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二章 拿下广宁城

作品:《重生明末之中州崛起

人气小说: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重生王爷:溺宠贪财小王妃 明末汉魂 牧唐 娇女攻略 风起罗马 抗战之重生周卫国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宴会厅内,灯火通明,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这一天宴会就没停,直到入夜,依旧一边喝酒一边叙谈,更多是在等待某种消息。

    虽说李亭放话3天内拿下大凌河城,那是指的大军开拔过去,需要一天时间才能到。

    可是李亭只派了步兵,手执鸟铳跑步而行,不用说一天,一个时辰跑20里,到夜里2更天应该就能到达广宁城下。

    一开战,很快就会有夜不收骑快马报回战报,按说到3更天时分,就该有真正的广宁城的战报。

    人声鼎沸,划拳猜酒,大厅之内,气氛一浪高过一浪。

    祖大寿显然喝的有些多,脸红起来,话也多起来,激昂慷慨的讲起当年他守大凌河城之战。主桌之上,吴三凤等几个当年参加血战的将领不时应和着,似乎当年的血战是一种资历一般,参与过的将领人人脸上都带着光彩,一边高声说着,一边举起酒杯,不时找寻旁边的将领再多炫耀一番。

    曹变蛟冷眼看着吴三凤等几个将领,他们都是当年在大凌河城投降清军之人。

    现在就连洪承畴祖大寿都捧着他们几个,吴三凤简直成了苏武一般,历经磨难,总成正果。李亭攻打辽阳,本和洪承畴就没什么关系。

    吴三凤等人,现在回归锦州,是洪承畴名义上的下属。这等光复辽阳之奇功,要是没有他们几个点缀,跟洪承畴祖大寿等又有什么关系?

    洪承畴需要他们的战功,更需要有他们装点自己的门面。

    要不然,跟清军之战,就完是李亭铁拳军唱独角戏,这叫洪承畴情何以堪?

    一时之间,他们炙手可热起来,竟成了英雄一般。

    “无耻之徒!还有脸回来?”曹变蛟心中暗骂。要是他,就是战死,也绝不会投降清军。

    “哎,李亭,李总裁,李侯爷,你来这里一趟,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啊。”曹变蛟想着,再次偷眼看向李亭的方向。

    他本来对李亭是尊崇有加,可是没想到,刚才他本好意的劝诫竟然跟李亭有了一场冲突。

    他甚至有些痛心,李亭年纪轻轻就和他一样官至总兵,可是连番的胜仗,尤其是这几场惊天动地的大胜仗,更是助长他骄傲的资本。

    “骄兵必败,难道你真的不知吗?”曹变蛟想着,有些担心地再次向李亭方向看去。

    就在这时,吴三凤一脸关切地问起李亭道:“李侯爷,我看外面炮兵都准备好了,可是等下就出发吗?”

    李亭稍一犹豫,微微一笑道:“这个等战报吧,如果需要,就把他们拉上去,如果不需要,那就让他们在这里等着吧。”

    “你是说光用步兵带着鸟铳,就能拿下广宁城?”吴三凤诧异中楞了一下。

    “有可能。”李亭淡淡的说着,话并没有说死,但是话里话外,充满了他对自己之兵的自信。

    洪承畴与曹变蛟,相顾骇然,这是骄傲到何种程度,才敢放此狂言!

    洪承畴苦笑中摇摇头,曹变蛟心中暗道:看来是不吃点亏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李侯爷,果真不需要用炮兵吗?”祖大寿一脸焦急的问道。

    他多年用兵,什么他不懂?攻城战若没有大炮,靠什么来攻城?

    “等会看吧,有需要的话,我会让炮兵去的,反正都是马拉着,走的也快,祖老将军不必担心。”

    李亭淡淡的说着。

    李亭的态度还是如一阵阴云般横亘在祖大寿等将领的心头,他不急于用炮兵。

    这本不是什么大事,只要广宁城那边一旦激战起来,想必还是会立马派过去,只是要白白牺牲无数弟兄罢了。

    虽说是李亭的铁拳军打仗,但是他们还是心里多了份莫名的担忧。

    时间刚到二更,宴会厅门口,一个夜不收急急跑进来,径直来到主桌这里。

    他还没开口,所有人骤然意识到:“李亭的炮兵该出发了。不对啊,怎么这么快就交战了,他们现在顶多刚到广宁城吧?”

    大厅之内,骤然静寂下来,所有人的眼睛一起看向主桌旁,这个刚刚跑来的年轻夜不收。

    这夜不收是祖大寿派出去的,此刻站立祖大寿面前,眼睛闪亮,昂首挺胸,声音洪亮的报告道:“祖总兵,广宁城我们已经拿下了。”

    他的声音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可这一声已经拿下广宁城的报告,却是所有人都傻了一般。

    怎么可能?现在他们顶多也是刚到广宁城啊。

    “你说什么?他们如何怎么快就打下广宁?”祖大寿腾地站起身,睁大眼睛,直直的盯着年轻的夜不收,眼睛闪出寒光道。

    “祖总兵,他们根本没有打。傍晚时分,他们距离广宁还有40里的时候,清军的哨探卡伦,大概是发现铁拳军的旗帜,纷纷骑快马跑回去报告。然后广宁城就大乱起来,火光冲天,很快所有清兵就逃离广宁城了。”

    “什么?”

    宴会厅内,所有人都楞在那里,清军硬生生是被吓跑的。

    “那你回来的时候,他们可进驻广宁城了吗?”祖大寿有些激动,声音有些颤抖的问着,显然他已经相信清军逃跑的消息。

    “只有300人进去救火了。剩下的人他们……”

    “他们怎么样?”

    “他们连夜进兵黑山了。他们说明天午时应该能占领黑山。”

    此话一出,大厅之内雅雀无声,所有人面面相觑,心中同时想起一个词来:惊弓之鸟!

    “什么?不到一日就占领广宁……清军根本未战,看到铁拳军旗帜在40里外,城内就大乱,然后……然后仓皇逃走。这是什么兵?这分明是神仙吗!”

    曹变蛟已然懵掉了,嘴唇颤抖着,脸上黯淡无光。

    这时祖大寿眼光闪亮扫视一周,中气十足地朗声说道:

    “洪总督!各位弟兄!清军已经从广宁城撤走,我们的人已经占领广宁!此战我们已经大获胜!不到一日,我们就拿下重镇广宁啊。明日,我们就要得到黑山了。哈哈哈哈……”

    说完话,祖大寿拈着胡须哈哈大笑起来。

    祖大寿声音很大,周边之人都听的清清楚楚,所有人等停了下来,目瞪口呆地看向祖大寿李亭这边。

    “老朽祖大寿,多谢侯爷!多谢侯爷襄助之功,此恩此情,祖大寿永远铭记在心。”

    笑罢,祖大寿转过身,来到李亭面前,一躬到底,恭谨而谦卑,如同见到救命恩人一般。

    吴三桂目瞪口呆,甚至不敢相信这是他舅舅对李亭的态度。

    祖大寿何许人也?那可是关宁军之首,莫说李亭被封为侯爷,祖大寿就连皇帝有时候也不放在眼里啊。以前就连皇太极跟祖大寿也是客气的不得了。

    今天,在李亭面前,一个还未上任的年轻总兵面前,他竟如一个小兵一般客气,唯恐礼数有半点不周。

    祖大寿恭谨的将腰弯的更深,眼睛余光却看向一周的将领还有洪承畴曹变蛟等人。洪承畴一脸诧异,曹变蛟更是愕然的站立起身,正眯着眼睛,低声的询问着刚才报信的夜不收等人。

    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不可置信,但随之,大堂之内喧闹之声大作,所有的将领,一起围拢过来,抱拳施礼,一脸急迫道:“祖总兵,末将也要去攻城。”

    “祖总兵,末将要去攻打泰宁卫(后世之朝阳,当时的另一军事重镇)。”

    ……

    一时之间,几乎所有的将领都跑过来求战,急于立功的心情溢于言表。

    看着围拢过来求战的将领,祖大寿对于李亭,却是更加敬畏,唯恐稍有得罪。

    帮着拿下广宁城,这是何等的功劳!

    祖大寿从军四五十年,跟清军交战的历史就有二十多年。这二十多年里,一直是清军攻城,明军撤退。明军偶尔的胜利,也是靠着守城靠着大炮得来的。

    可是今天,李亭队伍在前,他的队伍在后,竟是带着他的人马,去抢下广宁城。

    更可怕的是,这仗压根就没打,清军见到铁拳军的红旗飘来,吓的纷纷弃城而逃。

    李亭铁拳军力量大到何种程度?他已经很难说的清,反正在他眼里一直所向披靡的清军,现在在铁拳军面前已经成了地地道道的惊弓之鸟。

    这让祖大寿等人如何不惊惧交加?

    祖大寿并没有对请战的将领说什么,相反再次躬身施礼道,

    “李侯爷兵力之强,吾等边军从未见闻。就是当年李成梁将军也远远不如。难怪清兵见到铁拳军旗帜就吓的仓皇而逃。没有铁拳军出兵,就没有这广宁城的战功。老朽多谢李侯爷襄助之功。”

    “祖老将军,您客气了。”李亭淡淡的说着,似乎对此胜利不以为意,笑着将祖大寿搀扶着坐好。

    李亭凑到祖大寿耳边轻声道:“你在这里,争取成为下一个李成梁,将自己的势力打造强大,才是你永远的资本。”

    “是!”祖大寿笑着点头称是,乐的眼角眉梢乐开了花。

    祖大寿亲眼目睹过李成梁的强大,那就是当地一霸。他激动的浑身颤抖,李亭这个承诺实在大的超乎他想象,更主要李亭有这个实力,能够切实帮助自己,更有实力覆灭自己。

    他有李亭拉拢的条件,但是他没有跟李亭对抗的资本。

    为今之计,更着李亭走才是他既安,又得利的唯一选择,由不得他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