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他的往事

作品:《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人气小说: 九阳帝尊 都市逍遥仙帝 步步惊婚:前妻,离婚无效 天帝传 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万界淘宝店 绝世武魂 邪妃惑世:逆天言灵师

    昌平公主作风不正派,谁都知道,而且,她和璇安公主两姐妹也斗了大半辈子了,璇安公主表面是胜过昌平公主,毕竟她比较强悍。

    但是,实际上,她一直都不如昌平公主幸福。

    人家儿女双全,孙子都抱了,她却只生了两个女儿,难得有一个儿子,还被砍掉了。

    如今,有人进门大骂昌平公主,她自然要知道怎么回事。

    但是,龙柒柒却没有留下来。

    倒不是因为怕被识穿,而是她方才满府走了一圈,再近距离接触了璇安公主,已经得到她想要知道的东西了。

    她拱手道:“已经太得罪公主了,不敢再打扰,告辞,告辞!”

    说完,她转身就走。

    璇安大公主怔了一下,命人拦住已经拦不住,龙柒柒已经快步出去了。

    龙柒柒回了奇案门,速度这么快,倒是让人意外。

    本来还以为她要被等上两三个时辰的。

    “见着了,也在府里转了一圈,有问题。”龙柒柒喝了一口水道。

    “真见着了?怎么还能在府里走一圈?没人拦着吗?”宁王诧异地问道。

    “我发着脾气去的,谁拦得住我?生气的人最大,王府的奴才都是欺善怕恶的。”龙柒柒哼道。

    宁王一拍大腿,“早知道本王在等的时候也四处走走了,竟然傻乎乎地在等,蠢得够透的。”

    南宫越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那叫擅闯,这是不礼貌的。”

    他可不愿意承认自己蠢,他是文明人,有素质的。

    “有什么问题,快说。”白子道。

    龙柒柒道:“后院张贴招魂幡,且布了阵法,有咒术娃娃挂着枝头上,对着大理寺的方向,而且,府中有很强的怨气和邪气,怨气应该是鬼魂,泄气应该就是那些巫师发出的,至于公主身上,怨气阴气都很重。”

    “看来,驸马所言不差!”白子道。

    孟婆点头,“既然证实了驸马说的话,那我们明天第一步要做的应该是先接触卫大人的家人,第二步是破咒,把璇安公主的歹心掀开。”

    “下班!”龙柒柒道。

    回国师府的,都一块回去。

    龙柒柒没骑毛驴,便与坐南宫越的马车回去。

    南宫越现在很精明了,少骑马,多坐马车,弄不好能偶遇一个龙柒柒回去。

    两人进展甚是神速,吃过饺子之后,就仿佛有了某种盟约,上马车的时候南宫越伸手去拉她,她想也没想,就把手放了上去。

    相视一笑,羡煞旁人。

    宁王黯然伤神,“什么时候,本王与玉灵才能像他们这样呢?”

    白子在旁边搭腔,“可以的,先试试剥皮抽筋的痛再说。”

    宁王打了一个寒颤,“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

    马车哒哒哒地奔走在青石板驰道上。

    马车内,南宫越好奇地问道:“真的进去就开始骂人吗?”

    龙柒柒道:“若不是这样,大晚上的,觉得璇安公主会让我进去吗?”

    “真了不起。”南宫越赞赏道。

    龙柒柒其实没觉得多了不起,不外乎是找个借口进去浑水摸鱼,但是,他赞的话特别受用,心情愉悦得很。

    当然了,此事若换做旁人,也未必可成,毕竟只有女人才能这样撒泼。

    “困了吧?”南宫越宠溺地揉揉她的头发,温声问道。

    “不困!”龙柒柒摇摇头。

    他伸手抱着她的肩膀,“那,要不我带去一个地方?”

    “去哪里?”龙柒柒见他这么有兴致,横竖回去也是做带子娘,还不如偷空出去走走。

    “鬼蜮,我们以前去过的地方。”

    “好!”龙柒柒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她知道他们以前一起去过鬼蜮,在盘古墓里看过的,他们算是从鬼蜮开始建立感情的。

    鬼蜮,晚上的率江。

    以前来,都是龙柒柒安排的,但是这一次,是南宫越来安排。

    一叶轻舟,在翻滚的江河上飘着,鬼魅的哭声嘶吼声不绝于耳,但是,这在他们听来,却是说不出的寂静。

    躺在轻舟上,她的头枕在他的胸前,在盘古墓里看到过的情景,一幕幕地重现,在脑子里交错。

    顿时就明白他带她来这里的原因,他要重新给她制造对他而言是美好的记忆。

    以前他们来这里,多半都是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河流奔腾和鬼魅哭泣的声音。

    用各种离乱来印证内心的安静。

    龙柒柒如今的心情其实是平静不下来的,她知道南宫越也是,因为他的心跳很快。

    她忽然觉得,其实没必要刻意去制造回忆。

    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会形成新的回忆,享受当下,才是最要紧的。

    “给我讲一个故事吧。”龙柒柒声音沙哑地道。

    “讲什么故事?”南宫越抚摸着她的头发,微笑道。

    “讲一下在玄丹山的故事。”

    南宫越笑了笑,“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吗?”

    “对,很久很久,久到我还没认识的时候。”

    南宫越的眸光悠远,手抚摸着她的秀发,“要从什么时候说起呢?太久远的,我也不记得了,这大千世界,我最初,就是在那个山巅之上,眺望着云雾飞散,旭日东升,晚霞遍天,那时候,心里是没什么感觉的,安逸,平静,就如一尊石头。

    第一个出现在我眼前的是青鸟,他算是老青鸟了,受伤落地,浑身染血,我觉得他快死了,便伸手抱起了他回了玄武洞。他出现之前,我坐在那山巅之上,已经许久许久了,吸收着日月精华,救一只青鸟,也算是容易的。但是我那时候倒不是因为想救他,只是忽然觉得寂寞了,想着,有个人能陪我说说话也好,于是,我便救了他。他痊愈之后,便留在了我的身边,说要奉我为主人,主人也好,伴儿也好,总归,耳边总有声音是对我说的,我漫步山间,也有个人陪着。

    日子过得很快,后来我又救了许多精灵,山怪,多半是修炼误入歧途,他们后来都在玄丹山上住下来,再后来,老青鸟带着两个小青鸟来找我,说他们也要在我身边跟着我,我应下,毕竟,那时候我也有了出去走走的心。”

    “老青鸟是白云道长,两个小青鸟是暗珲和练血是吗?”龙柒柒听得入迷,那段日子,多美好啊,为什么就没她呢?

    她也愿意在那样无拘无束的山间游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