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祝驸马

作品:《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人气小说: 步步惊婚:前妻,离婚无效 陈家妖孽 神魔进化 某巫师的神话时代 科举出仕(士) 超级吞噬系统 生肖守护神 名为神谕的罪

    第519祝驸马

    宁王还真不敢拆了公主府,只得领着铁痕气呼呼地出去找祝驸马。

    驸马是没住在公主府的,自打驸马娶了璇安公主,就一直住在自己的家里,公主传召临幸,才用马车接过来,他是本朝最窝囊的驸马。

    尤其这两年,他几乎是半皈依状态,每天吃斋念佛,不出家门半步。

    来到祝府,下人说驸马正在礼佛。

    宁王很识趣,“那我在客厅等一会儿。”

    礼佛还是比较要紧的,毕竟他大不过佛祖。

    下人却微笑道:“不必,王爷不如直接到佛堂找驸马吧。”

    宁王道:“也好,横竖本王满肚子的怒火,去拜拜佛平静平静。”

    他与铁痕跟随下人到了佛堂,这还没进去呢,便闻得里头传来一阵烤肉的味道,细细闻,还有酒香味。

    宁王一笑,“好酒好菜供着佛祖呢。”

    驸马倒是个有心人。

    下人掩嘴一笑,推开了门,口中道:“爷,宁王来了,有人陪您吃酒喽。”

    宁王进门一看,只见驸马翘起二郎腿,手里拿着一个烤鸡腿,吃得正滋味呢。

    桌上放着酒壶和木鱼,倒是挺……般配。

    见宁王来到,驸马胡子一吹,咧嘴笑道:“来得正好,我正愁独饮无趣呢。”

    宁王笑着走进去,瞧了一眼正对门口的佛像,佛祖慈悲,含笑看着这一幕。

    “驸马倒是懂得享受人生,不过,就不怕佛祖责怪?”他坐了下来,相比起礼佛,确实喝一杯更能让他心头怒火消退。

    “我问过佛祖了,佛祖说,吃着喝着,高兴就好。”驸马年轻的时候,也是个俊美儒雅的书生,如今却活得像个莽夫。

    但是不得不说,他比以前开心多了。

    宁王许久没见过驸马了,这几年,驸马很少出席宫廷宴会,对外宣称,吃素拜佛。

    有佛祖这位巨头在,谁都不好说什么,毕竟,他辈分也很高。

    早几年见驸马,他多半是不做声,静静地躲在一个角落里,吃着喝着,如今能有这样的改变,宁王这个后辈觉得很欣慰。

    宁王跟着驸马喝酒吃肉,酒醉肉饱之际,宁王才开始问道:“那如今公主府的事情,都不管了么?”

    “管得着么?”驸马乐了,仿佛宁王问了一个顶好笑的笑话。

    “那倒是!”宁王摸摸鼻子,看来,想在驸马这里套点消息,要失望了。

    “不过,”驸马手里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串佛珠,慢慢地盘着,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虽说管不好,但是也都知道。”

    宁王顿时精神一振,“真的?那太好了,本王正要找了解点事情呢。”

    驸马盘着佛珠,一脸通透地道:“是为卫大人的事情来吧?”

    宁王啧啧,“驸马您这心里,亮堂着呢。”

    “阿弥陀佛,参透了佛法,便是参透了世情。”驸马双手合十,温和地看着宁王,“我虽不在公主府,可公主府里头,都是我的人。”

    宁王笑了,竟不知道驸马这般有趣,“既然不管公主府的事情,为何还要知道呢?”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我这一辈子,到头了才知道人生的滋味,可不想这么快就完蛋。”

    宁王若有所思地点头,“有道理。”

    “她的儿子被卫大人砍头之后,她便找了一些巫师来府中住,有人跟我禀报,说她打听了卫大人家里的事情,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得自个去调查了。”

    “巫师?”宁王皱起眉头,“她要对卫大人做什么啊?”

    驸马道:“不难猜,璇安是这个世界上最恶毒的人,飞扬跋扈,不可一世,从来只有她伤人,不可被人说她半句,卫大人杀了她的私生子,她怎么会让卫大人好死?”

    宁王吓了一跳,“连好死都不让?那得是多大的阴谋啊?”

    “起码……”驸马眨了一下眼睛,“卫大人全家都得陪葬。”

    宁王不明白了,“以她的做派,要杀卫大人的家人,很容易啊,派人到卫大人的家乡,他们怎可抵挡?杀了卫大人的家人,再回京取卫大人的首级,迅速可及,为什么要舍易取难呢?”

    驸马笑了起来,“只这样杀掉,怎能泄她心头之怒?”

    “还请驸马明示!”宁王端正姿态,问道。

    如果说这牵涉好多条人命,那确实是大案子,宁王原先还觉得璇安公主不至于这么狠毒,只是用阴招整一下卫大人。

    毕竟,这一年来,都只是让卫大人的母亲入梦,没有什么实质的伤害。

    驸马道:“明示不了,去调查吧,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么多,至于后面的,都是我的推测,不过,根据我对她的了解,我的推测,八九不离十,她是要卫大人的家人,都死在他的手中。”

    宁王站起来拱手:“那好,本王马上回去调查,如果驸马有什么新消息,请通知本王。”

    “一定会!”驸马微笑,“我没本事弄死她,也希望有人帮我做到。”

    宁王看着驸马温和的笑容,竟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夫妻到头,竟如此互相怨恨,真是可怕。

    翌日,奇案门开会。

    宁王把驸马说的话在会议上提了出来。

    大家听了都觉得很震惊。

    “要让卫大人的家人,都死在卫大人的手中?这如何能做到?莫非扰乱了卫大人的思绪,卫大人就会拿刀回去砍死他的家人?”妙音觉得有点不可信。

    孟婆对驸马不了解,道:“会不会是驸马恨极了公主,故意这样编派?”

    白子也道:“对啊,而且驸马最后说的那一句话,也恰巧透露了他的心思,他是真的恨毒了公主,故意编派公主错误引导我们的思路,也有可能的。”

    宁王看着龙柒柒,“以为呢?”

    龙柒柒道:“他们说得有道理,但是,查案就是这样,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有什么高见?”宁王问道。

    “来,让我们大胆假设一下,公主的私生子是获罪被砍头,公主如果要完美复仇,当然是让卫大人也获罪被砍,至于驸马说的他家里的人都要死在卫大人的手中,我觉得是驸马的推测而已,未必是可信,不过,驸马的推测是基于公主用卫大人的亡母来做文章,所以,家里的人会被牵连进来很大程度是可能的,我觉得,是公主要用亲情来害卫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