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龙柒柒晕倒了

作品:《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人气小说: 万界淘宝店 九阳帝尊 舟神,你家中单又又又又超神了! 逗趣萌宝:神仙姐姐抱回家 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超神制卡师 绝世武魂 别惹那条龙

    龙柒柒看着她几欲癫狂的脸,脑子里顿时闪过一些片段。

    有些东西,慢慢地朝她靠拢过来,她一下子觉得昏天黑地的,脑子一阵疼痛,只听得耳边传来孟婆的惊叫声,“是什么东西?白子,拉开阿柒。”

    龙柒柒的手被猛地拉了一下,她顿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人就晕倒了。

    白子一手抱住了她,怒瞪了刘佳音一眼,刘佳音举起手,有些惊慌地道:“跟我没关系,是她自己晕的,我没打她。”

    “先回去,通知王爷!”孟婆立马吩咐旺财。

    旺财担心龙柒柒,叫妙音去通知摄政王,白子已经抱起了龙柒柒,大步往外走,旺财亦步亦趋地跟着,脸色变得很白,方才她似乎看到一些黑影,黑影和国师重叠在一起了。

    一众人回到国师府,白子把龙柒柒放在床上,揉人中,太阳穴,再上药油,孟婆施法,神通力,双管齐下,然而龙柒柒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连呼吸都弱了许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白子,刚才可看到什么了?”孟婆白着脸问道。

    白子也是吓得够呛,回想起方才见到的一幕,零零星星的黑点从四面八方袭来,汇聚,然后直涌龙柒柒的眉心,她一下子就晕倒了。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是恶魂吗?”白子反问孟婆。

    孟婆摇头,“不是,恶魂无法入侵她的身体。”

    “那会是什么啊?”白子都没见过这种情况。

    旺财问道:“是不是魂魄回归了?”

    “不是,她的三魂七魄,是有形态的,我们能看见。”白子一口就否定了旺财的说法。

    “那……”旺财也慌神了,转头去看外面,“摄政王怎还不回来呢?都着急死人了。”

    孟婆探向龙柒柒的鼻息,惊道:“天啊,呼吸越来越弱了,怎么办才好?”

    “先稳住她的魂魄。”白子道。

    孟婆连忙盘腿坐在地上,旺财已经懂得此道,马上去点续命莲花灯。

    白子襄助孟婆,两人的气场交织,形成一道天罗地网,慢慢地凝聚在龙柒柒的身上,力保她魂魄不散。

    起了法,便见南宫越冲了进来,旺财起身拦住,“王爷,请小心点,仔细冲了续命莲花灯。”

    南宫越看到躺在床上一点生气都没有的龙柒柒,整颗心痛得都快爆开了,他慢慢地走过去,伸手探她天灵,有什么东西在冲撞,想冲出来。

    他的手就贴住她的天灵,源源不竭地给自己的灵力压制。

    “主子……”练血跟进来,看到这一幕,她满脸担忧地叫了一声,却又止住。

    龙柒柒的身上,慢慢地充盈了一层荧光,南宫越用自己的灵力护着了她。

    撤手之后,他整个人都近乎虚脱了。

    调息了好一会儿,他才慢慢地缓过来,严肃地看着白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白子和盘托出,最后道:“我们都不知道忽然怎么就这样了,刘佳音抓住她的手冲着她嚷嚷,我们便看见有许多黑色星点凝聚起来冲向她,她一下子就晕倒了,至今都没醒来过。”

    “黑色的星点?”南宫越皱起眉头想了一下,“黑色的星点?仔细想想,是红色还是黑色?”

    “应该是黑色吧?”白子迟疑了一下,“也可能是红色,红到了极致就会错看成黑色,说不准,太快了。”

    白子看向孟婆,“认为呢?”

    孟婆只觉得黑影重重,至于是否星星点点,她甚至都没看得清楚,所以,她摇头道:“我不确定。”

    她问南宫越,“如果是红色,那是什么东西?”

    “们可记得,阿柒原先的魂魄是寄付在魔胎的身上,才可得以续命的?魔胎和僵尸不一样的一点,是他的血会抓附魂魄,所以我怀疑阿柒的魂魄其实是被他给吸附了过去,残留的一魂一魄,被龙家人找到,而其他的二魂六魄,其实一直都在阿日的血液里,僵尸血能封存一切,所以无人可发现。”

    “这和说的星星点点的红有什么关系吗?”白子问道。

    南宫越道:“多年前,我曾见过这种情况,有一个魔胎也是吸附了魂魄,在那魂魄散出来的时候,是以血的形式散出的,但是,一般到这个时候,魔胎就会死了。”

    白子和孟婆面面相窥,不希望这个是答案。

    阿日这个小鬼头,虽然是魔胎,但是和大家相处了一段日子,他很逗人喜欢。

    “不过,”南宫越话锋一转,“未必是这样,因为,刘佳音不是魔胎,不可能从她身上散出阿柒的魂魄。”

    “要不要找龙家的人问问?”白子道。

    “最好是这样。”孟婆赞成。

    白子看着南宫越,“阿柒会有危险吗?”

    南宫越道:“暂时不会。”

    “那我走一趟,请星儿过来,她对魔胎这种情况比较熟悉,兴许还能帮我们找到阿日。”

    白子说完,人影就渐渐透明消失了。

    龙星儿不在这个时空,要请龙星儿,也不是马上可抵达。

    南宫越守着龙柒柒,孟婆便继续再带人去找阿日,还有那个假的龙柒柒。

    出了外头,孟婆忽然想起龙七来,便问旺财,“可见过新来的那个府丞?”

    “没留意!”旺财都急疯了,哪里顾得那个新来的龙七?

    “奇怪,这几天他的存在感都不强啊。”孟婆嘀咕了一声,想了想道:“算了,他现在估计也闹不出什么来,先别管他,我们继续去找阿日。”

    “好!”旺财和妙音道。

    南宫越坐在里头陪着龙柒柒,续命莲花灯点着,照得屋中光线迷离。

    龙柒柒的身上依旧笼罩荧光,如同当初她躺在莲花上,那纯净无暇的肉身。

    “不要再出事,我们都经不起了,好吗?”南宫越抚摸她的脸,声音染着痛楚。

    龙柒柒的呼吸很薄弱,胸口几乎没有起伏,但是眼帘跳动得比较厉害,她在打一场恶战。

    南宫越知道,他能做的,已经做了。

    他握住她的手,扣在脉搏上,努力听着她还活着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