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三章 古玩街

作品:《透视小包工头

人气小说: 两界走私商 娇妃倾城:王爷宠妻日常 医妃惊世:邪王,宠上天! 女总裁的逍遥兵王 神棍小村医 特种兵痞在都市 重生之商海巨鳄 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

    第九百九十三章 古玩街

    高明远在古玩市场内徜徉着。

    一边走一边用自己的透视异能在那些摆在马路两侧的古玩里面寻觅。

    大部分的古玩都是假的,没有任何价值。

    少部分有价值的古玩,有不是高明远所需要的。

    就这样,高明远走走停停。

    忽然间,高明远在一个古色古香的小店门前停留了下来。

    这个小店的门前摆放着一些零星的古玩。

    有古琴、字画、宣纸、文房四宝……

    而真正吸引高明远的是那宣纸和文房四宝。

    在透视异能之下,这些东西释放着淡淡的绿色的豪光……

    通过这几日的学习,高明远知道,凡是具有灵气附着在上面的东西,都是带有这种绿色的豪光……

    换句话说,这几样东西就是自己所需要的。

    在旁边坐着一个秃顶的老板,大约三十来岁。

    这个老板名字叫彪子,在这条街上是有名的钓鱼高手。

    所谓的钓鱼也就是行骗。

    三百块钱的仿品古画卖十万,街边小摊出品的铜钱经过一番加工冒充古泉五十名珍。

    每个月都有个二三十个人在这里上当受骗。

    只是由于古玩这个事情,有的时候还没办法讲道理。

    所以弄到现在,这个彪子竟然也是在古玩街上面混的风生水起。

    当然了,熟悉彪子背景的人都不会来这里买东西。

    这不,一看见高明远走到了彪子的摊位。

    身后立刻就有几个卖古玩的人纷纷摇头叹息。

    又有人要上当了。

    哎。

    他们原本想要劝说高明远不要去上当。

    但是彪子不仅仅卖假货,而且还是个混子,他的生意大家可不敢搅扰。

    所以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当下,高明远不动声色的走过去,顺手拿起了旁边的一个不知道是真货还是假货的字画问道:“这个多钱。”

    那个老板也就是彪子看了一眼高明远,然后淡然地说道:“清朝吴道子的真迹,十万……”

    “呵呵。”高明远淡然一笑。

    因为他知道,这种吴道子的真迹,在这条街上没有一千张也有八百张,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赝品,别家买三五百,这货卖十万,也真够黑的。

    只是这幅画,却又有一些不同!

    在透视异能之下,一片灰蒙蒙。

    眼前这个虽然在透视异能之下看不清楚,但是却也是赝品无疑。

    不过,高明远的目的不是这个古画而是旁边的笔墨纸砚,于是便掂量了一下古画随即说道:“十万太贵了,五万。”

    那个彪子原本以为高明远不会还价呢。

    要知道来这条街上的人,大部分都不会上这种当。

    也就是说,他报价十万,内行只会笑一笑走开。

    只有羊牯才会还价。

    眼前的这个家伙竟然还价了,好大的一只羊牯可不能放走,放走了没有天理啊,于是便道:“拿去。”

    “好吧。”高明远故作兴奋的把古画收好,在准备转钱给对方的时候,又忽然间迟疑了起来。

    仿佛是后悔了一样,把古画放了回去。

    “怎么了,小伙子,五万块钱买吴道子的真迹很划算的。”卖画的彪子一看见高明远想要离开,有些急了。

    “那个。”高明远故意挠了挠脑袋道:“我不想买了,万一买一个假的呢。”

    “买到假画给送回来。”卖画的老板拍着胸脯保证。

    “那,那我也不想买。”高明远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顺手把旁边的文房四宝拿过来道:“若是把这几样送给我,我就要了。”

    “拿去,拿去。”卖画的老板一脸的兴奋。

    那些文房四宝都是家里垫桌子腿的东西,不值钱的。

    一副赝品的古画卖五万,这才是今天他最大的一笔生意。

    而高明远一见,知道自己奸计得逞了,于是把古画还有文房四宝等事物放进自己随身携带的大背包,然后给对方转了五万块钱。

    “傻鸟。”那老板钱一入袋,立刻就用不屑一顾的眼神看着高明远。

    五万块钱买一个大路货。

    这种羊牯怎么不天天有呢。

    高明远才懒得理他呢,东西既然已经到手,当然是越快离开越好……

    当下转身消失不见。

    周围的古玩街的老板们则纷纷摇头,又一个上当受骗的……

    什么时候老天才能收了彪子这个害群之马啊……

    高明远刚刚离开不长时间,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急匆匆的赶到了这个小店的门前,站在摊位的位置一看文房四宝的位置竟然空空如也,不由得哇哇大叫起来:“喂,彪子,那四样明朝宣化年间的文房四宝呢。”

    “什么明朝宣化年间的文房四宝,说那个垫桌子腿的四个玩意啊。”彪子一脸的得色啊。

    今天收入五万,足够他挥霍好几个月的了。

    若是能天天遇见高明远这样的羊牯,他就发家致富了。

    “对对对。”那个老者忙不迭的点头:“就是咱们家垫桌子腿的那四个玩意。”

    “啊。”彪子拍着胸脯说道:“叫我当彩头送出去了,一个羊牯花五万买了衣服假画,我怕他脱钩,就把那四个当成彩头送他了,知道不,老爸,这个羊牯花五万买了一个吴道子的真迹,还当成宝贝了。”

    “什么。”那老者一听见文房四宝竟然被这个彪子送人了,立刻火冒三丈,抬手就给了彪子一个大嘴巴:“个败家的玩意,那四个东西的鉴定证书刚刚下来,都是明朝宣化年间的宝贝,一个富豪给我五百万我都没卖呢。”

    “啊,老爸。”彪子一听也有些蒙了:“真的假的。”

    “什么真的假的。”老者急的直跳脚:“还不快给我追。”

    “追,追不上了。”彪子无奈地道:“人家早就走了。”

    “我的天啊,这个败家的玩意!”老者拍着大腿哭了起来……

    忽然,那个老者又忽然间指着摊位的一处空白对彪子道:“不是把那副传家宝的画也给卖了吧。”

    “啥。”彪子有些彻底蒙了:“什么传家宝。”

    “嗷呜。”老者手捂胸口忽然仰面栽倒在地……

    “老爸,老爸……”彪子急忙冲过去救助自己的老爸……

    一时间,这边人喊马嘶闹得好不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