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很乖的

作品:《极品女上司

人气小说: 两界走私商 娇妃倾城:王爷宠妻日常 医妃惊世:邪王,宠上天! 女总裁的逍遥兵王 神棍小村医 特种兵痞在都市 重生之商海巨鳄 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

    不说华子建闷闷不乐的回到了家,这彭秘书长和华子建分手后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了韩霖的家里,韩霖在彭秘书长的关照下,市政府办公室给她分了一套住房。

    韩霖见到了彭秘书长,像一只小鸟一样飞进了他的怀里,两只浑圆饱满的咪咪顶在了彭秘书长的胸前,然后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彭秘书长搂着韩霖丰满性感的身体,心中急情涌动,难以自抑,嘴里喃喃着道:“小宝贝,可想死我了,今天听不听话啊?”

    韩霖用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彭秘书长,妖娆妩媚的说:“人家一直都是很乖的。”

    韩霖是彭秘书长一个朋友的亲戚的女儿,大学毕业后托了丁目数张的关系进入柳林市政府办公室工作,韩霖刚刚进入市政府办公室工作时,彭秘书长总是在韩霖面前端着一副长辈和领导的架子,两人来往并不密切,彭秘书长非但没有格外关照韩霖,反而对她格外严厉,这让韩霖对彭秘书长心生敬畏。

    有一次韩霖送一份重要文件给彭秘书长批阅,却由于马虎大意把文件搞错了,惹得彭秘书长大发雷庭,把韩霖狠狠的训斥了一顿,韩霖又羞又愧,当场就哭了起来。女孩子,尤其是漂亮女孩子的眼泪最容易打动男人的心。

    彭秘书长见韩霖哭得很伤心,心一软,语气也缓和了,扯了几张面巾纸给她擦眼泪,又好言好语抚慰她,直到最后把她哄得破啼为笑。

    彭秘书长这才认真的打量这个女孩子,发现韩霖年龄虽不大,但浑身上下却有一股成熟娇媚的风韵,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眼波流盼,风情万种,前凸后翘的身材散发着无尽的诱惑力,不觉有些心神荡漾。

    韩霖扭动着腰身从彭秘书长的办公室里走出去了,彭秘书长望着韩霖的背影和左右摆动的浑圆的臀部,开始出神,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发呆,直到市政府办公室主任来通知他去参加一个会议,彭秘书长才如梦初醒,回过神来。

    从此彭秘书长就开始格外留意关注韩霖,多次找韩霖单独谈话,沟通思想,尽可能给予韩霖各种照顾。办公室刘主任似乎看出来一点眉目,于是凡有给彭秘书长送文件或请示报告的事情尽可能安排韩霖去,给他们俩人创造接触的机会。

    彭秘书长以前下乡时多数时间是带着办公室的秘书小刘一起下去,有一次彭秘书长急着要下去代替市长参加个活动,正好小刘请事假不在办公室里,办公室主任就顺水推舟建议彭秘书长带韩霖下乡去。

    等彭秘书长听了办公室刘主任的话以后,沉吟了好一会儿,最后说:“这件事情具体安排吧,主要是安排一个细心的人就行了。”

    办公室刘主任心想,要说细心还有谁会比女同志更细心,于是就安排韩霖随同彭秘书长一起下乡,韩霖在办公室里呆得时间长了,也觉得有点闷,年轻人活泼好动,也想出去走动走动,于是欣然允诺。

    这地方离城区不太远,原定的计划是上午去晚上就回来的,可是那天彭秘书长却根据工作需要,临时改变了行程,在那个地方呆了两天,乡里领导安排彭秘书长和韩霖两人就在乡政府的两间相邻的客房里住宿。

    就在当天晚上,两个人的关系取得了突破性的发展,至于是彭秘书长采取主动,还是韩霖投怀送抱就不得而知了。这两人暗渡陈仓以后,他们之间达成了一种默契,尽量掩饰两个人之间的亲密关系,以免造成不好的影响。两个人私下里频频幽会,如胶似漆,表面上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可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纸包不住火,彭秘书长和韩霖的事情还是在小范围内进行传播。此时彭秘书长和韩霖两个人已深深的陶醉在偷情所带来的刺激和兴奋的感觉中,不能自拔,也就顾不得许多了。

    今天彭秘书长和华子建分手后,又来找她了,两人亲热了一阵后,韩霖退后几步,她歪着头做出一副娇媚可爱的样子说:“看看我今天身上多了些什么?”

    彭秘书长漫不经心的说:“还不是两只眼睛一张嘴,难道今天又多长了一只鼻子出来?”

    “讨厌!”韩霖娇嗲嗲的说,“对人家一点也不关心,是不是开始厌烦我了?”

    彭秘书长见韩霖生气了,这才把她认真打量了一番,灯光下,韩霖的胸前有一个物件在闪着银白色的亮晶晶的光芒,原来韩霖的脖子上多了一条项链,怪不得她今天这么高兴呢。

    彭秘书长有些吃惊的问韩霖:“白金项链?哪里来的?”

    韩霖笑嘻嘻的说道:“刚才教育局的韩局长来过了,是他送的。韩局长向我打听最近都在忙些什么,我说人家秘书长大人的事情我一个小女子哪里会知道,肯定是在忙革命工作呗。他就走了,顺手把这条项链扔给了我。他说自已前段时间刚从广州回来,在珠宝店看到这款项链款式不错,价格也不贵,才四、五千块钱,就买了下来。送给我当个小玩具。”

    说着她问彭秘书长:“说我戴上好看吗?当时我对韩局长说,怎么不把它送给自已的夫人呢,猜他说什么?他说就她那个黄脸婆,戴什么都不好看,白白糟蹋了这条链子。这条链子只有戴在我这样的美女身上才好看。呵呵。”韩霖今天凭白无故得了一条白金项链,又被人夸作美女,喜不自禁,洋洋得意。

    彭秘书长心里当然明白韩局长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韩局长是冲着自已来的,给韩霖送项链是为了讨好自已。彭秘书长笑着说:“韩霖,戴这条项链很好看,人长得漂亮,戴什么都好看。只是以后要注意影响,不要随便收人家的东西,项链在家里戴戴就算了,不能戴出去,这样太招摇了,影响不好。”

    韩霖听了彭秘书长的话,不免有些扫兴,噘起了一张嘴,“我就知道会这么说的,我哪里经常收人家的东西啊。看人家都是有房有车有钱,我有什么?我跟了这么久,无名无份的,偷偷摸摸像做贼似的见不得光,我图个什么?”

    彭秘书长把韩霖搂在怀里,轻轻的摸着她的头说:“傻瓜,我不是跟说过吗,再忍一忍好吗。在柳林市不行,因为这实在太小了,屁大点事就会传得满城风雨的,到时候让我怎么做人?”韩霖仍然噘着嘴,“就会拿好听的话来哄我。”

    彭秘书长说:“韩局长给送项链,那是想通过来讨好我,他现在有求于我,他现在正坐腊呢,华子建市长准备最近收拾他。他说自已老婆是不配戴这项链,那是在骗呢,不认识他老婆吧,他老婆以前可是柳林的美女呢,长得很漂亮。现在当了阔太太,百事不操心,每天的生活内容就是逛街,购物,遛狗,美容,打麻将,生活优裕,保养得细皮嫩肉的,怎么可能是黄脸婆?人家是逗玩呢!”

    “是吗?这个韩局长看上去很粗俗,可是人家却是个成功人士啊,事业顺利,家庭美满,又懂得生活情趣。”韩霖脸上满是羡慕和向往的神情。

    彭秘书长听了韩霖的话心中涌动起一股醋意,他用阴郁的眼神看了一眼韩霖,用轻蔑的语气说:“还不知道他那天倒霉呢,手上有点权就张狂的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彭秘书长看了看依偎在自已怀中的韩霖说:“我们不要管别人的闲事了,抓紧时间做功课吧,呆会儿我还要回家去呢,要不然黄脸婆又该要闹了。”

    彭秘书长一边说一边动手要去解韩霖的衣扣,韩霖轻轻推开他说:“看,总是像个贪嘴的孩子一样,猴急什么?我还会跑了不成。先去卫生间里冲冲澡吧,我在卧室等。”

    彭秘书长无奈只得暂时按下邪火,去卫生间洗澡。

    彭秘书长洗完澡回到卧室时,韩霖早已把自已脱得只剩余下三点式内衣裤躺在床上。彭秘书长望着床上曲线玲珑,丘壑起伏的胴体,觉得心中好像有一团火在燃烧,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韩霖胸前挺拔,浑圆饱满,这是最令彭秘书长着迷的地方。

    彭秘书长忍不住把手伸向了韩霖,要解开韩霖的乳罩,把那两个“汽球”解放出来,韩霖抓住彭秘书长的手说:“能不能考虑帮一帮韩局长啊,不然他这次就完蛋了。”

    彭秘书长闻言愣住了,他知道,韩霖就是再没有见过世面也不可能仅仅只为了一条几千块的白金项链来为韩局长向自已请托,韩局长一定向韩霖做出了某些承诺,开出了大价钱,因此韩霖才被打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