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 不怕掉脑袋么?

作品:《女剑仙

人气小说: 重生八零锦绣军婚 司职 科技霸权 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 幽冥黑蛇 嫡女冥妃:魔尊,江山来聘 我的女友真是大明星 透视小邪医

    宁清秋对于盛京其实是没什么期待的,修士的伟力凡人是难以想象的,就算是武者也不过是比起凡人修筑的城市更加的繁荣,城墙更加的牢固,守卫更加的强大,除此之外,也没有太过特殊的地方,悬空山那样的可以在虚空中任意穿行的地方都是住过,而且未来还是她的家,昆仑瑶池、大唐皇宫,宁清秋可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那种人。

    所以兴致缺缺。

    顾见深自然是看出来了,他虽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但是其实心里面重重的沉下去,她果然是来历非凡,盛京大概是当今之世最为繁荣的地方,无数的文人才子留下了花团锦簇的文章和诗歌来称颂赞美它,但是宁清秋根本对于这样的城市毫无动摇,那么事情结束之后,她会头也不回的离开,他留不住她,没什么可以真正的牵绊她的脚步。

    她的师门,大概是真的很了不起,而且还是那种真正的隐世的门派,天下兴亡都是和他们无关,超然物外四个字真的可以做到极致。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决定帮他,而且也不知道明远的到来会改变什么,能够做的只有等待,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按照自己既定的宿命走下去。

    因为他挣扎不了这个囚牢,太多的东西牵绊他桎梏他。

    顾见深对于盛京有什么东西自然是如数家珍,明远是皇宫大供奉不假,但是这位深居简出,神龙见首不见尾,一天到晚都是在闭关,作为师兄可以看得出对于宁清秋他几乎是言听计从百般迁就,但是要轮到介绍风土人情就是十分的抓瞎了,早知道就是该提前了解一番的,以前觉得不论是到了什么世界他们都是过客,所以对于打探这些情报都是兴趣缺缺,上个世界主要是因为现代世界的科学理论走的是另外一个路子,所以明远对于未知的知识自然是很感兴趣,但是这个世界虽然也是十分的精彩,但是同为超凡力量的体系,武者和修士的差别太遥远了,高屋建瓴之下,也没有找到多少的可以触类旁通的消息,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到时候和收到的回报是不成正比的。

    大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明远显得格外的淡漠,所以当他说明了宁清秋的身份并且和谈家兄妹分道扬镳的时候才是让人接受无能。

    师父虽然是冷淡,但是怎么也是传授武功和做人道理的长辈,在他们兄妹的眼里和父亲的地位差不多的,这样的亲近的人一直是以为他是冷淡的,但是现在才是发现不过是因为他们在他的心里面的地位不够重而已,简直是让人情何以堪,本来师父向来是独来独往格外的寂寞,一直是以为没有什么亲人朋友的牵绊,没想到竟然是有师门的,而且有个感情格外深厚的师妹……可惜,对方貌似是和他们不是一路人。

    宁清秋摆明了和顾见深乃是一伙儿的,看明远的模样,已经是除了师妹眼里面看不到旁人,不然也不会犹豫都是没有就是和他们告辞拜别,谈锋当时欲言又止好久,都是找不到足够充分的理由把人留下来。

    这件事只能是禀报父亲之后再做打算,他们到底是做不出来翻脸无情的事儿,因为明远不单单是和他们有着深情厚谊,对镇国公的救命之恩,对他们兄妹的教导之恩,时时刻刻的都是在他们的心里记着呢。

    不到万不得已,不愿意现在就是翻脸。

    宁清秋当时还是对他说道“这两个学生你还是找得不错,至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就算是他们家有野心,明知道你选择站在我这边那就是成为了对立方,但是还是没有彻底的就是把你当敌人。”

    明远点点头“谈家人不错,知恩图报,而且是一家子聪明人,不然我也不会一留下就是二十年和他们家都是交情不错,是可以合作的人。现在他们虽然是没有和我翻脸,但是我们既然是做了决定要把顾见深推上那个位置,就是势必和他们无法站在同一条船上,总有一天要翻脸的……“

    语气略微的唏嘘怅然,但是要说是为了他们就是放弃离开这个世界,那就是痴人说梦,而且顾见深如果是天命之子的话那就是说明这个世界的眷顾者就是他,怎么看谈家都是不可能赢过他的,所以下场一定很惨,自己这么插手,说不定最后还可以保住那一家子的小命。

    所以明远离开的时候半点犹豫都是没有。

    有的时候,人要顾大局,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只是不期望他们现在就是可以明白,日后总是会明白的,就算是真的无法明白一直是怪他,那么都是无关紧要了,该做的做了就是问心无愧。

    盛京繁荣,即便是大周殷氏皇族被人几乎是诛灭满门,大周彻底的垮台,盛京也只是在闵氏叛军刚刚入城的时候遭受了战火的毁坏,程度不算是太严重,而且当时城内有人里应外合,所以叛军入城的时候并未遭遇太大的反抗,而且皇族倒下之后,其他的人就是一盘散沙,不足为惧,那么当做是彰显仁义的新朝气象将城内的百姓和环境设施好好地保护起来那就是闵氏军应该做的明智决定。

    所以盛京城还是一如当初,收拾残局要不了很久。

    “别说,叛军还是有聪明人的,至少他们领头的不蠢,这城池打下来属于他们的财产,当初要是不收着点,进城就是搞什么杀光、砸光、抢光的,现在头疼的也是该他们了,现在倒是好,基本上是完整的拿下这座城池。“

    宁清秋颇为感叹,看来虽然顾见深的希望最大,但是其他的对手们也不是什么弱智光环笼罩的对象啊,这样也好,更有趣一点,赢过一群猪有什么意思?当然赢过一群有能力的人更爽了。

    旁边有人听到了,简直是骇然的看着她,如今城内都是闵氏天下,竟然是有人大言不惭的说什么叛军?不怕掉脑袋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