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傻女儿

作品:《医品庶女,盛宠俏王妃

人气小说: 两界走私商 娇妃倾城:王爷宠妻日常 医妃惊世:邪王,宠上天! 女总裁的逍遥兵王 神棍小村医 特种兵痞在都市 重生之商海巨鳄 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

    下人赶紧的带来了大夫,那大夫给金湘诊了脉,开了排毒的药方子,便走了。

    金湘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君如风现在只能够在这里干着急!看着这家伙脸色苍白嘴唇发紫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样子,真怕她又死了!

    见金湘迟迟没有起来,君如风也急了起来了:“这金湘怎么回事,就连药都熬好了,还不见她转醒!”生怕那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毒,原本是想要毒君如风却被金湘给喝了。

    “如风……”金湘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方才唇舌当中的味道似乎还在自己的脑袋里面回荡着,天灵盖到现在都没有合上,真是太难受了。

    君如风赶紧地抓住了金湘的手:“我在这里!”捏着金湘的手,他不管自己的力度,恨不得要将金湘的灵魂都紧紧地抓在自己的手中。

    “疼疼疼!”手腕处传来了一阵疼痛,闻言,君如风赶紧将手松开。

    金湘皱眉:“我的天啊……刚刚是做了什么魔鬼料理!”金湘真的觉得这东西要是用来毒害别人的话,是一定能够成功的。

    自己到现在都还没有缓过神来。

    但是看看君如风,好像这家伙没有多大的反应?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君如风的那一碗里面她少放了什么调料么?

    “怎么没事?”金湘差异的上下打量一眼君如风,想要看到君如风也受不了然后口吐白沫倒在床上的样子!

    虽然很无良,但是倒霉的不能够只有金湘一个人!

    “我也不知道……”君如风怯生生的看着金湘,生怕金湘会因为此事生气了。

    金湘确实是生气了,但是她不说!只是撅起嘴抗议:“明明我以前做面条的时候,厨艺还是很好的,为什么到了这里我就不行了!”金湘还记得自己晚上给明玉下面条的事情,至今记得拿面条的柔软劲道!

    再看看在君如风这里做的。

    “好了好了,喝药吧,这家伙真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君如风叹气,接着又说道:“以后的早餐什么的,还是交给下人去做,有的身份,不应该做那种粗活。”君如风只是希望金湘能够感激的消停一点,以后别再做些什么黑暗料理了,就算是君如风自己受得了,金湘自己都是受不了的!

    “好的!”金湘委屈巴巴的看着君如风。

    管家看着君如风和金湘现在的这个状况,很明显的就知道,金湘以后将会是新的秦王妃了……

    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秦王殿下若是深深地爱上了一个人,那么此生此世都会对她忠贞不渝。虽然在白筱嫣之前,君如风已经有了白筱嫣,但是她已经故去。

    走了的人,永远都会活在活着的人的心里,拿起来了,就放不下了。

    他原本以为王爷将会一直为了白筱嫣就这样如同没有灵魂的人偶一般活下去,但是,金湘出现了。

    管家也感受到了,金湘和白筱嫣十分的相似,虽然容貌并不是绝对的一样,但是,在性格方面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好哒,我知道了!”金湘接过了药,咕嘟嘟的喝完了!

    金湘小的时候也是经常生病的那种,中药的苦味,在金湘的眼中并没有那么的难喝。

    君如风看得目瞪口呆。

    原本以为自己喝药喝得没有那么多抵触的感觉已经是十分的神奇的事情了。但是再看看金湘这家伙,竟然一口就这样喝完了!

    太神奇了!

    “呐,我已经喝完药了没事了,赶紧好好休息吧!”金湘说话的气息仿佛都有一股浓郁的苦味。

    “对了!我有件事情还得要跟说说!”金湘突然想起来了自己答应宁儿说的事情,她还没有开始就在想尽办法的让自己靠近成功近一点点了。

    “什么事?”君如风正准备再好好休息一会的。

    “宁儿她跟我说,她想要几个闺阁名师来教她。琴棋书画什么的就不用说了,诗词歌赋也得要能教!”金湘觉得这个世界上不会存在一个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舞、还懂得人情世故的人存在。

    “这个简单,我去女皇哪里要她的师父来就可以了。”君如风打了个哈欠:“这件事先缓一缓。”

    “好的!且休息着!”

    君如风点点头,他也确实是累了,想要好好休息休息。

    送走了金湘,君如风将金湘做的这两碗面条给扔了。

    是的,若是平常的时候王府有什么吃不完很有可能会浪费的粮食的话,绝对是分给贫民。但是这玩意儿,就还是算了吧,要是毒死了人,君如风可是担当不起的。

    许砚礼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君如月的耳朵里面,她不敢相信侍卫送过来的消息!怎么可能!这许砚礼怎么可能能够调动全国的士兵!

    他到底是从何而来的如此惊人的能力!到底他是皇帝,还是她君如月是皇帝!

    现在大皇子和二皇子已经被人从监狱当中救走了,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

    “这怎么可能!”君如月将自己手里的书信一下子扔到了地上。

    张道中赶紧的将信拿了起来,看了看上面的字之后,吓得倒吸一口凉气。

    这许砚礼身为西域节度使,还不是浪得虚名的,他坐上这个位置,自然地是有自己的手段的。

    将信件放到烛台上面,将其燃成了汇金。

    张道中走到君如月的身侧,在她的耳垂轻舔了一口:“如月,这西域节度使,看来是留不得了!”只要决定了不能留他,那么君如月无论是用下毒还是江湖刺客暗杀的,都要将他置之于死地!

    “确实是不能留了,但是现在刑部还在搜寻许砚礼谋反的证据,只要我们的手中没有证据,就一天不能够动他。”若是收回兵权的话,君如月确实是能够将虎符给收回来,但是,那些将士还会听命于许砚礼的,只有让他的将士们都不相信他,失去了民心,这样才能够在他的身上动刀子。

    “这事儿好办,无中生有了解一下?”他只想要赶紧的让君如月安心下来……

    现在朝廷动荡,君如月她不能够放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所有的事情都需要看大臣的眼色。

    与其说这是女皇,倒不如说这是一个顺从臣子的傀儡,只是这是暂时的,君如月一定会改变现状的,她坚决不会让任何人骑在自己的头上,指挥自己做事!

    “想要怎么样?”君如月在江湖上并没有多少认识的人,自己去过的地方除了道馆就是皇宫。

    “若是如月放心的话,就将一切都交给我了!”他在君如月的耳边吹气,引得君如月的心中痒痒的。

    张道中绝对是一个将才,只不过因为君如月的喜欢,所以在君如月的身边做了她的男宠。

    若是让他入朝做事的话,定然会有一番作为!

    “既然如此,朕将安排到朝廷上如何?”君如月想要上朝下朝的时候,张道中都在自己的身边,这样绝对是幸福的。

    她沉醉于张道中对自己的爱意当中。她曾经问过张道中,他想要什么。

    他回答,他要站在君如月的身边,一起俯瞰天下!要做天下的至尊。

    那么,君如月便愿意用十二分的努力来换的皇位。

    现在她无法册立张道中,需要等到以后,她在朝中的能力更大的时候才行。

    “好啊!只要如月开心,我做什么都可以!”张道中是一个道士。

    原本只想要修道练剑,但是遇到了君如月,这个大胆而张扬的女孩子,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深深地进入了他的心中!他从未见过如此大胆地女子!

    “那么从明日开始,不仅仅是朕的男宠,更是朕最爱的臣子。”君如月侧过头,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

    许砚礼在君如月心中的怒火也已经消散了不少了。果然,能够消散君如月心中怒火的人,也就只剩下张道中了!

    他不喜欢名利,但是他深深地知道,君如月想要的是什么,她喜欢最高的权位,她也喜欢自己。所以,他才会对君如月说出那个愿望。

    如今她已然成为天下至尊!

    两人依依不舍的分开,君如月深呼吸一口气,平静自己心中的悸动,感叹一声:此生有他足矣!

    许砚礼站在城门口,挺直着自己的腰背。他从中午一直等到了黄昏,总算,等到了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一架豪华的马车停在了许砚礼的面前,他心中颤动一分,张嘴道:“载上本侯一起回府。”

    上了马车,他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看到自己那痴傻的女儿。

    许秀缩在马车的角落,她呆愣的看了一眼许砚礼,旋即泪水涌出:“呜呜呜呜……不要,不要这样对我……我爹爹是西域节度使,们……们不可以这样对我……呜呜呜呜……”许秀的声音十分的嘶哑,早就已经没有了少女的嗓音那般的清甜。

    许砚礼走上前,将许秀搂在怀里:“女儿,我来了……的父亲在这里,我不会再让受到半分委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