘原来大夏还藏着什么底牌,能搞到世界末日的地步?’

    段玉心里一个激灵。

    也是,瘟神道人不过得了五毒宗传承,就可以横行天下,毒毙十万。

    大夏龙庭却得了一个异世界的资助,没理由连一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都搞不出来。

    只是代价可能很大,让他们至今都未必能下决心。

    “而天下,能抵抗大夏者,唯有君上一人!”寒风子肯定说着:“因为君上功法玄异,能整合世俗与非凡之力!”

    段玉修炼篆刻师功法的事,到了此时,不可能瞒得过无定教。

    毕竟历史之上,修炼道印出世的‘妖人’也有不少,甚至还有一些珍惜符箓流传在世。

    作为最源远流长的道门,无定教必然知晓!

    ‘等一等!在叶州之时,我援助丁让,发现此人身上有着篆刻师符箓保命,送他之人乃是寒山子,与这个寒风子是何关系?’

    段玉心中疑惑再起,却没有张口问出。

    仔细一想,自己与无定教,还有这玄天的天意,似乎早就纠缠不清了?

    不过对方目的似乎也十分明确,要自己做这个领头之人,应对灭世大劫。

    因为只有自己,才能整合世俗与非凡两边的所有实力。

    如此看来,大夏潜在实力非同小可!

    甚至到了外部矛盾压倒内部矛盾,玄天认同自己统一天下,建立地上道国,凭此成道的地步!

    ‘其中内幕深深啊……不过这个风口,我却不能放弃!’

    修炼之途,本来就要勇猛精进,乘势而上!

    不然的话,之前那些篆刻师前辈的白骨,就是最好的例子。

    “既然如此,我必秉承天意,与大夏龙庭抗衡到底!”

    这本来就是他的打算,否则的话,转世元神这一关就过不去,段玉因此斩钉截铁地道。

    “我无定教必助主公一臂之力!臣寒风子,拜见主公!”

    寒风子大喜拜下,顿时就有一股气运加入,令段玉精神一振。

    得了一个天罡真人,的确实力大增。

    “善!”段玉也是大喜,问着:“你无定教中,还有何高人?本君要突破境界,恐有人劫,正需要护法!”

    “这……”

    寒风子脸色一僵,旋即苦笑:“无定教中,修为最高的,就是本人了!”

    “什么?”

    段玉一个激灵,旋即细细问着,才知道无定教本来就是精英传承,人口不多。

    而大夏逆天之后,更是连连与大夏征战,甚至祖师都杀到了大夏龙庭,造成重大杀伤,却因此形神俱灭。

    到了此时,差不多就只剩下寒风子光杆一个了。

    ‘我说怎么毫不犹豫地投靠呢!’

    段玉心里翻了个白眼,不过表面上依旧十分亲信,又安慰了几句,才回到洞房。

    之前应酬,再加上刚才耽误的时间,大半夜就过去了。

    “姑……姑爷!”

    小菊见着段玉过来,心中长出口气,又不知所措地行礼。

    看着她这模样,段玉笑了笑:“辛苦了,你们下去吧!”

    “是!”

    一行丫鬟退下,房中顿时剩下他跟新娘二人。

    万籁俱静,只有略微急促的心跳声。

    段玉微微一笑,吹熄了红烛,借着月色,来到床沿边:“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