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卫腊翔的感恩戴德

作品:《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人气小说: 万界淘宝店 九阳帝尊 舟神,你家中单又又又又超神了! 逗趣萌宝:神仙姐姐抱回家 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超神制卡师 绝世武魂 别惹那条龙

    第517章 卫腊翔的感恩戴德

    龙柒柒乖巧地跟着他进府。

    放下了抵触,发现他这个人真的不错,长得又好看。

    练血追进来,“有我份儿吗?”

    “一边去。”南宫越头也不回地道。

    “给我吃点怎么了?一人分点儿吃,还能省点早饭钱,最近花销多大啊。”练血嘀咕,充分发挥着吝啬的本色。

    没人搭理她。

    那两人已经进屋把门关上了,练血忿忿地想转身走,门又打开,“等一下。”

    练血脸色一喜,“有我的?”

    “拿两双筷子来。”南宫越说完,又把门给带上了。

    练血悻悻地去拿筷子送进去,然后坐在门口发呆。

    她稀罕那些饺子吗?她只是怕国师态度反复,说一些话来伤害主子。

    哎,国师可不能一而再再而三这样的,这太伤人了,一会给糖吃,一会给屎吃,谁都受不了。

    里头,南宫越和龙柒柒正吃着饺子,南宫越一直吃,没说话,不知道说什么,因为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怕说错了话,她又躲起来了。

    而龙柒柒神情坦然,想通了之后,觉得没那么多事,她整个人都轻松了。

    她吃着,看着对面忐忑的南宫越,心底不禁叹息,这不是原先的她吗?每一次和他相处,心里先过了几百遍不确定的想法,总觉得不安。

    这种滋味可不好受。

    所以,她放下筷子看着他道:“我回了盘古墓一趟,但是,龙飞笙说我魂魄未齐,不要去知道以前的事情,我求了她三天,她都不愿意帮我,所以,我回来了。”

    南宫越也放下筷子,见她如此坦诚,心里堵着的那一块大石头也放下了,道:“那就不要去知道,其实我觉得知道不知道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愿意与我重头再来?”

    龙柒柒侧头,还没开口,南宫越就又道:“先别着急回答,等想清楚了再回我。”

    龙柒柒摇头,眸色熠熠,“现在就可以回答,我愿意的。”

    南宫越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扬起眸子狐疑地看着她,“是不是没听清楚我的问题?”

    “是问我是否愿意和重头再来。”

    南宫越点头,眸光锁紧她略有些疲惫但是却神采光芒的脸,“真的愿意?”

    “愿意啊,而且我走出了第一步,今天不是给送早饭来了吗?”龙柒柒吐舌轻笑。

    南宫越注视着她,柔声道:“这几天,吓到我了,我是想着回王府冷静冷静,是不是逼得太急了,这段日子,我是没主意的,去屋中缠着,是白子和孟婆给的建议,我倒不是说觉得多好,只是觉得可以一试。”

    龙柒柒心中触动,他堂堂摄政王,说对着她没有主意,可见她在他心中有多重的分量。

    “给我点时间。”她认真地道。

    “好!”南宫越主动退一步,“我还回国师府住,但是,不会再勉强与我一个屋。”

    龙柒柒舒心一笑,“谢谢!”

    她站起来,“我得回衙门了,也忙去吧,今晚回家再说。”

    南宫越站起来,眸光暖暖地看着她,“好,回家再说。”

    这话说起来真好听。

    两人拉开门出去,练血跳了起来,眸光不断地在龙柒柒和南宫越脸上巡梭。

    龙柒柒笑道:“练血,饺子还有,吃点吧,我走了。”

    她说完,大步而去。

    练血看自家主子嘴角上扬,心情看着不错,想必这一顿饺子吃得很香。

    她也松了一口气,快步进去,“主子等我一会儿,我吃点就走,别浪费啊。”

    进去一看,还剩一大半,连忙就夹起来大快朵颐。

    奇案门暂时不开新案子,而是处理卫腊翔的事情。

    卫大人前两日来过,但是奇案门的人个告知他国师出公差去了。

    所以,龙柒柒今天上班,便让老高去跑一趟,叫卫腊翔得空便来。

    卫腊翔下午才过来。

    自从和亡母相处了几个时辰之后,他对奇案门的人是感恩戴德。

    所以这一次来,也不是空手来,他昨日得了皇上打猎回来的赏赐,是一头野猪,自个不吃,给奇案门的人送了过来。

    奇案门高捕头以下的官差衙役不知道多开心,野猪往厨房里一送,厨师说烤一块炖一块烧一块,就都流下了口水。

    会议室。

    卫腊翔先是真诚地致谢了一番,悬在他心头的遗憾,是奇案门的人为他解决的。

    因人家母子相聚,谁都没去旁听,时辰到了,孟婆就送他母亲回去,如今,他母亲已经投胎为人了。

    道谢完毕,卫腊翔取出一份宗卷,放在了桌子上。

    “之前国师说有可能是我被人针对,所以,我特意翻查了去年七月之前的案子,最有可疑的,便是这一份。”

    宁王拿过去看了一下,皱起了眉头,“璇安大公主府的案子?是大公主的家臣杀了胭脂铺子女掌柜的案子?”

    “是的。”卫腊翔无奈地点头,“此案当初王爷也曾过问,京兆府递交上来,大理寺复核死刑,大公主曾私下找过下官,请求轻判,但是,此案罪证确凿,且情节严重,不能轻判。”

    妙音轻声道:“外头有传闻,这位家臣,是大公子的私生子。”

    “不是传闻,这是真事。”宁王道,如今是说案子,在座的也不是长舌妇,此事便是在这里说穿了也不怕。

    “竟然是真事啊?王爷,您的这位大姑奶奶,可真是够欺负人的,驸马还没死呢。”孟婆道。

    “驸马就是个受气包,哪里管得了他?”宁王说起这位皇姑奶奶,心里头也是很厌恶的。

    总是端着长辈的架子,对他们这些侄孙吆五喝六的,还总是为难五哥,当初不还是她为龙太傅撑腰才使得龙太傅水涨船高吗?

    皇爷爷姐妹这么多,就唯独这个璇安公主最难搞。

    龙柒柒倒是好奇,“按说那个家臣是她私生子的事情,是很隐秘的,怎会知道的?”

    宁王道:“她的这个家臣,年纪轻轻就当了公主府的家,当时大家都觉得可能是驸马家里沾亲带故的,谁想到她在先帝驾崩之后,竟然找了内府说这个家臣是她与驸马遗落在外的儿子,如今母子相认,要入玉牒。入皇家玉牒,哪里这么容易?五哥命人查了一番,才知道那家臣是她的私生子,便安排那人与驸马滴血认亲,算是回绝了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