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皇宫之内

作品:《嫡谋

人气小说: 陈家妖孽 风起涟漪 某巫师的神话时代 步步惊婚:前妻,离婚无效 最强六道 神魔之上 九阳帝尊 极道典

    水月还是摇头。..cop>    她不讨厌唐云卿,不仅仅是因为唐云卿对她不错,每一次呆在唐云卿身边的时候,她总是会因为自己揣测不到她的心事惴惴不安,甚至于惶恐和焦急,可是她从来不觉得唐云卿会因为自己不顺她的意,就将自己随意打死发买。

    这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水月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表达这种感觉。

    翠舞也是摇了摇头,“奴婢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想的,反正奴婢不讨厌小姐你。”

    唐云卿笑了笑,所谓的不讨厌是建立在没有利益冲突的情况下,一旦有了利益冲突,再好关系的两个人也能够反目成仇。

    “可是我觉得我很令人讨厌啊,不然的话,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想要害我呢?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得罪了他们,所以就只能把这归咎于我是个让人讨厌的人了。”

    进了皇宫,所有人便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几十个名门千金汇集在一起,各种颜色的衣衫在风中飘荡,远远望去就如同一片瑰丽的彩霞,香粉的味道随着空气蔓延开来,周围几里远的人都能够闻到这股清香的风味。

    唐云卿和柳氏走在一起,至于平南侯府的其他小姐,则都汇集在了唐云暖的身边。..cop>    望着面前巍峨大气的皇宫,唐云卿眯起了眼睛,心中竟然是百感交集。

    论身份来说,唐远治虽然继承了平南侯府,可是唐远齐也是老平南侯的嫡长子,两个人的身份相差不大,是以唐云卿和唐云暖地位也是一样的。

    只不过唐云卿一贯内向封闭,以往的这些宴会,都是唐云暖代表平南侯府出席的。

    “云卿。”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唐云卿不需要特意去看,就知道来的人是谁了。

    沈雾兮提着裙子走了过来,对着柳氏礼貌地叫了一声,“伯母,你好。”

    柳氏微笑着点了点头,对于沈雾兮这个少女,她是真心喜欢的,不仅仅因为她和唐云卿的关系,更是因为她在沈雾兮的身上看到了从前自己的影子。

    对于沈雾兮的出现,唐云卿并不惊讶,这是皇后发起的宫宴,沈雾兮作为沈御史的嫡长女,出现在这里是理所应当的事。

    唯一让她觉得诧异的,是跟在沈雾兮身后的那个粉色身影。

    “这位是……”柳氏自然也发现了跟着沈雾兮身后,与沈雾兮有三分相像的少女,惊异的问道。..cop>    “忘了介绍一下,伯母,这位是我的妹妹沈雾雨,您叫她云朵就可以了。”

    “哦,原来是沈小姐的妹妹。”柳氏惊疑不定地点了点头,心中却忍不住疑惑。

    面前的这个少女的确和沈雾兮有几分相像,可是他并没有听说沈御史家里除了沈雾兮还有其他的小姐啊。

    柳氏会不知道沈雾雨,其实情有可原。

    沈雾雨虽然也是沈家的小姐,但是她并非嫡出,而是沈御史和一个歌妓一样荒唐生出的女儿,尤其是这个女儿并不受沈御史的宠爱,因此很少被人提起。

    如果不是沈雾兮对这个妹妹关怀备至,无论哪个宴会都会带上她,恐怕没有谁会想起当年那个,闹得轰轰烈烈的沈御史私生女的事。

    而沈雾雨这个名字,恐怕也早就已经被人遗忘在记忆底。

    “伯母,现在距离宴会还有一段时间呢,我先带云卿到别的地方逛逛吧。”

    为了表达对皇族应有的尊重,所有的名门贵女都是在天刚亮,宫门还没开的时候就已经来了,现在这个时候宴会还没有开始,皇后甚至还没有出面,所有人都可以自由活动。

    柳氏点了点头,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行,你们先去玩吧,不过记住不要走得太远,这皇宫错综复杂,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迷路。”

    柳氏虽然很少来皇宫,可是对于一些最基本的知识还是知道的,因此仔细的叮嘱了几句。

    两个人点头应下,沈雾兮拉着唐云卿的手,走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

    巨大的芭蕉树犹如一根石柱屹立着,芭蕉叶层层叠叠地舒展开来,隔绝了有些刺眼的阳光。

    沈雾兮靠在芭蕉树上,回头看了一眼那些聚集在一起的名门贵女,头疼的揉了揉眉心,“皇后娘娘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又办起了宫宴,我最讨厌这种场合了。”

    唐云卿微微一笑,靠在了她的旁边,语气有些漫不经心,“既然不喜欢,又何必要来呢?”

    沈雾兮冷笑道,“我倒是想不来,可是我敢不来吗?一点不尊皇室的帽子扣下来,你九族都不够抄的。”

    有时候想要定下一个人的罪名很简单,尤其是在对方有钱有势还有地位的情况下,沈御史在朝中树敌很多,朝堂上基本有一大半的人都对他恨得牙痒痒,就等着找机会给沈御史下绊子。

    在这种情况下,沈雾兮可不想给沈家招来任何的麻烦。

    “你如果实在不想来,又不希望别人做到你的麻烦,称病不来不就行了?”

    “生病不来这这个名头我已经用了好几次了,用多了就不管用了,皇后娘娘只会觉得我是故意落她的面子,虽说她是一国之母,心胸宽大,可心里面总会落下些疙瘩。”

    更为严重的一点是,皇后虽然是一国之母,但是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她也算得上是权力中心的人物。

    尤其是她的膝下还有七皇子 。

    皇朝夺嫡这种事情在历朝历代都会见到,皇后为了七皇子,网罗了朝中一大批势力,沈御史是她要拉拢的人之一。

    在朝堂上这种风向下,沈御史坚定地站在皇帝那边,对所有皇子党避而不见,尽管让人无奈,但从某一点来说也是让人安心的,因为沈御史从来不会帮助任何一个皇子。

    唐云卿叹息了一声,“既然避不过,那就不要避了,反正这宫宴有吃有喝的,再不济,不是还有我陪着你吗?”

    “是啊,有你陪着我呢,也幸亏有你陪着我。”

    沈雾兮的顾虑,唐云卿懂得,如果她多次拒绝皇后的邀请的话,很有可能会给皇后造成一种假象,那便是沈御史对她和七皇子有意见,这会在他的心里面埋下一个心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