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七章 说不定是最后一次

作品:《嫡谋

人气小说: 九阳帝尊 都市逍遥仙帝 万界淘宝店 步步惊婚:前妻,离婚无效 神眼鉴定师 神魔 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主角 毒宠小谋妃

    她想,从相识到现在,她从没看到百里岚的眼中出现过这么多的情绪,这是第一次,说不定也是最后一次了。..cop>    ……

    “滴答,滴答……”

    唐云卿觉得头有些痛,但是这股疼痛却让他混沌的大脑逐渐的清晰起来,这是一间极为宽敞的屋子,似是女子的闺阁,床的对面摆放着梳妆台,上面俱是女子的首饰。

    她揉了揉额头,慢慢自床上走下来,却突然瞧见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一样东西。

    她慢慢的走过去。

    那是一张铺开的圣旨。

    当看完那上面写得密密麻麻的字时,她的脸色突然一变。

    “看完了?感想如何?”

    她骤然抬头,冷冷的盯着推门而入的那人,“你伪造圣旨?”

    这上面写的竟然是一张赐婚的圣旨,而且是给自己和百里湮赐婚。

    这简直一件不可能!

    “唐小姐觉得,本王有那么大的胆子伪造圣旨吗?”

    百里湮双手撑在桌子上,一点一点的靠近唐云卿,看着她的眼神逐渐变换,直到在她的瞳孔中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这难道不是唐小姐在父皇面前苦苦哀求,甘愿放弃公主的封号,也要嫁给本王,最后才换来了这一张圣旨的吗?”

    放屁!唐云卿冷笑一声,正要开口反驳,当看到对方那平静的眼神时,心中却蓦然升起了一种古怪的感觉。..cop>    不对劲。

    皇帝突然间下了赐婚的圣旨,而面前的这个男子口口声声说是自己哀求来的,如此诡异的事情……

    百里湮静静地看着脸色不断变换的唐云卿,轻启唇瓣,一字一句。

    “十日前,承徽公主受了惊吓,昏迷了整整三天,这三天里,镇南侯世子萧清上门提亲,就在即将交换庚帖的时候,那位风流多情的萧世子却勾搭上了平南侯府的三小姐,被唐大人和镇南侯捉奸在床,唐大人一气之下悔了这桩婚事。”

    “七日前,承徽公主醒了过来,得知了这件事情之后十分伤心,父皇在宴会上让承徽公主挑选佳婿,可是承徽公主却认定了本王,求父皇为她和本王赐婚。”

    唐云卿的脸色,因为百里湮的话而渐渐地变得难看。

    “父皇原来是不想答应的,可是架不住承徽公主的苦苦哀求,回去后甚至还上吊了,爱女的贵妃娘娘只好跪在上清宫门前哀求,父皇这才松口答应了这桩婚事。..co

    “至于成婚的日子,本王想你一定会十分满意的,就在下个月的十七号,是个难得的黄道吉日,你觉得呢?”

    百里湮的口气淡淡的,这十日以来所发生的事情,在他短短的几段话中便概括清楚。

    但是唐云卿的心却冷了下来,百里湮慢慢的俯下身,嘴唇几乎贴到了唐云卿的耳垂上,一字一句地说道。

    “呵呵,承徽公主啊,苦苦哀求父皇为你我赐婚的,求之不成上吊自杀的,逼迫贵妃娘娘为你求情的,甚至于暗地里向我送情诗的,一直以来……都是你啊!”

    他唇角带笑,声音温柔。

    “……不可能!”

    唐云卿想也不想的反驳,当看到面前的男子那毫不意外的神情时,终于明白了什么,“是你搞的鬼!”

    百里湮面容淡淡的,“这些你就不用管了,你只需要等到下个月的时候嫁进仁亲王府。

    他声音一顿,随后弯下腰,静静地凝视着她秀丽的面庞,“在我身边,你不会受苦。”

    “否则的话,所有人都会知道,原来平南侯府嫡出的小姐,竟然会是当朝贵妃与唐大人的私生女。”

    鹅毛大雪当中,一身白衣的四皇子撑着伞,已经在平南侯府的门口站了很久。

    大雪压弯了枯枝,松鼠躲在洞中冬眠,纷飞的鹅毛大雪,使匆忙经过的人若是不靠近看,根本看不出伞下之人的面容。

    直到下午的时候,他想要见的人才从平南侯府中走出来,那人好像没有看到他似的,直接走上了马车。

    百里岚收起伞,欲要追上去的时候,却突然瞧见轿帘被掀开,那人在轿子中投来一瞥,他的脚步就此停住。

    七皇子不知何时撑伞来到了他的身边,叹息了一声说道,“回去吧。”

    百里岚脸色凝重,低声说道,你有没有觉得有点不对劲?”

    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离奇,别说是百里岚了,就连他心中也是不敢相信,没有想到竟然是唐云卿主动向皇帝请求赐婚,枉费自己之前为了阻止百里湮费了那么多心思。

    他看了百里岚一眼,有些同情地说道,“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你是被人耍了,还是被一个姑娘耍了,说不定人家本来就打着在皇子当中挑选,瞧见你没有登上皇位的可能,于是便转而投入了别人的怀抱。”

    百里岚没有说话,转身离开,握着伞柄的手逐渐收紧。

    的确是不对劲,可是不对劲的不是最近发生的事情,而是刚才从平南侯府中走出的那个女子。

    明明是唐云卿的脸,明明容貌身形一举一动都是一模一样,但是却总给人奇怪的感觉,究竟奇怪在哪里呢?

    他想着,对了!是眼睛,两个人的相貌可以一模一样,神态动作也可以通过后天的模仿,但是一个人的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他记得唐云卿的眼睛是黑色的,深不见底,像是月光下一滩幽深的泉水,可从平南侯府出来的那个女子,目光有神,眼底却太浅!

    皇宫,冰雪仍未消融。

    “贵妃娘娘,公主殿下来了。”

    听着外面宫女的禀告,云卿安的眼中划过了一抹喜色。

    自从唐云卿醒过来,除了开始曾经来自己这里求过情,让自己说动皇帝赐婚,就再也没来见过自己,她的确是害怕,害怕自己的女儿直到现在仍然怨恨着自己,事实上唐云卿对她一直不冷不淡,恭敬有加,可眼中却没有一丝依赖和亲情。

    “参见贵妃娘娘。”

    “唐云卿”走进来,恭敬的对着云卿安行礼,让人挑不出一点错处,但是她的身体还未完地弯下去,便已经被云卿安给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