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一十二章 伙伴的信念

作品:《女剑仙

人气小说: 木叶之隐藏BOSS 重生八零锦绣军婚 科技霸权 幽冥黑蛇 司职 最强医圣 我的女友真是大明星 惹火萌妻:总裁老公,别太坏!

    菲碧没有对宁清秋要拿她做实验有任何的反抗,她的目光极度痴迷而深沉的落在了月神之泪上,她几乎是可以感受到月神那温柔博大的气息,她几乎是整个人都是要陷落这漫天的月色中,她无声的落泪,泪流成河却无一丝声响,仿佛一场盛大的祭奠。

    曲终人散。

    月神,包括月神的选民,终究是成为了安瑞尔历史上一个浓重的缩影,但是也到了这里便是结束了,斩了一笔浓墨画下,浓转淡时淡转薄,终究是无力为继。

    菲碧闭上了眼,她已经是没有任何的遗憾了。

    海因公主重重的落向地面,战斗大祭司眼疾手快的抱住了她,眼神却是看向了拿着月神之泪的西蒙,眼神有点焦急:“海因怎么样了?“

    西蒙摊开掌心,月神之泪散发微弱的光芒,在海底简直是波光流转,他说:“只是灵魂受到的振动比较大,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害,昏睡过去也是因为身体的疲倦,灵魂休养一下就是好了,等到她醒过来就没什么大碍了。“

    “需要多久?“

    “三到五天。“西蒙淡淡的说道,”理论上来说是这样,需要后续小心观察看顾,不过这也是我第一次用这个玩意儿做这个,更详细的,还不清楚。“

    说着目光就是凝聚在了月神之泪上一样,宁清秋也凑过去看了一眼,里面有一道小小的半个指甲盖儿的虚影,修士的眼力好,看东西稍微用点心简直是和显微镜差不多,她看清楚这是个极度漂亮的少女的灵魂,便是问道:“这就是菲碧了?她……会怎么样?“

    西蒙感觉到了她的气息,清冽的像是冷泉水,他微微侧身避过,眼睛也没有看她:“她已经是完的失去了意识,就是剩下的一点残魂罢了,月神之泪在消耗她的魂体补充自身的能量,等不到海因公主醒过来,这一抹灵魂就是要烟消云散。“

    他说得平淡,半点不关心菲碧的死活。

    这不过就是正常的命运罢了。

    菲碧自己也该有所觉悟,不然的话,若是可怜她,那么难道放任海因公主从此就是不见人世,彻底的被外来者取而代之?

    宁清秋没有再继续追问,但是她的眉头蹙得死紧:“这么说来,分离灵魂,本魂可以苏醒,但是外来异魂就是要被吸入月神之泪作为养料?那……“

    明远和凯撒就是不能用这个方法了,这不就是让人头疼么,本来以为可以解决掉了,结果事到临头,又是这么个变故,让人简直是焦躁。

    奥登却是出声道:“明远阁下的实力不弱于圣阶,那么就算是月神之泪也无法这么轻易的摧毁他的灵魂。“

    众所周知,菲碧是个废材,什么都是不可以修炼,比起普通的凡人的灵魂说不定都是还要脆弱一点,两者如同皓月和萤火,不可同日而语,情形自然也是不一样的。

    宁清秋还是有点游移不定,虽然不相信明远会陨落在九重塔有关的世界内,但是牵扯灵魂的事儿必须小心翼翼,而且她忧虑的是明远的肉身到底是哪儿去了……反正心里面还是没底,又特别的纠结。

    “让他试,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沙哑低沉却又透着冷冽清寒的声音想起。

    七夜说话了,他站在宁清秋的身后,目光深远而又平淡。

    他对他们貌似是不认识的,但是其实发自内心的熟悉,看不得她纠结的神情和蹙起的眉,而且事情的来龙去脉差不多也知道了,明远……据说是他们的伙伴,被困在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体里面,这肯定是要分离出来的,否则的话,他们怎么离开?

    七夜倒不是讨厌安瑞尔世界,他苏醒过来之后除了眼前的这些人都是没有接触过其他的人,甚至是这个世界的观念都是没有彻底的在他脑海里面形成概念,但是宁清秋想要离开他是知道的,她和贝莎的交谈虽然隐秘,但是七夜知道得清清楚楚。

    听力太好,有的时候,还真的是无解的外挂。

    只要是他想要知道,就什么都是阻碍不了他。

    宁清秋突然就是笑了,捏了捏他的手,像是汲取到了无穷的力量,七夜都是这么说了,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明远的目光一直是温和信任的,他什么都是没有说,但是宁清秋也知道,他骨子里面是骄傲的,无缘无故的到了这个世界反而是被投射到了别人的灵魂去鸠占鹊巢,这事儿还真的干不出来,被迫的就是算了,忍一时之辱罢了,但是一旦有机会,那么明远反而是不愿意担任什么骂名,只想着赶快的恢复自己。

    宁清秋对着西蒙说道:“拜托你了。“

    西蒙没有说话,神贯注的激活月神之泪,一而再再而三,熟能生巧,至少有过一次经验之后,他的操作技术立刻得到了飞跃式的提升,毕竟是个天才么。

    明远的灵魂几乎是半透明的,就是这么直接的从凯撒的身体里面晃悠了出来,飘向月神之泪,而西蒙就是立刻切断了和月神之泪的精神联系,那庞大的吸引力立刻就是消失,而明远本来是略微有点吃力的抵抗那股牵引力,整个灵魂都是有点飘飘荡荡的……倒是有力的证实奥登的话,实力越强的越是不容易被月神之泪当做是养分。

    凯撒的身躯重重的一摇晃,巴维尔立刻握住他的手肘,撑着他的肩膀,满脸忧心,想着自家陛下莫非也是要躺上三到五天?这事情要是不好好的处理,阿兰特就是危在旦夕。

    凯撒是个有野心的人,但是并非说阿兰特就是高枕无忧没有人觊觎了,若是凯撒倒下,那么想要浑水摸鱼的人还不知道有多少,别看他们现在倒像是铁板一块,到时候一旦是有了机会,谁也不敢保证有没有人耍阴招。

    结果凯撒并未昏迷,他只是觉得头脑昏沉,浑浑噩噩的,有那么点大病初愈的感觉,勉强站直了身体,朝着巴维尔晃了一下手:“我没事儿,缓一缓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