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收服瓦岗

作品:《冥河传承

人气小说: 六指诡医 疯狂魔君 逍遥派 最强皇道系统之召唤诸神 那座江湖那个人 恐怖复苏 小夫小妻小仙人 玄门封神

    第二百零八章收服瓦岗

    太原,李宅。李建成、李元吉正在书房向李阀之主李渊汇报最新近况。

    “爹,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我听说宇文阀从杨广那里讨到了追责您的圣旨,听说是要召您去江都问罪,圣旨一到,我们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李建成开口述说道,杨广还是皇帝,圣旨便是大义,李阀听从圣旨,李渊进了江都,就不要想回来了。宇文阀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两家可以说是完撕破了脸。不接圣旨,便是抗旨不遵,罪同谋反。宇文阀同样可以接着这个名义,号召太原周围的守军,甚至是天下的人围攻李阀。

    相信太原周围的诸侯们是非常愿意帮这个忙的。

    李渊早就在和宇文阀撕破脸皮之后,便在考虑这个问题了。

    如今的李阀已经是骑虎难下了,有如一箭在弦,不得不好啊。

    “发祭文,清君侧,起兵,直取长安!”李渊一反常态,非常果断地决定道。

    李渊为了这一刻隐忍了整整二十六年!

    李阀为了这一刻准备了整整三代!

    “是,爹!”两兄弟兴奋地叫道,他们早就等着这一刻了。

    李阀公告天下,杨广无道,宇文乱政,李阀为天下计,起兵清君侧!

    在李阀公告传遍天下之后,无数割据势力跳了出来,同样打着清君侧的旗号造反了。

    一时之间,天下皆反!

    大隋江山眼看就要走到尽头。

    宇文阀最难受,你们造反就造反嘛,竟然拿我宇文阀当借口,我好冤枉啊,我也想造反。

    冤枉归冤枉,但宇文阀还是按照正常的程序将李阀和其他打出旗号的诸侯们归入反贼的行列。并且下了大力气镇压他们。

    宇文阀为什么要这么积极呢?

    因为他们现在成了众矢之的,这便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弱点了。

    最兴奋的莫过于佛门,天下皆反,眼看大隋就要完蛋了,杨广昏庸,受制于宇文阀,恐怕现在连江都都控制不了,已无大患。

    于是佛门开始跳出来宣扬慈航静斋手中有和氏璧,杨公宝库与和氏璧,得一可得天下。

    慈航静斋传人出世,行走天下,代天选帝。

    哇,巨大的影响力,让天下群雄侧目。

    就连李阀和宇文阀的战争也被压了下来。

    杨广在寝宫之中,哈哈一笑,他明白按照剧情,洛阳选帝之后不久,宇文阀就会对自己动手了。

    不过,到了如今这一步,他也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宇文阀的威胁也是时候解决了。

    ――――――――――――

    对于杨盘来说,解决宇文阀之前,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收服瓦岗!

    瓦岗乃是一个挡在杨广重入中原,进军洛阳的绊脚石。

    同样,也是杨广收复天下的第一个目标。

    现在,瓦岗龙头翟让和二当家李密之间矛盾丛丛,正是收服它的好时机。

    杨广交待了一声韦怜花,便只身一人悄然出了宫。

    韦公公乃是阴葵派的人没有错,可是同样的,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够发现杨广的巨大变化,体内那一股道心种魔大法的特殊波动,震慑着韦公公体内的真气。

    无论韦怜花想像力再丰富,他也想不到杨广竟然练成了魔门至高心法《道心种魔大法》,练成此法,便代表着杨广成为当代邪帝。邪帝一直以来便是魔门的领袖。

    韦公公自然被杨广轻松收服。

    杨广赶到瓦岗寨的时候,正好看到寇仲和徐子陵两人偷偷摸摸地进入了寨子里。

    “嘿,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两个小子到这里,就代表瓦岗寨的内部矛盾达到了巅峰,李密这个二五仔怕是要等不及上位了。”杨广轻声笑道,看来我本尊扇动的蝴蝶效应还是有的,至少瓦岗并没有早早地激化矛盾,翟让现在还坐在瓦岗龙头的位置上。

    答案很简单,杨盘与瓦岗同样有生意往来,有了这么一笔财富,大大地缓和了瓦岗内部的矛盾。

    但这种缓和却无法阻止李密的野心,翟让不死,他一直就是一个二当家,眼看如今天下皆反,大好的局面,李密自然不会甘心自己打下的江山,白白的便宜了翟让。

    问题是翟让是瓦岗的创始人,在瓦岗内部有着极大的威望,而且还占着大义的名份,他想要上位只有一条路,那便是兵变!

    想来寇仲和徐子陵也是听到了什么消息,跑来救人的。

    瓦岗深处,翟让的书房,杨广的身形忽然出现在书房中,惊动了同样也在书房之中处理公务的翟让。

    “谁?”翟让并没有慌乱,更多的是惊讶,瓦岗这么森严的守卫,竟然有人能够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这里。

    “翟让?”杨广转过身子,两人面对面。

    “不,不可能?是你?杨广?!”翟让现在可是当今名声最大的造反头子,既然要反隋,岂会连自己对头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

    “你既然认得朕,倒是让朕少花些口舌。翟让,当年你身为东郡法曹,被世家陷害,逃亡至此为盗,最近几年更是起兵反朕。你也真是可怜,连自己敌人都把握不准。你认为是朕害你的?”杨广淡淡地问道。

    翟让当年不明白,可现在过去了这么多年,早就明白了过来,可反旗已经取起,哪里是那么容易回头的?

    “朕提拔你等寒门,希望你们能够一展所长,可是世家门阀把持朝政,对寒门世子一再打压陷害,朕当年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索性,三征高丽,消耗掉世家门阀大半的力量,然后再故作昏庸,放任天下皆反。这天下打碎了重来,朕一样能够再次一统天下。翟让,你现在的处境,比起朕来,还要不如,今夜便是李密兵变之日,你翟大龙头家覆灭,便在今夜。现在,朕问你,你可愿归顺于朕?倘若你不愿,朕转头就走,你若愿意,朕便帮你重掌瓦岗。”杨广开出条件道。

    翟让却是听得心神震动不己,他被杨广打碎山河重整江山的魄力给震住了。

    要知道大隋可是杨广的江山,换了翟让,是绝对没有这么大的魄力。

    “翟让拜见陛下,愿为陛下一统天下,再效犬马之劳。”翟让也是一个聪明人,他明白现在自己的处境,他与李密的矛盾在瓦岗早就白热化,只是想不到今晚李密就要兵变而已。但即使是知道了,他也没有时间去布置了。

    “很好,你能这样想,就对了。”杨广点了点头道。

    杨广随即化为一道黑影消失无踪,所谓擒贼先擒王,只要抓到李密,那么凭借翟让的手段和威望,必然可以再次收服瓦岗。

    ―――――――――――――

    李密此刻正秘密召集了他的一帮死忠,正在分派任务,准备兵变。

    杨广突然出现,一分为十,在眨眼之间便点中了除李密之外,所有亲信的穴道。

    李密毕竟也是宗师强者,反应相当迅速,出手便是以攻代守。

    “好功夫,看这一招。”杨盘收指变爪,同时道心种魔大法施展开来,魔种波动共鸣,瞬间便影响到李密真气的运转,杨盘看准时机,一式鹰爪擒拿手扣住了李密的脉门,随拍五指点出,顺利地制约住了李密。

    李密被制之后,这才看清了袭击者的长相。

    “不可能,怎么会是你?”李密一脸惊恐,失声叫道。做为造反头子,要造杨广的反,要是连杨广的长相都不知道,那还反个屁啊。

    “密公,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沈落雁惊叫道。

    “当今皇帝,隋二世,杨广。”李密缓缓地说道。

    在场所有人都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不可能,那个昏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有这么大的本事?”

    “李密,你说朕有没有这样的本事?”杨广微笑着看着李密问道。

    李密摇了摇头道:“陛下年少之时便能统兵与宋缺争锋,继位之后更是雄才大略,您要是没有这样的本事,那这天下恐怕还真的没有人敢说自己有本事了。”

    在场的一众瓦岗将领听了这话,皆尽沉默。

    他们可以指责杨广昏庸好色,忠奸不分。但绝对无法否认杨广的本领,这一位可是自小领兵,南征北战,上马能够打天下,下马能够治天下的大能耐者。

    “只是想不到陛下竟然骗了天下人。”李密本以为杨广已经昏庸,不足为虑,却想不到这位陛下竟然一切都是装的。

    “不让这些野心家都跳出来,朕如何能够名正言顺地收拾了他们?你们瓦岗真的是胆大包天,区区一个山寨也敢举起反旗。”杨广冷哼一声道。

    “陛下打算如何处置我等?”李密脸色难看地问道。

    就在此时,翟让带着一批亲信冲进了院子,将这里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陛下,看来你此刻已成瓮中之鳖了。”李密忽然开心地大笑道。

    “翟让,进来吧。”杨广平静地对门外喊道。

    翟让带着单雄信走入了房间,看到李密一行人果然已经被制住了,目露喜色,恭敬地给杨广见礼道:“属下江淮将军翟让见过陛下。”

    李密脸色突变,大声叫道:“翟让,你竟然投靠了杨广?”

    “哼哼哼,本龙头要是不制造陛下,恐怕现在早已经命丧你等之手了吧?”翟让冷笑一声道。

    “李密,本龙头当年见你走投无路,好心收留你,可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端是不为人子!”翟让大声叫道,气得吹胡子瞪眼。

    在场的一众人等无法反驳,也反驳不了,因为所有的准备已经做好了,现在被抓了一个现形,他们当然不可能狡辩。

    ――――――――――――

    “沈洛雁、徐世绩、王伯当,你等又为何反我?难道本龙头亏待了瓦岗的一众兄弟了?”翟让此人匪气难除,不能成大事,却不可否认他是一个义气汉子,对瓦岗上上下下的兄弟们都没有丝毫亏待之处。

    “说话啊,回答我,我如何亏待了你们,如何对不起你们?”翟让大声质问道。

    单雄信冷哼一声,开口劝道:“大哥,用不着和他们这群白眼狼置气,按照道上规矩,三道六洞,处置了他们便是。我单雄信最是看不起你们这般不讲义气的白眼狼。”

    “单雄信你傻了吗?翟让制造了皇帝,他这是在置所有兄弟的身家性命于不顾。”李密反驳道。

    “李密,你也是世家出身,也用不着在这里巧舌如簧的狡辩了。朕开科举,提拔寒门,对天下所有寒门一视同仁。翟让和单雄信这样的本事,要不是世家门阀的打压,岂会落得入草为寇的下场?现如今,朕把整个天下都打乱了,天下所有要反朕的野心家都跳了出来,正是重新收拾江山,清理这些世家门阀的最好时机。天下寒门要是聪明人,自然能够认得清形势,一呼而百应,助朕一臂之力。”杨广严肃地说道。

    李密脸色巨变,惨笑道:“杨广,你果然雄才大略,竟然忍心看着你杨家江山衰败,你不怕失手吗?”

    “哼,败了又如何,失手又怎样?只要朕还活着,只手挽天倾,不过举手之劳。”杨广此刻的信心那是百分之百。

    此杨广非彼杨广。

    他为了这一天,准备了整整五年!

    “徐世绩、沈落雁,你们俩也是寒门出身,若是愿意归顺于朕,助朕重整河山,朕可以网开一面。除了李密,你们都可以重新考虑一下此事。”杨广大气地招揽道。

    此时的瓦岗堪称人才鼎盛,程咬金、秦琼、徐世绩、单雄信等皆是隋末名将。

    杨广还早一步收服了李靖这样的帅才,可谓是占尽了先风。

    再加上忠心于大隋的老将们,只要杨广没有倒下,大隋哪怕天下皆反,也依然亡不了。

    “不必现在就回答,把他们都关起来吧,先关几天再说。至于李密,哼哼,翟让这口气就让你来出了。”杨广甩手走到了一边。

    李密高声大笑道:“左右不过是成王败寇罢了,杨广你太小看世家门阀的力量,你会后悔的。”

    杨盘轻声一笑道:“朕说了,哪怕天下皆反,朕也有能力只手挽天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