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就想看着你跟苏白好好的

作品:《霍先生爱到最深处

人气小说: 陆少的暖婚新妻 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家好女 带着文臣武将混异界 霍先生爱到最深处 神道帝尊 都市沉浮 神医小农民 女总裁的桃运兵王

    第333章 就想看着跟苏白好好的

    “夏之遇听了他爸的话,所以才趁着几个月前,您生病拿着您的印章转移了股份,还有您名下的财产。”

    傅擎摇头,“这个夏林,简直是疯了,想钱想疯了,自己的亲儿子,他也要坑!"

    “当年,我跟夏林合伙创业,掏的第一桶金之后,日子也过的宽裕了,本来是想着两个人的事业越做越大的,当时也是因为一个化妆品的品牌,像是化妆品这样的品牌,那些大牌的制造商,如果肯给配方让来做,那真的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整个国内市场,那个时候的化妆品算是刚起步……我当时是跟夏林商议了,要通过香港的一个人,联合来做这件事情,可是后来,这件事情没成,是因为夏林私下跟这中间人谈了,他有自己的团队做这个项目……

    也是因为这件事情,我们一起合伙的公司算分道扬镳,傅家一直做日用洗化,却从未涉及化妆品的品牌,也有这个原因在里头。

    的确,夏林也在化妆品的品牌里赚了钱,可是钱赚了,也挥霍了,甚至……欠了了巨额的债务……后来,他想要借款,当时我在临城,就让他开车来找我,谁想到来的路上,就出了车祸……”

    “可是,他却没事!”

    傅擎点头,“这就是我想不通的地方,他明明打电话告诉我说,他已经在路上了,车祸当时非常严重……我到时,就只有之遇昏迷在路边,整个车子都烧起来了……”

    微凉皱眉,“夏林肯定没有在车子里,我亲耳听到乔茗打电话,提到他的。”

    “既然这样,事情跟之遇说清楚了,就让之遇回家去问他爸爸就是了,那场车祸到底是蓄意人为的,还是意外的就知道了,如果是人为,夏林还欠着我们傅家的……”傅擎说,那件事情,最终还是不打算让微凉知道。

    看着微凉,觉得自己这闺女可真是可怜,心想着,要不是夏林在里头捣乱,之遇跟微凉怎么可能会到今天这一步呢。

    可是回头一想,如果不是因为微凉与夏之遇的婚姻出现了问题,自己的女儿又怎么会遇到霍苏白呢?

    “我不担心之遇,事情说开了就没事了,我们总归是一家人,我倒是担心,我呀,没有别的什么愿望,弟弟还小,娶不着媳妇儿,我就想看着跟苏白能够好好的……”

    “我知道了,爸爸,我这就跟霍苏白去谈,好不好?”微凉觉得以前自己很叛逆的,或许是父亲生病的原因,不想忤逆她,也或许是连自己的爸爸都要让她坚强都没面对生活中所有的困难,她没有了退路,她不想再拖下去……

    坐在软椅上,微凉思考着,与霍苏白的种种可能性。

    如果是好的,那就赚了,就更好,像霍苏白表白自己的心意,其实自己很喜欢他了,或许已经爱上他了,让他知道。

    如果,他从头到尾只是为了那年的事情,没有丝毫的喜欢,更不用提爱情。

    只是为了责任的话,那就不必了。

    毕竟,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四年,不,应该说是快要五年了。

    她的人生在没有霍苏白闯入的时候,不也过的很好吗?

    虽然有些疼痛,也好过不敢面对犹犹豫豫的。

    下了楼,霍苏白在跟沉沉收拾东西,两个人相处的其乐融融的。

    “我们,聊一聊?”微凉说。

    霍苏白转过身来,俊颜好看,“好。 ”

    看一眼沉沉,沉沉打着哈欠,“们小两口聊哈,我要去补觉去,太困了。”

    客厅里,就剩下她与霍苏白。

    “等会夏之遇要过来,爸爸的意思是说,我们出去,也正好解决我们的问题。”

    “好,这件事情,总之我是欠着一个解释的。”

    微凉觉得又控制不住自己在乱想了。

    一个解释?

    不想多想,一切等到他的解释之后再谈吧。

    要出门,肖云不知道两个人怎么了,追出来,“微凉……”

    “妈,对了,我还有件事情要问呢。”微凉道,看了眼霍苏白,“到车上等我,好吗?”

    “好。”

    肖云看着微凉,“真的跟霍苏白吵架了?”

    微凉摇头,“他就是那年的那个人。”

    肖云一愣,“他跟说了?”

    “您不是早就知道了吧?”微凉有点气,看着肖云,“那爸呢,爸也知道了?们真是要气死我了!”

    “也不是刻意瞒着的,总觉得这件事情,是苏白亲口跟说的比较好。”

    微凉知道, 然后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了平复,“明天的时候,您陪我去医院吧。”

    “不舒服?”

    “我两个月没来事了……”

    “怀了?”肖云惊喜地问。

    “验孕棒验了,没怀,这心里有点不踏实,反正我例假有时候也不准,如果没怀,也算是去医院查一查,检查检查身体嘛!”

    “验孕棒有时候不准,明天带去查查去,等有结果了,告诉霍苏白。”

    微凉点头,“我知道了,我先去了。”

    “嗯,聊完接着回来,我等会要跟陈婶儿去买东西。”

    ……

    离开傅家,在车上,微凉开口:”昨天晚上,我跟他什么都没有发生,也没有做对不起的事情,他喝醉了,我就在白云公馆的客厅里坐了一夜。今天早上,他发疯,我甩了他一巴掌!”

    “嗯,我知道。”

    微凉垂着脑袋,问:“是不是我所有的事情,都知道?”

    “大部分都知道。”霍苏白说,就是……不知道她的心里有没有他,他霍苏白向来是自信的,可唯独在这事儿上,自信不起来。

    ……

    “小姐,看都走了。”

    “太好了,简直是天助我也,们在路口守着,如果有人回来了,立刻通知我。”乔茗说,推开车门下了车,一定要傅微凉的爸爸守口如瓶。

    乔茗摁响了门铃,傅擎从里头的可视门铃看到了乔茗,有些意外,开门让她进来。

    傅擎等在客厅里,乔茗挺着个大肚子进来。

    “几个月了?”

    “八个月了。”

    “这是马上要生了。”傅擎说,招呼她坐下,“等一下,我去楼上给拿礼物,跟之遇都有份。”

    乔茗跟上去,“我是想跟您说说夏林的事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