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二十三章 开尾

作品:《驭妖

人气小说: 六指诡医 天府司命 仙噬 寒夜刺客 太上魂道 主神逍遥 屠魔工业 吃鸡奶爸修仙传

    入了夜,纪云禾打算去看望一下长意。可她出了院子,门外却守着两名驭妖师。

    他们将她拦下:“护法,谷主让护法这些天好好休息一下,还望护法便别辜负了谷主一番心意。”

    “屋里躺得乏了,出去走走也算休息了。”纪云禾挥开一人的手,迈步便要往前走,两人却又进了一步,将她拦住。

    “护法,谷主的意思是,让你在屋里休息就行了。”

    纪云禾这才眉眼一转,瞥了两人一眼,心底冷冷一笑,只道林沧澜这老狐狸心眼小,他定是记恨自己今日在殿上提了要求,所以这是随便找了个由头,将她软禁起来了。

    “那依谷主的意思,我该休息多久?”

    “谷主的意思,我等自是不敢妄自揣测。”

    嘴倒是紧。

    纪云禾点点头:“好。”她一转身,回了院子,也不关门,就将院门大开着,径直往屋内走去,去了里屋,也没关门,在里面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东西。

    门口两人相视一眼,神色有几分不解,但也没有多言。

    过了片刻,纪云禾抱了一个茶台和一堆茶具出来。她半分也没有被软禁的气恼,将茶台往院内石桌上一放,转头招呼院子门口的两人:“屋内坐着闷,你们站着也累,过来跟我喝茶吧,聊聊。”

    她说着,掐了个法诀,点了根线香,香气袅袅而上,散在风中,隐隐传入了两人的鼻尖。

    两人又是不解的对视一眼,随即摇头:“护法好意心领了,我们在这里守着便好,不让他人扰了护法清静。”

    “也行。”纪云禾没有丝毫强求,兀自坐下了,待得身边火炉烧滚了水,她便真的倒水泡起了茶,一派闲适。

    两人见纪云禾如此,真以为这护法与大家说的一样,是个随急了的性子,他们站在门外不再言语。

    月色朦胧,驭妖谷的夜静得连虫鸣之声都很少。

    纪云禾静静的赏月观星,整个院中,只有杯盏相碰的声音,到线香燃尽,烟雾消散,纪云禾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她再次走到门外,这次,再没有人伸手拦住她。

    纪云禾出了院子,转头看了眼门口靠墙站着的两人,两人已经闭上了双眼,睡得深沉,一人还打起了呼噜。

    “请你们给喝醒神茶不喝,果然睡着了吧。”纪云禾说着,又伸了个懒腰,“睡半个时辰也好,你们都累了。我待会儿就回来啊。”

    她摆摆手,照旧没有关门,大摇大摆的离开。

    穿过驭妖谷内的花海,此时,驭妖谷中的花海在之前的战役之中,已经被毁坏得差不多了,大地龟裂,残花遍地,没有了之前馥郁的花香,但同样的是,没有人会在深夜路过这片地方。

    纪云禾有些叹息,这驭妖谷花海中的花香,有很好的静心安神的作用,再稍加炼制,便与

    迷魂药没什么两样。

    只可惜了,之前她并未炼制太多线香,而今这花海残败,要等它们再长成那么茂盛的模样,不知又要等到哪一年去,这安神的香真是用一根少一根,今天若不是为了去看看长意,她倒舍不得点了。

    纪云禾未在这片荒地停留多久,径直向新关押长意的囚牢走去。

    沿路上,纪云禾一个驭妖师都没有碰到,她之前想好的躲避他人的招倒还没了放矢之的,一开始她直到轻松,越走却越觉得奇怪,鲛人对驭妖谷来说多重要,上次他已经逃脱了一次,林沧澜怎么可能不让人看着他?

    快到关押鲛人的地方,纪云禾心中的奇怪已经变成了几分慌张,结合林沧澜软禁她的举动,纪云禾心里隐隐有了个猜测,然则这个猜测对她来说太不愿意相信,所以她心里竟拼尽力的在否认。

    到了地牢外,依旧没有一名驭妖师,纪云禾腿脚有些颤抖的快步跑进牢笼。

    牢中石壁上火把的光来回跳动,纪云禾略显急促的脚步声在空空荡荡的地牢中回荡,她终于走到了地牢之下,牢中里里外外贴着禁制的黄符,这么多黄符,足以将妖怪的妖力部压制。

    潮湿的地牢中,正立着两人。

    一人是拿着刀的林昊青,一人,是被钉在墙上,血流满地的长意。

    林昊青手上刀刃寒光凛冽,粘稠的鲜血顺着刀刃,一滴一滴,滴在地上。

    长意双手与脖子被钢铁固定在了墙上,他身体皮肤惨白,一头银发垂下,将他整张脸遮住,而那条属于他的巨大尾巴……已经不见了。

    他的尾巴被分开,在慢慢的,慢慢的,变成人腿的形状。

    纪云禾站在牢笼外,只觉自己身体中,所有温暖的血一瞬间消失了,寒意从前面撞进她的胃里,一直击穿脊柱,那战栗的寒意,顺着脊梁骨,爬到后脑上,随即冻僵了她整个大脑。

    纪云禾脸上血色霎时退去。

    “长意。”她颤抖着唇角,磕磕碰碰的吐出了他的名字。

    但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被钉在墙上的鲛人,脑袋宛如死了一般,无力的耷着,在之前,这个鲛人无论受到多么大的折磨,始终是保持着自己神智的清醒,而现在,他已经完失去了意识。

    纪云禾的声音虽没有唤醒长意,却唤得长意面前的林昊青回了头。

    他似乎并不奇怪纪云禾会来这里。

    林昊青甩了甩手上的刀,粘稠的鲜血被甩出来几滴,有的落到纪云禾脚下,有的则甩到了她的衣摆上,霎时间,血液便被布料的缝隙吸了进去,在她衣摆上迅速染出一朵血色的花。

    “你来了也没用。”林昊青冷漠的将刀收入鞘中,“鲛人的尾巴是我割开的,大家都知道了。”

    林昊青冷漠的说着。

    他不关心纪云禾是怎

    么来的,也不在乎自己对鲛人做了什么,他只在乎,顺德公主的第二个愿望,是他达成的。

    “第一局,算你赢了。”这句不久前林昊青在厉风堂前说的话,忽然闪进纪云禾脑中。

    原来,“算你赢了”的“算”,是这个意思。

    原来,他特意说这一句话,是对顺德公主第二个愿望的势在必得。

    林沧澜软禁她,林昊青给鲛人开尾……原来,他们父子二人,搭档了一出这般好的戏。

    一时间,这些思绪尽数涌入纪云禾脑海之中,方才瞬间离开周身的温热血液像是霎时都涌回来了一样,所有的热血都灌入了她的大脑之中!

    在纪云禾浑身僵冷之际,林昊青倏尔一勾唇角,凉凉一笑。

    他看好戏一般看着纪云禾:“鲛人开尾,需心甘情愿,再辅以药物。你用情意让鲛人说话,我也可以用他对你的情意,让他割开双腿。”

    林昊青此言在纪云禾耳中炸响,她看着墙上鲛人,但见他的分开的尾巴渐渐变得更加像人腿,他漂亮的鱼鳞尽数枯萎落地,宛如一地死屑,那莲花鱼尾不再,渐渐变短,化分五指。

    纪云禾手掌垂于身侧,五指却慢慢握紧成拳。

    林昊青盯着纪云禾,宛如从前时光,他还是那个温柔的大哥哥,他唤了声她的名字,“云禾。”他一笑,眼神中的阴鸷,竟与那大殿之上的老狐狸,如出一辙……

    “你真是给我提了一个好主意。”

    但闻此言,纪云禾牙关紧咬,额上青筋微微隆起,眼中血丝怒现,再也无法压抑这所有的情绪,纪云禾一脚踢开牢笼的大门,两步便迈了进去。

    林昊青转头,只见得纪云禾眼中的神色是他从未见过的冰冷。

    还未来得及多说一个字,纪云禾一拳揍在林昊青脸上。

    皮肉相接的声音是如此沉重,林昊青毫无防备,径直被纪云禾一拳击倒在地,他张嘴一吐,混着口水与血,竟吐出了两颗牙来。

    林昊青还未来得及站起身,纪云禾如猛兽捕食一般,冲上前来,抓住林昊青的衣领,不由分说,两拳,三拳,数不清的拳头不停的落在林昊青脸上。

    剧痛与眩晕让林昊青有片刻的失神,而纪云禾根本不管不顾,仿佛要将他活活打死一样,疯狂的拳头落在他脸上。

    终于,林昊青拼尽力一抬手,堪堪将纪云禾被血糊过的拳头挡住。

    鲜血滴答,已经分不清是他的血,还是纪云禾自己拳头上的血。

    “纪云禾。”林昊青一只眼已经被打得充了血,这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真正的妖怪,“你疯了。”

    从他的世界看出去,整个牢笼一片血色,而坐在他身上,抓住他衣领的纪云禾,在这片血色当中却出离的清晰。

    她目光中情绪太多,有痛恨,有愤怒还有那么多的悲伤

    。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纪云禾声音万分嘶哑,若不是在这极度安静的地牢之中,林昊青几乎不可能听见她的声音。

    林昊青躺在地上,充血的眼睛直视纪云禾,毫无半分躲避,他像一个不知肉体疼痛的木头人,血肉模糊的脸上,还带着几分笑意,而眼神却是毫无神光,宛如没有灵魂一般麻木,他反问纪云禾,声音,也是被沙磨过的喑哑。

    “大家想要的少谷主,不就是这样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