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你是真的怕我

作品:《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人气小说: 万界淘宝店 九阳帝尊 舟神,你家中单又又又又超神了! 逗趣萌宝:神仙姐姐抱回家 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超神制卡师 绝世武魂 别惹那条龙

    龙柒柒慢慢地收敛神色,看着他的眼睛,眼底不若方才的平静透明,仿佛敛着烟波浩渺,望不透,看不穿。

    “你是谁?”龙柒柒问道。

    龙七慢慢地起身走到她的面前,竟伸出手抚摸着她的脸,动作轻柔,眸色渗透了一种说不出的哀伤,“你不记得我不要紧,我们重头再来。”

    重头再来这四个字,是南宫越总是对她说的。

    但是,此人嘴里说出这句话,却让龙柒柒觉得无比的冰冷。

    而且,他的手触摸她的脸时,她全身竟不能动弹。

    “放心,我不会再伤害你,我只是觉得,我欠缺一个公平的机会,或者,你应该送我一些什么东西。”他说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出去了。

    龙柒柒整个人都松懈下来,仿佛方才被什么束缚了一般。

    她看着龙七远去的方向,心头,生出了一丝困惑和寒气。

    所有人都走后,奇案门的人陆续回来了。

    孟婆进来就道:“实在对不住,方才去找白子,原来白子出去了,我只能出去找。”

    白子看了一眼屋中,“没砸啊,看来谈得不错。”

    龙柒柒横了两人一眼,道:“是谈得不错,一个叫龙七的人,说服了公主,所以他们带人走了。”

    “龙七?”众人疑惑,怎么来一个龙七了?

    龙柒柒看着众人,“他问我记得不记得他,还说他欠缺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且保证不会再伤害我。所以,你们知道他是谁吗?”

    众人面面相窥。

    白子淡淡道:“谁知道你惹了多少情债?或许,是你以前的老相好吧,别想太多了,办案,办案去。”

    “是龙尊,是吗?”龙柒柒站起来问白子,神情冷峻。

    众人一时脸色寂然,不做声。

    孟婆勉强地道:“不会是他的,鞠立国一战,他伤势很重,能不能活下去都不知道,而且,我听说他元神都散了。”

    “龙尊的元神散掉也能凝聚。”龙柒柒道。

    “我觉得你想太多了,龙尊如果回来,肯定不会跟你好好说话,他原本就想杀了你的,怎么会……”宁王看着她,“不对啊,你回盘古墓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吗?”

    龙柒柒怔了一下,随即道:“我听说过一些,加上你们总是露些口风。”

    “这事你先别胡思乱想,等五哥回来再说。”宁王安抚道。

    他心里有些烦乱,五年过去,好不容易一切都慢慢恢复到了原先的样子,如果这个时候龙尊出来搞破坏,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晚上,南宫越回府,听了大家的话,他沉默了一下然后看着龙柒柒微笑道:“就算真的是他,也不要紧,再大的风浪,我们都经历过来了。”

    “但是,我听说此人很疯狂。”龙柒柒看着他坦然安静的眸子,心里也觉得平静多了,只是,依旧有些担心。

    “或许,我会比他更疯狂呢?”南宫越抚摸着他的脸,眸色里渐渐浸出一丝冷意,“他这样抚摸过你?”

    “摸了一下。”龙柒柒很委屈地道。

    “嗯,以后他不敢的。”南宫越柔声道,“你先去休息,我还有些奏章要看。”

    龙柒柒点头,“那好,你也别太晚了。”

    龙柒柒走后,南宫越眼底的温柔慢慢敛去,狂怒生出,霍然起身。

    “你想做什么?”白子拉住了他。

    “找他去!”南宫越冷道。

    孟婆连忙拦住,“可别,咱还没摸清楚他是不是呢。”

    “除他,还能有谁?”南宫越眸色冰冷地道。

    他要做的事情,谁也拦不住,白子见他疾步而去,只得赶忙追上。

    来到璇安公主府,这一次,南宫越直接踹门就进去了。

    门房本来还想镇一下子,看到这阵仗,吓得往里躲,却被南宫越一手揪住,“那叫龙七的,在哪里?”

    门房吓得全身发抖,早没了那日的威风,哆嗦着道:“龙先生是公主的贵宾,在客房。”

    南宫越推开他,径直往里走。

    璇安公主府他来过多次,知道客房的方位。

    不过,也不需要他怎么找,只是进了后院,便见龙七站在拱门里,阴影笼罩下来,灯火刚起,照得他俊美的脸明灭未定。

    看到南宫越,他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才淡淡地道:“知道你会来。”

    “废话少说,你想怎么样?”南宫越直接问道。

    龙七扬唇淡笑,“本尊想如何,你早就知道,何必再问?”

    南宫越怒道:“既然不问,那就跟我走,我也不想和你浪费时间,打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龙尊讽刺一笑,“或许,我们该谈一谈。”

    “我与你没什么好谈,千百年来,你的伎俩来来回回都是那一招,何必呢?你既然为她回来的,那就再简单不过。”

    龙尊道:“我确实是为她而来的,只是,得不得到她,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

    南宫越对他阴阳怪气的口吻感到生气,“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

    “想让她闹心,想让你不自在,就这样而已。”龙尊认真地道。

    南宫越左手下沉,怒火在掌心形成,白子一把拉住他的手,道:“人多,别伤无辜。”

    龙尊淡淡一笑,“这公主府里没一个好人,死了也不可惜,不过,我如今确实不是你的对手,你若轻举妄动,非得与我一较高下,那我死在你的手中,也会有许多人为我陪葬。”

    南宫越眯起眼睛盯着他,“什么意思?”

    “飞尸和那位龙太傅在一起,应该能杀大月国半壁江山的人吧?”龙尊狂妄一笑,冷冷地看着南宫越。

    白子一怒,“原来,飞尸是你偷的。”

    龙尊神定气闲地看着南宫越,“你何必这么紧张呢?我此番回来,又不能对你们怎么样,反倒是你们自己先乱了阵脚,人皇,看来,你确实怕我啊,怕得很。”

    南宫越阴沉着脸不说话。

    他怕,是真的怕,怕的是此人反复出现,反复地破坏他与阿柒。

    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南宫越,你真是越来越目无尊长了,连我的府邸你也敢乱闯?”

    身后,传来璇安公主的怒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