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 前女友的身体

作品:《情场

人气小说: 两界走私商 娇妃倾城:王爷宠妻日常 医妃惊世:邪王,宠上天! 女总裁的逍遥兵王 神棍小村医 特种兵痞在都市 重生之商海巨鳄 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

    申一甲觉得,以姜震东的地位,给自己的同居未婚妻于纯虹转个医院,多住几天,好好调理一下是很正常的事。姜震东既然不愿意说,他自然不好再问了。

    申一甲和姜玉慧结束了蜜月旅行,回到了蓝河的时候,正好是周末。申一甲和姜玉慧带上从南方买来了特产,当天下午就去了姜震东的家里。

    因为姜玉慧有父亲家的钥匙,申一甲没有给姜震东打电话,想给他一个惊喜。同时,他很惦记于纯虹的病情,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应该已经出院回来了。

    姜玉慧蹑手蹑脚地开了门,屋里静悄悄的,一点声息也没有。

    难道姜玉慧还没有出院吗?申一甲脑子里划了一个很大的问号,应该不会吧,他结婚到现在都已经快半个月了,就算一台手术的话都该出院了,何况于纯虹只是摔了一下。

    “这是怎么了?”姜玉慧自言自语着,在厨房里一阵翻箱倒柜。家里没有一点可以吃的东西,冰箱里的保鲜层已经清空了,只有冷冻箱里还放着一些鱼和肉,“这是不想过的节奏啊!”

    难道姜震东和于纯虹分手了?

    申一甲恍然大悟,于纯虹可能想明白了,不想再和姜震东结婚了。于纯虹没有在姜震东这里住,申一甲找不到别的解释了。

    申一甲暗暗地为于纯虹庆幸。虽然姜震东现在是他的岳父,但还是倾向于纯虹和他分手,因为两个人的年纪相差太多了。

    姜震东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于纯虹才二十多岁,就算她迷姜震东的成熟和权势,可是他只是市人大副主任,属于退居二线的角色的,并不是什么多少了不起的实权,况且他的体力也不行了,于纯虹后半生和守活寡没有什么两样。

    于纯虹如果离开了姜震东,就算找不到什么有权有地位的人,至少也能找一个年纪相当的吧,以后的好日子还长着呢。至于姜震东嘛,完全可以找一个比他年龄小一些,形象好一些,没有什么后顾之忧的中年女干部啊。

    姜玉慧关上了冰箱门,进了客厅,申一甲忙给姜震东打了个电话。

    “爸,我和小慧回来了。”申一甲说。

    “好啊,玩得愉快吗?”姜震东显得很淡定。

    “挺好的。”申一甲说,“我和小慧到家里来了,家里没人啊。”

    “噢,一甲啊,我说话,听着就行了,先不要告诉小慧。”姜震东的声音还是那么淡定,申一甲感到自己的推测看来真的发生了,于纯虹可能离开了姜震东。

    “爸,我听着呢,说吧。”申一甲本来跟在姜玉慧的后面,听了姜震东的话,转身从客厅退到了厨房。

    “纯虹得了一种很不吉利的病。”姜震东说,“这些天我白天上班,晚上一直住在医院里。”

    “什么病?”申一甲定住了,脑袋嗡地大了。

    “白细胞等多项指标有问题,医生已经确诊了,白血病。”姜震东的声音仍然很平淡。

    “白血病?”申一甲口吻坚定,“不可能!她不可能得这种病。”

    “的根据是什么?”姜震东问。

    申一甲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姜震东的问题毫不奇怪,甚至很合乎常理,他凭什么说于纯虹不会得白血病呢?

    “爸,她的年纪并不大,按理说她不应该得这种病。”申一甲生怕姜震东多想,马上把话圆了回来。

    “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可是现实就是这样无情。”姜震东说,“现在于纯虹还不知道,不过转到肿瘤医院的时候,她就有所察觉了,这种事瞒不了她多久的。”

    申一甲正在和姜震东说话,美玉慧从客厅折了回来。

    “跟谁说话呢?”姜玉慧问。

    “爸,那我挂了。”申一甲说完就挂了电话。

    “这两人上哪儿疯去了,大礼拜也不着个家。”姜玉慧说着,把头发一甩,“咱们走吧,回妈那儿去。”

    申一甲的心里一片乱麻。他刚才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就跟姜玉慧商量好了,今天不干别的,就去看看父母,然后回家睡觉,好好休息几天。

    此时,申一甲立刻改变了主意,到医院去看于纯虹。

    两个人下了楼,申一甲决定把于纯虹得病的休息告诉姜玉慧。

    “小慧,我有个事要告诉。”申一甲说。

    “什么事啊,还这么神秘?”姜玉慧说。

    “于纯虹得病了,白血病。”申一甲说。

    “说什么?”姜玉慧停下了脚步,“谁告诉的?”

    申一甲半天没有说话,只顾往前走,很快就来到了小车前。

    姜玉慧挽住了申一甲的胳膊:“快告诉我啊,到底怎么回事?”

    申一甲仍然停下脚步:“我刚才给爸打了个电话,想告诉他我们回来了。可是他告诉我于纯虹转到肿瘤医院了,说是得了白血病。”

    姜玉慧沉默了,一只手紧紧的挽着申一甲,身体有点发抖。申一甲静静地看着姜玉慧,另一只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

    “这两个人怎么这么倒霉呢?”姜玉慧说。

    “这样吧小慧,我们把这些东西给妈送去,然后我们就去医院。”申一甲说着,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申一甲和姜玉慧很快赶到了医院,找到了于纯虹住院的病房。

    于纯虹正躺在床上睡觉,姜震东则坐在床头发呆,人明显瘦了一圈。他看见申一甲进来,伸出一个手指,“嘘”了一声,向门外指了指,似乎并不想打扰于纯虹休息。

    姜震东向坐在另一侧的陪护点了点头,就低着头往外走。

    申一甲并不想马上出来,于纯虹就躺在那里,面色苍白,睡相静美。

    姜震东回头看了看,开门出去了。姜玉慧拉着申一甲出了门,站在姜震东的身后。

    “爸,我错了。”姜玉慧的话让申一甲感到很意外。

    姜震东摆了摆手,看了申一甲一眼:“小慧啊,不要提了那些事了,我根本也没有怪过。”

    申一甲懵懵懂懂地看着姜玉慧,什么啊就错了?只是当着姜震东的面,他不好多问什么。

    “到底怎么回事?”姜玉慧问,“她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会突然得这种病?”

    姜震东双手一摊:“我怎么知道啊,说做梦都想不到的事。”

    “爸,说她家是不是有遗传啊?”姜玉慧问。

    申一甲扯了扯姜玉慧的袖子,不想让她再说下去。姜玉慧的逻辑让人难以理解,得了这种白血病就一定是遗传吗?姜玉慧的推断简直不可理喻。

    “医生让我把病情告诉她,不告诉她她也会知道,还不如早点告诉她。她有权力对最后的生活有一个安排。”姜震东低着头,“可这叫我如何开口啊!唉,简直太折磨人了……”

    “不行就让我去告诉他吧。”申一甲脱口而出,连他自己都奇怪,为什么胆子变得这么大。

    “还是算了吧。”姜震东说,“我再想想吧。”

    申一甲正和姜震东小声交谈,陪护轻轻推门出来,来到姜震东的面前:“姜主任,于科长醒了,在找呢。”

    姜震东连忙点头,向申一甲摊开了手。在申一甲看来,这个摊手的姿势,显得那么无助。

    申一甲拦住了姜震东:“爸,不是可以骨髓移植吗?”

    “没有找到合适的配型,纯虹的母亲不在了,父亲也超龄了,不适合骨髓捐献了。”姜震东说,“而且骨髓移植有很多后患,不能生育,排异风险等等……”

    申一甲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姜震东竟然说于纯虹的母亲不在了,不对啊,于纯虹曾亲口对他说过,她的母亲经常会给她打电话,他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于纯虹就多次接过母亲的电话。

    姜震东怎么说于纯虹的母亲不在了呢?申一甲想问却不敢问。

    姜震东走到门口,又回过身来:“大夫叮嘱过,尽管减少探视,们既然来了,就进去看一看吧。”

    申一甲跟着姜震东进了病房,见于纯虹平躺在床上,面朝天棚,脸上却带着微笑。

    “纯虹啊,小慧和一甲来看了。”姜震东走向于纯虹,在床边停了下来。

    姜玉慧从申一甲的后面转到姜震东的身边,小心翼翼地看着于纯虹:“纯虹,感觉怎么样?”

    于纯虹对姜玉慧笑笑,欠了欠身子:“感觉挺好的,没有全身没劲儿。”

    “别动了。”姜玉慧说,“我和申一甲出门才回来,就来看了。”

    “谢谢小慧,还有一甲。”于纯虹说,“我没事的,过几天就出院了。”

    申一甲凄凉一笑,静静地看着于纯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们回去吧,出门才回来,一定很累,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于纯虹的目光在申一甲的脸上掠过,“我没事,真的。”

    两行清泪从姜玉慧的眼睛里流了出来,她连忙用手揩去:“纯虹,我对不起,以前我不应该对那样,我向道歉。”

    “小慧快别那么说。”于纯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目光也黯淡下来,“一家人不要说两家话。”

    申一甲很担心姜玉慧控制不住情绪,再说出什么离谱的话来,忙抓住她的胳膊,轻轻摇了一下。不过他心里还是有点犯嘀咕,刚才她向姜震东道歉,这会儿又向于纯虹道歉,她到底怎么了,怎么冒犯于纯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