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宁王碰钉子

作品:《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人气小说: 步步惊婚:前妻,离婚无效 陈家妖孽 神魔进化 某巫师的神话时代 科举出仕(士) 超级吞噬系统 生肖守护神 名为神谕的罪

    第518宁王碰钉子

    妙音点头,“嗯,王爷此举好英明,既没撕破她的脸面,又断了她的念头,那家臣不是驸马的儿子,滴血认亲这一关自然就过不了。”

    龙柒柒听得她赞赏南宫越,不自觉地唇角上扬。

    “璇安公主的家臣是什么时候行刑的?”白子问道。

    “六月底,本来是议秋后处斩的,但是,璇安公主一直去烦着王爷,王爷不胜其烦,又怕她去骚扰其他皇亲大臣,因此下令死刑判决下来之后三日后就押往菜市口执行了。”

    “六月底执刑的,七月中就开始梦见母亲出事,看来,她确实是最有可疑的。”白子道。

    “这家臣叫什么名字啊?”旺财忿忿地问道:“我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仗势欺人之辈。”

    妙音提醒,“旺财,以前也是这样的人。”

    旺财马上低头认错,“对不起,做了好人之后,有点飘了。”

    “单凭这一点,不能证明是璇安公主对下的手。”龙柒柒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她与什么人来往多?”

    卫腊翔摇头,“这就不知道了。”

    “查!”宁王一声令下。

    趁着没开新案子,就好好查一查卫大人的案子。

    旺财有疑问,“就算真的是璇安公主做的,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啊?这样做对卫大人构成什么伤害?”

    妙音道:“这里头就大有学问了,入梦扰乱卫大人的心绪,会使得他日夜不安,对身体损伤是其一。其二,也会影响到他侦办的案子,一旦有冤假错案出现,卫大人就得卷铺盖走人,再严重一点,卫大人出现个精神错乱,那璇安公主就大仇得报了。”

    “是这样吗?”旺财看着龙柒柒。

    龙柒柒道:“分析得不错,但是,这或许只是一个开始,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尤其是璇安公主这样的人,她要卫大人的命都是轻的,怎么会只是扰乱他的情绪?之后会怎么对付卫大人还不知道呢。”

    “有见地!”众人齐齐举起了大拇指。

    龙柒柒看着大家热情殷勤的脸,这是套路。

    但凡所有人一起称赞她的时候,就一定有陷阱。

    果然,宁王开口了,“既然怀疑璇安公主,不如亲自去接近一下她,阿柒是摄政王妃,该去给大姑奶奶请安的。”

    “滚!”龙柒柒转身就走,她再不上当了。

    她已经是亲眼看过以前的自己是什么模样,怎么还会愿意做小妹?

    而且,一个尊贵了大半辈子的嚣张老女人,她是真伺候不来。

    龙柒柒竟然不被套路,这让大家很烦恼。

    怀疑璇安大公主,暗中调查是一回事,可也得找人接近一下,探探口风。

    “王爷,去吧。”白子道。

    “打死不去。”宁王慢悠悠地绝了白子的念头。

    “我们去也不合适啊。”白子摊手,“我们倒是想去蹭顿饭吃,可不合适,我们又不认识她。”

    宁王出谋献策,“五哥去很合适,但是谁去提呢?”

    众人怅然地看了一眼门口,龙柒柒已经走掉了,不然她开口是最合适。

    卫腊翔道:“我去跟王爷说,我和王爷私交不错,且我如今也算是他的得力助手,这个小要求,他想必不会拒绝我。”

    看着自信满满地卫腊翔,众人猛地点头,孟婆道:“卫大人,那就辛苦了。”

    卫腊翔看着孟婆,得美人看重,实在是三生有幸,他不自觉地红了脸,扭捏地道:“不辛苦。”

    孟婆打了个寒战。

    得力助手卫腊翔屁颠屁颠地去找南宫越。

    南宫越正在回府的路上被他拦下的,很不耐烦,妨碍他回家。

    听了卫腊翔说要他去见璇安大公主,南宫越一口就回绝,“没门。”

    卫腊翔傻了眼。

    “没门?还是没问题?”他掏掏耳朵,就唯恐自己听错了。

    “没门,本王不会送上门去被她臭骂一顿的。”南宫越白了他一眼,“那案子的事情之后,她心里一直记恨本王,本王去找她,岂不是找骂吗?她又是长辈,本王连回嘴的资格都没有。”

    卫腊翔无助地看着他,“那怎办?”

    南宫越道:“此事,回告宁王,他自然会想办法。”

    皮球又踢回了奇案门。

    卫腊翔很老实地道:“宁王,奇案门吃了我的野猪……”

    宁王一手指着高捕头,“吃得最多,来办。”

    高捕头抹了一下嘴边的油腻,“属下倒是可以去的,但是只怕进不了璇安公主府的大门。”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他是知道规矩的。

    但是,他是什么新鲜萝卜皮?进得了公主府大门吗?

    宁王没好气地道:“这个没用的东西。”

    高捕头道:“属下帮不了王爷和卫大人,实在是内心有愧,不如,便让属下为王爷准备马车?”

    “滚吧!”宁王中气十足地吼了一声。

    高捕头马上消失。

    没办法,奇案门一群酒囊饭袋,只能宁王亲自出马。

    他知道璇安公主麻烦,因此,带着铁痕驮着一大堆的礼物来到了公主府门口。

    门房认得他,但是,也摆出了傲然的姿态,“王爷请稍等,容小人进去禀报公主。”

    宁王知道来璇安公主府就一定是做受气包的,有了心理准备,便道:“去吧。”

    铁痕往日气焰颇盛,但是到了公主府门口,也不敢放肆,跟着宁王一同在门口等。

    没多久,门房出来了,道:“公主正在会客,请王爷先进去等着。”

    宁王与铁痕跟着门房进去,至于那些礼物,自有公主府的人去搬。

    璇安公主的做派一向是这样,喜欢不喜欢这个人都好,但若带了礼物来,必定得收下。

    宁王与铁痕被安置在侧厅,这一等,便是半个时辰多,期间,连茶都不上一杯。

    铁痕对宁王嘀咕,“璇安公主也太没把王爷您等回事了。”

    “璇安公主就没把任何人当回事,除了她自个。”宁王等得也很恼火,但是,没敢真的发出来。

    两人傻子一样,又等了半个时辰,前后通共等了一个时辰,宁王实在是忍不住了,出去逮了个奴才问:“公主呢?”

    那奴才诧异地道:“王爷您还在这里啊?公主有要事出去了,今天都不会回来的。”

    宁王一听,气得嘴巴都歪了,恨不得当场就把璇安公主府给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