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夜嗨酒吧

作品:《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

人气小说: 恶女重生:少帅宠妻不要脸 无敌小校医 血狐天下:狂傲杀手妃 战皇 我的绝美校花未婚妻 重生奔腾年代 战少,一宠到底! 情深似浅

    这番话听的安博远非常欣慰和高兴,他一边看文件一边说道:“这倒也不用,王副总管的就是综合部门,跟他实习,就能熟悉其他部门的业务了。爸爸都计划好了,先跟着他熟悉集团业务,等年后,爸

    爸就把调到管理层。”

    “好,那我听爸爸的安排。”安听暖进退有度,乖巧的应答。

    安博远又是满意一笑,快速又仔细的把合同看了一遍,最后很满意的在下面签了字。

    安听暖接回了合同,却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有事和爸爸说?”安博远看出了她的欲言又止,笑问:“有什么事不好意思跟爸爸开口的?”

    安听暖咬了咬嘴唇,微微垂下了头,又纠结了好一会才开口:“爸,我说了,可不能生气啊。”

    “爸爸哪里舍得生的气,这么乖,什么时候让爸爸生气过。说吧,爸爸不生气。”安博远温和的点头。安听暖得了免死金牌,才敢继续说话:“爸,我听说姐姐自己开了一个工作室,明天就正式开业了。我、我想去给姐姐道个喜,但又怕姐姐看见我生气。姐姐因为那件事,一直很记恨我。我也知道错了,一

    直想亲口和她说声对不起。爸,我、我能去吗?”

    安博远一听安听暖说的是这件事,温和的神色略微沉了几分。

    “爸,别生气,我、我不去就是了。”安听暖很会察言观色,一见安博远变了脸色,马上露出害怕的表情。安博远见自己把小女儿吓着了,又忙把神色调整了回来,说道:“听暖,爸爸没有生气。也不用一直为那件事自责,她是姐姐没错,但她做错了事,的确也该承受法律的惩罚,没有错。姐姐脾气倔

    ,好在性子柔和,愿意包容她,爸爸很欣慰这么懂事。”

    安听暖连连摇头,神色自责不已:“爸,我真的后悔了,我不该被警察一吓唬就说出了那些话,如果我、我能够帮姐姐隐瞒那些事,姐姐就不会被抓走了。”

    说着,安听暖的眼睛里就蒙上了一层后悔的泪水,眼看眼泪就要滚落出来,让安博远看的心疼,半点责备的话也说不出口。

    “好了,那件事就别说了,那时候也小,那么多警察盘问,哪里想得到那么周全。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就不要再提了。”安博远抽了几张纸巾递给她,让她擦擦眼泪。安听暖接过纸巾,抽了抽鼻子说道:“对不起爸,我不该说这些让不开心的话。我、我就是想明天去姐姐的工作室看看,看看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姐姐一个人开工作室一定很辛苦,我想着要是能帮她分

    担一点,也能让她少辛苦一点。”“有这个心就行了,她明天工作室开业,必然也忙,怕也是没有时间招呼,明天就别去了吧,等以后找个合适时间再去。”安博远委婉的打消了安听暖的这个想法,他自己都不敢去给安之素添堵,又怎

    么会同意安听暖去。

    安听暖也装出一副不敢忤逆安博远的样子,咬唇点点头,样子又有点委屈,像是想和姐姐亲近,但是姐姐又不喜欢她的委屈。安博远的心又软了下来,声音也温和了下来,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本册子递给了安听暖:“过些天有个义卖会,这是宣传册和邀请函,拿回去看看。爸爸就不参加了,替我去吧。多在圈子里露露脸,方便

    结交人脉。”

    安听暖接过安博远递来的册子,嘴角弯起一抹好看的弧度:“谢谢爸爸。”

    这对安听暖来说是个很好的曝光机会,又是做慈善,背后还有安博远给她埋单,安听暖想想都偷着乐呢。

    ……

    夜幕降临,但白天的喧嚣并没有被夜色笼罩,反而为形形色色的人笼罩上了一层保护色。他们脱下束缚了身体一天的职业装,换上自己喜欢的衣服,在夜色的掩饰下,尽情的宣泄自己对生活的不满。

    而酒吧,历来都是一个深受欢迎的地方,在S市的一条酒吧街上,林立着各色各路的酒吧,几乎每家酒吧都是入夜就爆满,座无虚席。

    今晚的杨兮也换了一身装束,穿着略带性感的衣服,化着浓妆,涂着烈焰红唇,走进了一家名叫“夜嗨”的酒吧。

    一入酒吧,人声鼎沸,音乐声震耳欲聋,五颜六色的灯光交织在一起,明亮又晃眼,离的稍微远点,也是根本看不清彼此的样貌。

    杨兮本身长的就还行,再加上会打扮,身材好,一进入酒吧也很快引起了男人们的注意。好几个男人过来搭讪,不过都被她拒绝了,她一直朝着里面走,视线来回扫动,像是在寻找什么人。

    “嗨!”

    正当杨兮左寻右觅的时候,有人从背后拍了她一下,熟悉的声音传入耳畔,杨兮回头一笑:“思怡。”贺思怡浓妆艳抹,穿着兔女郎的装扮,头上还带着一对兔耳朵,性感又可爱,她拉起杨兮往一个卡座走去:“兮姐,再不来,这卡座我就留不住了,刚才好几个客人要坐,我都挡走了,还被经理训了一顿

    ,幸好来了。”

    “既然答应来捧场,我肯定不会失约的。”杨兮笑着坐到了卡座里,也拉着贺思怡坐了下来,看到她身上的装扮,皱了皱眉:“思怡,怎么穿成这样?这里这么多男人,太危险了。”

    “这里的服务员都这么穿啊。”贺思怡抬手拨弄了两下兔耳朵,不在意的说道:“没人敢占我便宜,放心吧兮姐,我混迹酒吧多年,知道怎么保护好自己。”

    “……”杨兮被她的话噎了一下。

    贺思怡赶紧转移话题,拿过酒水单嬉笑着问道:“兮姐,想喝什么啊?我们这里有几款鸡尾酒都不错。”

    杨兮一副无奈的样子,只好顺着她的话题,看了一眼酒水单,说道:“来几瓶威士忌吧。”“威士忌?”贺思怡惊讶道:“兮姐,那可是烈酒,还要来几瓶?半瓶下肚就得醉了,还是喝鸡尾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