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做事做绝

作品:《冥河传承

人气小说: 六指诡医 疯狂魔君 逍遥派 最强皇道系统之召唤诸神 那座江湖那个人 恐怖复苏 小夫小妻小仙人 玄门封神

    第二百一十六章做事做绝

    “慈航静斋的斋主敢在我的面前叫嚣,那就让她见识一下金钱的力量。先发动舆论攻势,我要先搞臭慈航静斋的名声,然后再挖寺庙的墙角,把那些藏污纳垢的寺庙都曝光出来,满天下宣扬。我要把佛门的名声削减一半,否则我养这么多的说书人是为了干什么?”杨盘淡淡地说道。

    梵清惠滚出了千米远之后,脑海中的神秘力量便消失了。梵清惠恢复了自主能力,一个纵身,施展绝妙的轻功朝着洛阳城外狂奔而去。

    在路上,梵清惠整个人后背一片冰冷,心里同样是惊魂未定。

    不过,梵清惠也是世间有数的高手,极为接近大宗师的存在,很快便压制住了心神的震动。心神一定,智商就回来了。

    首先,她对于杨盘生起了难言的恐惧之意,此人简直恐怖到如神如魔,一声呵斥便能够让她行动不能自主,毫无反抗之力,这简直比用高深的武功打败她还要令她感到恐惧。

    紧接着,便是愤怒,这股愤怒不是奔着杨盘去的,而是冲着吐蕃活佛去的。

    《变天击地精神大法》虽然在中原江湖之中名声不显,但在佛门各宗之中,却是极为有名的神功秘法,独属于藏传密宗,乃一等一的佛门神功。

    身为佛门弟子,梵清惠听说过,却没有想到自己会中招。中招之后的她,就仿佛性情大变一样,得罪了好几个侵略首领,甚至还得罪了杨盘这样的天下第一富商。

    对于慈航静斋的名誉来说,是一种无形的损害。

    这些还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如何应对别有用心的巴哈活佛。

    梵清惠现在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她竟然病急乱投医,请来了一尊指挥不动还别有用心的吐蕃活佛。

    现在怎么办?

    ――――――――――――――

    梵清惠相信自己只要一回去,必然还是会被巴哈活佛给控制,而且梵清惠有些摸不清楚自己是如何被操控的。

    现在静念禅院之中,又有多少人被巴哈活佛暗中控制了呢?

    梵清惠越想越着急,但同时越着急,她也越发冷静。

    中原四大圣僧失踪,虽然中原佛门之中,每一派都有底蕴,不至于掌门死了,就失了支柱。但相比于四大圣僧的实力,仍然差了一些火候,不足以应对巴哈活佛。

    梵清惠也是有决断之辈,当机立断折身重回洛阳城,她要去找一个最强的帮手,散人宁道奇!

    这世间大宗师绝对不只是明面上的天下三大宗师,但为何他们三人的名声最响亮?

    因为他们每一个都走出了自己的道路,这样的大宗师比走前人道路的大宗师,要强上许多,而且皆有望更进一步。

    毕玄自创炎阳大法,纵横突厥几十年,示逢一败。要不是他遇到了杨盘,恐怕没有那容易就丢掉性命。

    散人宁道奇,成名中原以来也是威名赫赫。藏传密宗一直都想传教中原,可一直以来都被挡在门外。

    密宗活佛也是大宗师级数的高手,拥有这样的底蕴,密宗还是没有成功。

    其原因很简单,因为宁道奇的存在!

    那么,梵清惠又为什么在四大圣僧陨落之后,不去请宁道奇坐镇,而要请来巴哈活佛呢?

    因为宁道奇在闭关之中,自从宁道奇前往突厥查探毕玄死因,回来之后的他便一直处于半闭关的状态,没有大事,从来不轻易出关。

    梵清惠将宁道奇当成了最后的底牌,于是也认可了他闭关参悟思考对付那神秘高手的方法。这才请来了巴哈活佛。

    可是梵清惠也想不到,这位巴哈活佛,做事情一点儿也不讲究,刚来不久便把梵清惠给控制了。

    ――――――――――――――

    宁道奇便在洛阳城之中的一处隐秘的民宅之中闭关潜修。

    洛阳城实在太大了,想要藏一个人实在太容易了。

    宁道奇的闭关之所,只有聊聊两个人知晓,一个便是师妃暄,另一个便是梵清惠。

    其他人,哪怕连了空都不知道,但了空从来不过问这些俗事。

    师妃暄与婠婠一战,双双战平,两人皆有大收获,各自闭关消化去了。

    师妃暄也没有静念禅院之中闭关,毕竟那是男子寺庙,她一个女子住进去,多有不便,所以她也暗中藏身在洛阳的另一个民宅之中。

    梵清惠按照特定的频率调门,不一会儿,一个民妇从里面打开房门,见是梵清惠马上让开了一个身位,让梵清惠进屋,而她则是踏出了房门,左右观望了一会儿,才重新进屋关门。

    宁道奇已经出现在客厅里了。

    “宁道长,打扰了。”梵清惠招呼道。

    “梵斋主,你心神震动,暗藏焦虑,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宁道奇的境界极高,或许他的实力也就是大宗师级别,但他本人对于道家经典的感悟却是极高,深得宁静至虚之意。所以他一眼就看出了梵清惠的焦虑。

    梵清惠将所有事情合盘托出,没有丝毫隐瞒,包括杨盘的恐怖。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那位杨先生的行事作风,颇有古风,潇洒绝尘,难以言喻。诸子百家的底蕴,从魔门两派两道的传承就能够看出一二来。道家当年也是诸子百家之一。一千八百年前,春秋战国之时,那是我华夏最繁盛最惨烈的时代。能够在那个年代站稳脚跟的学派,绝对不简单。儒家、法家、纵横家、兵家、轻重家、阴阳家、道家、墨家等皆排名前列。”宁道奇开口道。

    “时过境迁,汉武帝罢除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千年之后,儒家已经失去了儒武传承,法家与儒家融合,难分彼此。兵家各有传承,仍然占据主流,为朝廷效力。其他学派皆隐遁不出世。但谁又肯定他们是真的消亡了呢?”宁道奇解释道。

    “所以,杨盘绝对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轻重家的人,轻名利而晓生死,个个都名士风流,深得我道家逍遥之精义。不好招惹啊。”宁道奇头疼地说道,这种传承久远的名士,最是难对付。

    这些秘辛,佛门这样的外来教派是不可能知晓的。

    中土佛门被道家一通调教,已经开始融合中原文化,改造自身。

    慈航静斋便是最好的例子。

    慈航静斋并非原始佛门,乃是半途出家的佛门分支,因为深明中原文化精髓,所以才迅速崛起,成为佛门领袖。

    “贫尼明白,所以从来不曾想过去招惹杨盘,可是谁能想到那巴哈大师行事如此下作,竟然以《变天击地精神大法》控制于我。”梵清惠气愤不己。

    “梵斋主的心乱了,那巴哈活佛对中原早就虎视眈眈,早年间,我便与他交过手,小胜他一招,故而挡住了他入中原的野心。二十年过去了,此人竟然练成了密宗绝学《变天击地精神大法》。不过据我所知,这门功法练成之后,要说主动控制像梵斋主这样的高手,那是不可能的,顶多是趁着梵斋主心神松动,露出破绽的情况下,下达一种心灵暗示罢了。”宁道奇不愧为一路走来的大宗师高手,真的是见多主只广,知识渊博。

    ―――――――――――――

    “了空大师那边,你不用担心,除非巴哈活佛想要自己单干,否则他绝对无法在悄无声息之间给了空大师给控制住,而且了空大师修炼的闭口禅,也是佛门神功之一,不下于《变天击地大法》。”宁道奇述说道。

    这让梵清惠心里好受多了,要是连静念禅院都被巴哈活佛给控制了,那这位活佛大师早就逆天了,何必还呆在藏地不动?

    “巴哈活佛倒还好应付,贫尼自有办法应对,只是那杨盘太恐怖了,只言片语之间便让贫尼难以自控,恐怕也是一大变数啊。”梵清惠这话倒是没有说错,此番得罪了杨盘,自然会引发无数难以预料的变数。

    “恐怕已经晚了,诸子百家的传人,个个都性格怪僻,比如说纵横家从来是两个弟子,一纵一横,互相争锋,在师门时亲如兄弟,出师之后便仿佛仇敌一般。阴阳弟子,个个自命为神裔,清高自大。轻重家弟子则是特别记仇,所谓商人即伤人,他们报仇从来是毫无顾忌的。”宁道奇解释道。

    果然,第二天一早,整个洛阳城便都在盛传此次洛阳选帝,慈航的谋划大白天下,内定李氏李世民什么的,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将慈航静斋数年乃至十几年的谋划给打扰,让她们前功尽弃。

    洛阳选帝本来就是一场秀,结果还被剧透了,那还演什么?

    梵清惠听到消息,气得当场吐出一口鲜血,恨不得操刀子杀了杨盘。不用问,有能力将此事毫无顾忌地剧透给天下人知道的,只有杨盘而已。

    轻重家的人,轻名利而晓生死。世间名利不过反手可得,就好像杨盘一样,横空出世,短时间便成为天下第一富商,钱多到用不完。

    有了无数金钱的支持,扩张经营自身势力简直不要太容易。像这种控制舆论的手段,佛门也做不到如此大范围大密度地宣传。

    ――――――――――――――

    慈航静斋所导演的这场选帝大秀穿帮了,不必多说,前来参加大会的所有势力都死了那份幻想,幻想破灭,自然会引发众怒。

    有不少势力直接盯上了和氏璧,不能光明正大地得到它,那便只有强抢了。

    反正只要得到和氏璧,便有了大义名份,大家也就不必在意杨广这个孤家寡人了。

    “看来此次选帝是彻底没机会了,不好,静念禅院里的和氏璧!”别人想得到,梵清惠自然也能想到,原本好好的选帝因为一次意外变成了众矢之的。

    各方势力的目光盯上了城外的静念禅院,之所以没有动,是在着有没有出头鸟先动手,好坐收渔翁之利。

    这帮敢造反的人,是人精,没有几个是傻子,因为傻子早在争锋天下的过程中被推平了。

    没本事还造反,这不是找死吗?

    接下来的舆论导向更加劲爆,各种佛门隐藏在光鲜表面之下的污垢被翻了出来。

    什么杀人寺庙,什么强盗窝点,什么妓馆尼姑庵,什么淫祀主持。

    哇靠,是真人真事,个个都有条有理,可以供大家追查的。

    听得人们是面面相觑,大家现在才深刻地了解到佛门的藏污纳垢是何等的让人惊叹,简直是在挑战世人的道德底线。

    终于有大儒看不下去了,跳出来斥责佛门,要上书朝廷取谛佛门,施行灭佛,号召天下人起来反佛。

    舆论瞬间炸裂,让见多识广的梵清惠是应接不暇,根本无力挽回。

    佛门的舆论力量也在为自己洗白,可问题是比起杨盘控制的舆论力量,佛门那点舆论力量根本翻不起半点浪花来,迅速便被无数的负面新闻给淹没。

    “好狠毒的手段,好狠毒的心啊!贫尼真是罪过啊。”梵清惠也控制不住心境了,天下人人喊打的局势,真的是让梵清惠感觉到害怕了。

    宁道奇早有心理准备,看到这个局面,也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来。

    “真是好手段,狠辣、果决、不留情面,要么不做,要做便要做绝。果然是轻重家的手段,杀人诛心,莫过于此,真是让人感到恐惧。”宁道奇轻叹道,“不愧为能够颠覆一个国家的学派,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老道今天算是真正见识到什么叫做有钱能使鬼推磨了。”宁道奇岂会看不出来,这般操控舆论,所需要花费的金钱是海量的。

    同时,所需要掌控的势力也是极为庞大才能做到。也只有行商天下,商业遍布天下的杨盘能够做得到这一点。

    报复来得也太快了,几日之间,高高在上的佛门便成为了世人眼中的藏污纳垢的邪教。同时,也有各方势力在背后推波助澜,大家都想瓜分佛门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