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一个朋友

作品:《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人气小说: 重生之魔王神启 绝地求生之逆战狂兵 高手只是我的兼职 草根荣耀 足球卡牌系统 红莲轨迹 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高手孤寂

    所谓执念,其实很好理解,你可以把它视为愿望,可以把它视为梦想,视为某种自己渴望得到的东西。

    对于活人而言,执念是经常变化的,因为人的欲望是无尽的,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你就会去渴望另一样东西,所谓欲壑难平,就是指这种行为。

    但对于死人而言,执念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它的重要性,甚至要超乎一切。

    “死亡是一种概念,格洛库什...”

    深夜,终于得到了自由的泰瑞昂心情不错,他坐在属于自己的帐篷里,对自己的骑士扈从说:

    “在我成为死亡骑士的这几个月里,我越发感觉到了这种概念,它就在你我身边,伸出手就能触及到!”

    “嗡”

    一团暗红色的死亡能量在泰瑞昂手心中涌动起来,他将其放在了格洛库什眼前:

    “躯体已死,而灵魂续存,因为灵魂的存在,死亡的躯体能再次行动,但死亡这个概念却给躯体带来了新的变化。我们不再需要呼吸,我们开始厌恶光芒,亲近黑暗,我们不再需要进食,不再需要饮水,我们的生活方式和活人彻底对立了起来!活人的身体里源源不断的诞生出生命力...”

    “而我们的身体里,就不断的滋生属于死亡的力量,我称其为死亡能量,或者死亡灵力,生命力的反面!这就是我们的力量之源!”

    泰瑞昂看着自己的学徒,他冰蓝色的眼中没有太多的温度,他轻声说:

    “你要学会控制这种力量,就像是生前,你学着控制战士的愤怒一样!这一点都不难!”

    “轰”

    格洛库什学着泰瑞昂的样子,将自己身体里的死亡灵力抽取出来,但作为一个曾经的战士,对于能量的操纵并不擅长,所以在片刻之后,萦绕在格洛库什手心里的死亡灵力就爆炸开来,将他的钢铁手甲都腐蚀的不成样子。

    “不!泰瑞昂,这很难!”

    死亡骑士新兵摘下破碎的手甲,有些头疼的说:

    “每一次我让我的意志去控制它,事情都会变得很糟糕...它根本不听我的控制!它就像是在和我作对一样!还有那些脑海里的回忆,它们就像是鬼影子一样死死缠着我,你能理解吗?泰瑞昂!就像是活人做梦一样,我现在只要一闭上眼睛,那些记忆就会跳出来...它们让我想起我还活着的时候。”

    格洛库什的语气突然变得暴躁起来:

    “美好的空气,美味的肉,美酒的味道!那些味道是如此的真实,让我每一次苏醒之后,都更加厌恶这具已经死去的身体!!”

    “我无法呼吸,我吃肉没有一点点味道,我喝酒就像是喝水!就是在折磨我!死亡根本就不是开始!这种复生是一种折磨!”

    “啊!”

    格洛库什猛地站起身,他握紧了拳头,那双灰色的眼眸变得一闪一闪的,其中开始闪耀出暗红色的光芒,死亡骑士学徒的身体颤抖了起来。

    那种灵魂本能的愤怒,让他死亡的躯体中的灵魂都变得暴躁起来,那种源于死亡的本能驱使着他厌恶周围的一切,厌恶生命,而厌恶,催生暴力与毁灭!

    他要迷失了!这个兽人要迷失在死亡的虚无里了。

    泰瑞昂平静的看着自己即将迷失的学徒,这就是死亡骑士的日常,就连强大的塔隆.血魔都不例外...而泰瑞昂自己,也有过这样的糟糕体验。

    在死亡掀起的无法抑制的狂怒之中,那一次他亲手撕碎了7名死亡骑士新兵的躯体,还吸干了三个年轻的兽人通灵师的血液,从那之后,塔隆.血魔下达了新的命令,每一个有天赋的死亡骑士新兵,都要跟随老骑士学习,直到自己能有限控制自己的毁灭欲为止。

    “够了!你必须学会压抑你的欲望!”

    泰瑞昂沉声说,他伸出手,指向眼前抱着脑袋怒吼的格洛库什,变幻的冰霜符文在他指尖跳动,下一秒,厚重而寒冷的死亡灵力从指尖喷出,如沉重的锁链一样,将眼前的格洛库什束缚起来。

    伴随着泰瑞昂持续输入死亡灵力,格洛库什的身体,被一点一点的冰封在了原地,就如同一座真正的,晶莹剔透,被封冻的冰雕。

    “欲望不是死者该有的东西!它只会让你痛苦!”

    泰瑞昂站起身,看着被冰封的格洛库什,死亡骑士并不会因为冻伤而死,所以这冰雕,只是泰瑞昂给他的一点点教训。

    “吃肉的欲望,喝酒的欲望,呼吸的欲望...得不到的东西就会滋生怨恨,死者的怨恨没人会理会,那怨恨就会加持在自己身上,最终,这怨恨就会毁了你!”

    泰瑞昂握紧了拳头:

    “别去想那些只有活人才会想的东西!接受自己的身份,你已经死了!”

    “啪”

    格洛库什用蛮力击碎了周身的冰块,他气喘吁吁的跪倒在地面上,刚才的严酷寒冰让他的理智回归,他抬起头,脸上还带着冰渣,他看着泰瑞昂,双眼中闪过一丝疲惫:

    “但这太痛苦了...我受够了!来吧,杀了我,结束这一切吧!”

    “你就这么想死吗?”

    泰瑞昂蹲下身,看着眼前的格洛库什,他蓝色的眼神如冰块一样:

    “那为什么不自己结束自己的第二次生命呢?”

    格洛库什没有回答,泰瑞昂的逼问同样也没有结束:

    “你还有想做的事情,对吧?否则你不会接受塔隆.血魔的征召,从死亡的长眠中苏醒...想做的事还没做到,你真的愿意就这么再次死去吗?我还知道你是在黑石塔墓地被唤醒的...告诉我!格洛库什,我的扈从,你到底是谁!”

    “你还是想知道我的秘密?”

    格洛库什第一次直视泰瑞昂的双眼,最终,在灵魂的极度疲惫中,他不再隐瞒:

    “好吧,我是黑手,被奥格瑞姆亲手杀死的布莱克汉,前任大酋长,你猜对了...塔隆.血魔麾下的术士不清楚这一点,他以为我只是个普通的兽人战士,我不愿意就这么死去,我想杀掉弃我不顾的古尔丹,然后看着我的两个儿子长大!”

    “你都知道了...现在,杀了我吧!让我解脱!”

    “怪不得你如此的与众不同...”

    泰瑞昂眼中闪过了一丝了然,复生的死亡骑士往往会继承生前的一部分能力,格洛库什纯粹的力量和战技太强了,强到完不像是普通的兽人,最重要的是,和其他呆板的死亡骑士不一样,这家伙的智慧也有些活跃的不正常。

    但这个狡诈的家伙一直在隐藏这一点,直到上一次他和泰瑞昂去丘陵侦查,泰瑞昂看到格洛库什用蛮力在不到10钟之内就撕碎了6个人类士兵的时候,他才真正开始怀疑这个木讷的骑士学徒。

    而事实的真相,也证明了泰瑞昂的猜测。

    “你就不恨奥格瑞姆吗?”

    泰瑞昂好奇的问到:“他可是亲手杀了你。”

    “为什么要恨?”

    格洛库什耸了耸肩,灰色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平静:

    “我是在神圣的玛克戈拉里被杀死的,我死的像个真正的兽人酋长,而且奥格瑞姆接管部落的1年里,做到了我4年都没能做到的事情,他比我强,比我更适合做酋长,这一点我不会否认。”

    “而在死亡之后,我彻底冷静下来之后,我思索了很多,我才意识到,古尔丹!古尔丹才是一切的幕后黑手!”

    他握紧了双拳,沉声说:

    “他毁了我的世界,还差点毁了部落。我的前半生做了太多的错事,在古尔丹许诺的权势的引诱下,我亲手摧毁了我曾经发誓要保护的氏族和世界,因此,我更要杀了他!这是我必须要进行的救赎!这就是我最希望做到的事情!”

    “但这具躯体!这具人类之躯!”

    格洛库什看着自己人类的双手,他摇了摇头:

    “它太弱了,现在的我连你都打不过...古尔丹只需要勾勾手指,我就会惨死当场。”

    “你这样说会让我很伤心,虽然我确实很弱。”

    泰瑞昂的脸色冷漠下来,他看着眼前彻底坦露了秘密的布莱克汉.黑手,他摇了摇头:

    “但正因如此,你我才要学习这些东西,你我得学会接受新的力量,至于躯体,如果你讨厌人类,在必要的时候,我可以帮你换一具兽人之躯,但这改变不了什么...”

    “听我说,黑手,既然你告诉了我你的秘密,那么我们就可以互相信任彼此了,我要告诉你的是,死亡骑士的潜力远不止如此。”

    这句话让格洛库什抬起头,他看到了泰瑞昂眼中的光芒,于是他坐直了身体。

    “塔隆.血魔的那种转化,只是失败的残次品!就像是你这样的复生,在我看来,同样是失败!他根本没有意识到,我们可以用身体里的死亡灵力做到什么样恐怖的事情!”

    泰瑞昂轻咳了一声,他低声说:

    “想想吧,生者的刀剑与魔法根本无法破坏我们的存在,当我们挥起双手,侵染一切的死亡疫病将轻易的笼罩一个城镇,笼罩一支军团,而等到他们历尽痛苦,惨死之后,他们将再度被我们唤醒,为我们所用!”

    “不管我们面前站着的是谁!不管那些敌人有多么可怕,他们的数量会越来越少,而我们!我们的军队只会越来越多!”

    “他们每死去一个,我们就多一个!他们被削弱一分,我们就增长一分!”

    “等到我们统帅万灵的时候,我们就能...压迫众生!”

    泰瑞昂指尖亮起一抹晦暗的光芒,就像是握住了无限的未来,他看着眼前的格洛库什.黑手,他轻声问到:

    “到那个时候,告诉我,黑手...区区古尔丹,在你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这一番对于未来的描述,并没有让黑手激动万分,毕竟是做过大酋长的人,他怀疑的看着泰瑞昂:

    “你...能做到那一步吗?”

    “单靠我肯定做不到!我们的组织只是刚刚起步!”

    泰瑞昂坦诚的说:

    “这就是为什么我需要你的原因,不仅是你,我还需要更多的人加入其中,我们的组织很年轻,但年轻才有活力,才有冲劲,随时可以开始侵略式的扩张...当然这是以后的事情了,总之...”

    游侠朝着前大酋长伸出手:“给我个承诺,要不要加入?你可是我第一个发出邀请的人,你应该感觉到荣幸!”

    “如果我说不呢?”

    格洛库什看着泰瑞昂,后者的手已经握住了他背后的长剑,语气也变得冰冷起来:

    “那就很遗憾,你的第二次生命只能到此为止,比起敌人,叛徒更让人痛恨,不是吗?”

    “那么我有个问题,泰瑞昂!”

    黑手的人类脸上,露出了一丝严肃,他沉声问到:

    “我还不知道,你是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我指的是低调的混在死亡骑士团里好几个月,秘密的寻找志同道合的人,显然,你有个很大的计划!”

    “这重要吗?”

    泰瑞昂眯起了眼睛:“你瞧,在这个糟糕的时代,我内心是怎么想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带给你的东西。”

    “不,相比你的所作所为,我更看重的是你的出发点!”

    黑手一脸坚决:“我已经遇到过一个古尔丹了,我不想遇到第二个,就这么简单!”

    “好吧,如果你非要知道的话。”

    泰瑞昂站起身,他不打算隐瞒了,秘密积压在心里,也确实需要一个人倾诉一下,而这如果这种倾诉能给他带来一个盟友,那就是值得的!

    于是片刻之后,泰瑞昂沉声说:

    “我是个高等精灵,我很普通,在这个时代,我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战争牺牲品,直到死亡到来的那一刻,我依然相信我不该去触动命运,明哲保身...但我最终死了,死的悄无声息,死在一个很可能未来会成为英雄的人手里,死的微不足道...”

    “但我很清楚的知道,是什么导致了我的死亡!小心翼翼的活在一个陌生的世界,保守自己的小秘密,我这么过了300年!这种生活我活够了!”

    “兽人为什么入侵这个世界,在你们入侵的背后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切,那些高高在上的真正的大人物们想要做什么,他们能做什么,他们会做什么,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本该成为这个世界最伟大的先知,但我没有...所幸,命运给了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所以我想踏上另一条路。”

    他看着黑手,他摊开了自己的双臂,那双冰蓝色的眼睛里,闪耀着泰瑞昂.黎明之刃从未有过的猖狂和疯癫:

    “死亡改变了我,黑手,它唤醒了我内心最疯狂的渴望...我要尽起大军,杀光一切不该存在的东西!不管是正义,还是邪恶!我要让这个不公平的世界布满鲜血和死亡的公正,在死寂的白骨组成的阶梯上一步一步向上,最终站在那些狂妄的幕后黑手眼前...”

    “我要用的剑质问他们,对于我死亡这件事,他们有什么看法?为什么因为他们的阴谋而死的人是我,以及他们有没有做好向我道歉,承受我怒火的准备。”

    泰瑞昂的眼睛中仿佛燃烧着一团火焰,他的拳头握紧,死亡灵力缠绕于的手心,就像是握住了整个世界:

    “是的,我就是要这么做,我要和这恶心的命运...掰掰手腕!”

    “这就是我的执念!”

    “现在,告诉我!加入,还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