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我们是冤家

作品:《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人气小说: 九阳帝尊 都市逍遥仙帝 步步惊婚:前妻,离婚无效 天帝传 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万界淘宝店 绝世武魂 邪妃惑世:逆天言灵师

    第529我们是冤家

    雪生和阿日今日休假。

    先生病了。

    至于怎么病的,没人知道。

    雪生和阿日也在争论这个问题。

    “我觉得应该是昨天给先生倒的水导致先生病了,那水可是阁凉台上好几天了,我都看见老鼠去喝水了。”雪生蹲在地上,手指画着圈圈,难得今日休假,她身心都放松了。

    阿日不承认,“先生又不是闹肚子,闹肚子还能说是我的水出了问题,他是着凉了,是故意泼了先生一身,才导致先生着凉的。”

    “我是不小心的。”雪生强调。

    “可我看着就是故意的。”

    “就算是故意的,那也不至于就因为这个病了,旺财还说阿娘昨晚睡觉不穿衣裳呢,怎么不见阿娘病了?”雪生哼道。

    阿日看着她,轻轻叹气,到底是小孩子,什么都不懂。

    他科普道:“大人不穿衣裳睡觉,而且是阿爹阿娘,那就一定是在练功。”

    “练什么功?”雪生问道。

    “夫妻功啊。”

    雪生大为奇怪,“还有这种功的吗?”

    “当然了,是不懂,我跟阿娘走南闯北,就见过许多,有些人直接在野地里脱了衣裳练功的,阿娘还偷偷地躲在一边偷看,我问阿娘,阿娘说在偷师,这夫妻功可不容易练,要多看,不过阿娘说我还没长大,等我长大了才能看。”

    “那不就是没看过吗?”雪生嘲笑,还以为多厉害,他压根都不知道。

    “怎么没看过?阿娘不许我偷看,我还不知道到另一边偷看么?”阿日哼道。

    “真的?那夫妻功是怎么练的啊?”雪生瞪大眼睛问道。

    阿日板起脸,像先生教书时候一样,“那得先两人脱了衣裳,说是穿着衣裳不利于散功,然后两人纠缠在一起。”

    “然后呢?”雪生追问道。

    然后……他蹙起眉头回忆了一下,似乎两个人都很卖力,但是主要是男的那个卖力多一些,女的会发出一些哼哼叫,应该是功力跟不上。

    不过这样说一点都不精彩,他胡编道:“然后就开始练功啊,男的会出掌,女的会出拳头,还会用身子顶着对方,功力好厉害的。”

    “这夫妻功杀伤力如何?”雪生没听出多厉害,这就跟寻常人打架似的。

    出拳,出掌……

    “那是不懂,等长大了,我教。”阿日道。

    “说话算话啊!”雪生警告他。

    “放心啦,我一言九鼎的。”阿日保证。

    雪生百无聊赖地站起来,“说我们今天就在这里耗一天吗?难得不读书,要不我们偷偷溜出去玩儿?”

    “好啊!”阿日正中下怀,他只是不好提出,阿娘会揍,但是阿娘不揍雪生,说雪生是姑娘,要宠。

    世道太不公平了。

    “但是得瞒过董妈妈!”雪生偷偷地瞧了一下,董妈妈这会儿应该是准备早点去了,“走,我们从后门溜。”

    她一把拉住阿日的手,猫腰就跑。

    两人顺利出了国师府。

    天大地大,舒爽啊。

    “姐姐,我想吃糖葫芦和麦芽糖,还要吃稻草人饼。”阿日拉着雪生的衣袖道。

    只有有求于人的时候,他才会叫雪生为姐姐。

    雪生这个时候,一般都会做出姐姐的模样,含笑看着他,“好,姐姐带去吃。”

    早晨的街道,已经是人来人往了。

    俩小鬼头牵着手,走在熙熙攘攘的人中。

    从国师府走出去三条街,就是小吃一条街。

    胡饼,煎饼,馄饨,蒸馍馍,各式点心,整条街都飘着香气。

    回衙门办公的官员衙役们,最爱在这里吃早点。

    卖糖葫芦的没这么早,所以走了一圈,没见着卖糖葫芦的,阿日心里就有些失望了,道:“雪生,都没卖糖葫芦的,怎么办啊?”

    雪生觉得要再争取一声姐姐,便哄道:“那要不我们坐下来吃碗馄饨?董妈妈带我来吃过,可好吃了,我们一边吃馄饨一边等糖葫芦。”

    “一切依姐姐的。”阿日乖巧地道。

    “弟弟乖!”雪生牵着他的手,在馄饨铺子里坐下来。

    老板娘过来招呼,一边说一边用毛巾擦干净桌子,“哟,小哥儿,小姐儿,吃早点呢?要吃点啥?”

    “馄饨啊,否则这里还有啥?”雪生世故地道。

    老板娘一怔,笑道:“哟,姐儿嘴巴真伶俐。”

    说完,她扯着嗓子朝正在煮馄饨的老板报了一声,“死鬼,两碗馄饨。”

    阿日偷笑,“竟然有人叫死鬼。”

    雪生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瞧那没见识的样子,这外头奇奇怪怪的名字可多呢。”

    “我知道,我是见过世面的,我之前跟着阿娘走南闯北……”

    雪生别过脸,最讨厌他这样说了,走南闯北了不起吗?

    他抢了阿娘那么多年,她都原谅他了。

    阿日还在自顾自地说,“我们经常去一些没人的地方,多半是山头,阿娘说那些地方阴气重,去这些地方,能饱吃一顿。”

    雪生很想问为什么阴气重的地方能饱吃一顿,又不是吃阴气,但是她又不想问,显得她没见识,更不愿意看阿日得意洋洋的脸。

    而且,以阿日的德性,他一定会说的。

    果然,便见他贼兮兮地问道:“雪生,知道为什么要去这些阴地吃吗?”

    “爱说便说。”雪生满不在乎地道。

    “因为这些地方有很多毒蝎子,阿娘说我吃了毒蝎子,就不会在嗜血。”阿日果然又得意洋洋起来了。

    雪生哼了一声,“谁爱听这些?”

    馄饨来了,老板娘把馄饨放在桌子上,雪生问道:“老板娘,他的名字为什么叫死鬼啊?”

    先生说要不耻下问,她不知道的事情就一定要问,但是绝不问阿日。

    老板娘一怔,随即笑道:“姐儿,这死鬼二字只有我才能叫的,他是我的冤家,我自然叫他死鬼。”

    “原来如此!”雪生了然,淡淡地瞪了阿日一眼,“还不吃?愣着做什么?这死鬼。”

    阿日有些不服气,“我们又不是冤家。”

    “就是冤家!”雪生道,整个国师府,就他最讨厌,他不是冤家,谁是?

    老板娘哈哈大笑,“有趣,有趣!”

    笑毕,又忙活去了。

    倒是弄得阿日和雪生很困惑。

    有什么好笑的?年纪小就不能结怨家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