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2章 到底谁疯了

作品:《女总裁的逍遥兵王

人气小说: 陆少的暖婚新妻 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家好女 快穿之妲己的任务 霍先生爱到最深处 女总裁的桃运兵王 都市沉浮 神医小农民 盛世极宠:天眼医妃

    “怎么会这样?他竟然把我给占有了。”李萱一边擦泪,一边嘀咕。

    “清白就这么没了,就这么没了。”

    江欣然脸色惨白,死死地抓着被子:“虽然他救我出火坑,可我还没准备好了呢,而且也没搞清楚他究竟是不是夏雨?”

    “呜呜,就不错了!要是没有他,在奔腾酒店早晚会人尽可夫,现在只是被他一个人糟蹋,不算亏。”

    李萱擦了一把眼泪,伤心地喊道:“可我招谁惹谁了?就这样莫名其妙被睡了,以后还怎么见人?”

    “事已至此,哭还有什么用?我现在脑袋都要炸了,只想知道他究竟是不是夏雨?”

    江欣然纠结地揉着眉心:“我们都不是小姑娘, 别哭了行吗?”

    “我委屈啊!”李萱可怜兮兮地抽噎起来,都是成年人,遇到事情的确不能向小姑娘那样寻死觅活,但还是很难过。

    “昨晚被摧残的最惨的是另一个女人,我们还算是好一些。”江欣然一边检查身体,一边嘟囔。

    “对对对!铁龙战好像摧残另一个女人的时间比我们两个加起来都多,不知道那人死了没。”李萱连连点头,扭头一看,才看到被子里还有个人。

    “她也在这儿。”江欣然惊疑起来,伸手将被子拉开。

    “云梦歌!”看清另一个人的样子,江欣然和李萱惊呼起来。

    此时云梦歌还没有清醒,就像她们说的那样,云梦歌昨晚才是被摧残的最惨的人,所以暂时还没有清醒。

    “他是夏雨,我肯定铁龙战百分之百是夏雨。”

    片刻之后,李萱兴奋起来:“云梦歌也是夏雨的熟人,能将我们三个人凑在一起,这绝对不是偶然。”

    “我现在也感觉铁龙战就是夏雨了。”

    江欣然松了一口气,“云家与夏雨关系复杂,当初云梦歌被夏雨欺负,如今又出现这里,绝对不是偶然。”

    “夏雨啊夏雨,可真是个混蛋,姑奶奶当初向示好的时候,不理不惨,现在竟然玩这种手段,气死我了。”李萱再次躺下,破涕为笑。

    “知足吧!看夏雨的样子,要不是中了毒,失去理智,恐怕也不会碰我们。”江欣然也轻松下来,被人欺辱固然很羞耻,但如果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就另当别论了。

    “夏雨在哪儿?”就在这个时候,云梦歌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总算是醒了。”李萱和江欣然连忙起身将云梦歌扶起来。

    “们……铁龙战那个畜生,他竟然动强,我要杀了他。”云梦歌反应过来之后,立刻愤怒地咒骂起来。

    “别骂了,铁龙战就是夏雨。”李萱和江欣然对视一眼,随即向云梦歌解释起来。

    听到两人的分析,云梦歌也意识到情况不简单。

    当初以为铁龙战是看上自己才在夜未央大打出手,可后来那家伙根本不碰她,而且还向放她离开,这完全不附和一个好色之徒的做事风格。

    随即三女在一起交流自己知道的情况,结果越来越肯定铁龙战就是夏雨,一时间也就没有那么伤心和难过,多少会有一些失落,但总比被一个陌生人毁了清白要强。

    铁兰馨眉头紧锁地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琢磨要如何安慰和劝解云梦歌三人。

    换位思考,如果是她遇到这种事情,一定会将那个施暴的人碎尸万段,然后在自我了结,这是武之国女人应有的贞烈。

    如今自己大哥一次性推倒李萱等人,就算又一两个看在铁家的权势而屈服,那总会有人羞怒抗拒吧?

    “死大哥,臭大哥,回来之后就没让我好过,现在竟然让我来帮他处理这种事情,太过分了。”

    铁兰馨攥着拳头,不停咒骂,却也没有离开,不管怎么说都是铁家的事情,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

    就在铁兰馨忧心忡忡地时候,云梦歌三人有说有笑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嘘嘘嘘,不知道那家伙在搞什么鬼,我们可千万不能让他的身份曝光。”李萱连忙小声提醒,然后不再议论夏雨的事情。

    “嗯?”看着云梦歌三人春风满面地走向自己,铁兰馨脑袋里全是问号,这几个女人不像是被人侮辱的样子啊!

    “铁小姐好。”三女手拉手的打了声招呼,然后坐到铁兰馨对面。

    “,们……”铁兰馨咽了咽口水,不确定地看着三人:“们没事吧?”

    “没事啊!醒来之后,发现身体一点毛病都没有,神清气爽。”李萱笑着回应。

    “们两个没事,但我的腰有点酸,不过比起昨晚好多了,昨晚我以为自己要被那家伙将腰折断了呢。”云梦歌一边揉搓腰部,一边埋怨。

    “这就更能证明了一点,那家伙医术也很高明。“江欣然笑嘻嘻地喊道。

    看着三女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眼似地说笑,铁兰馨脸色有些难看。

    “们难道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吗?们可是被人侮辱了,难道就一点愤怒和羞愧都没有,们就没什么感觉吗?”铁兰馨气愤地质问。

    “感觉?”三女面面相觑。

    “我还真有一些感觉。”

    云梦歌脸红起来,妩媚地白了铁兰馨一眼:“铁少爷太厉害了,回味无穷啊!”

    “是啊!我第一次体验男女之事,现在回想起来,虽然有些痛苦,但的确非常棒。”江欣然附和着点头。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痛并快乐着。”李萱笑着补充。

    “疯了疯了,们疯了吧!作为女人遇到这种事情,不是应该羞愧难当,甚至想死的心都又吗?”

    “们应该愤怒,哀嚎,杀了那个混蛋,让他不死好死。”

    “阉了畜生,还我清白。”

    ……

    铁兰馨跳起来,一边手舞足蹈,一边夸张地喊叫。

    云梦歌三人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铁兰馨,到底是谁疯了?“咳咳,们这反应不正常啊。”铁兰馨意识到自己失态,尴尬地坐下,质问,实在搞不懂这三个女人是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