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走了

作品:《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人气小说: 步步惊婚:前妻,离婚无效 陈家妖孽 神魔进化 某巫师的神话时代 科举出仕(士) 超级吞噬系统 生肖守护神 名为神谕的罪

    第536章 走了

    众人一时不解她话里的意思,阿日如何能取代龙尊成为龙脉之主啊?

    南宫越看着龙柒柒,“此话怎解?”

    龙柒柒道:“他散尽阿日的血魂,要阿日活着,便注入了他的龙脉之气,用阿日不死之身为他养元神,我与阿日血脉相通,阿越,身上也有龙脉之气,这是原先吸收的,可曾散去?”

    “没!”南宫越有些明白她的意思了。

    “合我之力,以血念输送我的龙家之气和的龙脉之气给他,助他蚕食龙尊元神。”

    南宫越看着她,“若是如此,我们只怕得回玄丹山了。”

    “可愿意?”龙柒柒凝望着他,轻声问道。

    “若想这样,我自然陪着。”南宫越毫不犹豫地道。

    妙音不解,“们到底说什么?为什么要回玄丹山?”

    龙星儿解释道:“玄丹山是灵山,日月精华最为旺盛,也是人皇发源之地,灵气是天地合二为一,这天地之气都可成为媒介,不管阿日在哪里,都可以源源不竭为他输送阿柒和南宫越的灵力。”

    “那这样做,对他们二人会有什么伤害吗?”旺财担心地问道。

    她实在不舍国师再走了。

    “伤害……不算吧,”星儿看了龙柒柒一眼,轻声叹息,“至少,阿日成功之前,他们二人都得困于玄丹山,不可下山半步,否则气一断,阿日功亏一篑。”

    “换言之,们要走了?”旺财顿时失魂落魄起来,“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回来啊?”

    龙柒柒伸手抱了她,“很快!”

    “很快走还是很快回来?”旺财抱着她,哭了起来。

    “都很快。”

    “我跟们走吧。”旺财舍不得她,这辈子还没试过这么舍不得一个人的。

    “不要说傻话,还得照顾爹娘呢。”龙柒柒安抚道。

    旺财哭着道:“那我把爹娘也带过去。”

    妙音拉开了旺财,道:“别这样,这只会让他们走得不安心。”

    大家都不说话,分别的凄酸笼罩着每一个人的心头。

    倒是龙星儿笑了笑,“们应该替他们高兴才是啊,这千年来,他们真正能在一起的日子屈指可数,如今虽然被困玄丹山不可下山,但是他们能陪在彼此的身边,且玄丹山除了外头的黑泥山之外,其余地方风景秀丽,精怪遍地,生机勃勃,最重要的是们若想见他们,随时可去找,不知道有什么值得难过的呢?”

    白子也打起精神道:“是啊,星儿说得对,看他们着实可怜,这么多年,都没过过一天像样的日子,如今阿柒的魂魄也都齐了,记得了昔日的事情,难道还让他们困在这京中么?”

    星儿和白子这样说,大家的心情才好一些。

    如此,便做了决定。

    南宫越交代朝中之事,皇帝如今虽稚嫩,可也有些担当了,这些年,南宫越也着手培养忠心皇帝的人,加上宁王看着,想必朝中也没什么放不下的。

    至于奇案门,孟婆和白子都承诺会守着,案子依旧继续追查,奇案门不会散。

    龙柒柒最放不下的就是雪生了。

    雪生得知龙柒柒要走,一滴眼泪都没流过,只是她执着龙柒柒的衣袖,反复地问龙柒柒是不是还会回来。

    龙柒柒给了她保证,说阿日回来的时候,她就回来了。

    走的时候,已经是深秋,凉风嗖嗖。

    深夜,天空无月,星子也黯淡。

    一众人看着他们夫妇二人执手飞起,衣袂飘飘,渐渐地便看不清楚面容。

    雪生躲在拱门后,偷偷地看着,她终于落了泪,父王和阿娘走了,最疼爱她的两个人,离开她了。

    是她的错。

    当天,如果不是她要出去走走,就不会丢了弟弟,弟弟不丢,父王和阿娘不会走的。

    她知道,弟弟死了。

    她出生的时候害死了娘亲,现在害死了弟弟,她是个害人精。

    “董妈妈,如果我的命能换回弟弟的命,那该多好啊,都是我害了弟弟,害了阿娘。”

    董妈妈倏然而惊,一手抱住雪生,“可不能胡说啊我的小郡主,这和有什么关系呢?”

    雪生凄然落泪,“有,就是我,如果不是我坚持要出去玩,弟弟就不会丢的,若只是丢了,阿娘肯定会去找,大家都会去找的,但是父王和阿娘都走了,他们伤心透了。”

    董妈妈抱着雪生,心里也是堵得难受。

    国师又走了,这才回来没几天,就又走了。

    国师府,只是少了两个人,但是,却像整个主心骨被抽走了一般,没灵魂。

    孟婆也觉得意兴阑珊,人间历练这一趟,又笑有泪,到如今却有曲终人散的感觉。

    她想走,但是这烂摊子,总得有人收拾。

    国师府的僵尸无处可去,需要有看管照顾他们的人,否则,他们也只能东躲西藏。

    白子其实也生了离意。

    他和孟婆谈了许久,孟婆劝说他留下,他苦笑着问孟婆,“何日是头?”

    孟婆回答不出来,只问,“舍得丢下这里的人么?舍得丢下奇案门吗?”

    “我本冷血。”蛇都是冷血的,他不想动情念。

    “再冷的血,也该焐热了。”孟婆道。

    “别说这些煽情的话,我不吃这一套,我去收拾收拾,明天就走了。”白子幽幽地道。

    孟婆看着他渐渐地走远,轻叹一口气。

    她不信白子会走,只是,人间聚散,实在太让人唏嘘感慨了。

    白子自然没走,第二天一早,他按照往常一样起床,回到奇案门。

    所有人都上班,就像龙柒柒没走过一样。

    就连最伤心的旺财,都擦干眼泪继续回去。

    宁王已经不能继续在奇案门任总领了,总领之位,让给了白子。

    经此大变,宁王正式跟玉灵求亲。

    玉灵没有考虑就答应了。

    婚礼办得十分低调,只是宴请了皇室宗亲,其他文武百官一律没有邀请。

    奇案门的人自然也有一桌酒席,宁王在自己的婚宴上,喝得很醉,他搂着其亲王的脖子,喷着酒气说:“皇叔,做人要活在当下啊,今天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若觉得开心的事情,今天就要做了,若还珍惜的人,如今就去跟她说在乎她,不要等到明天。”

    婚宴之后,皇室里传出流言,说宁王不愿意娶玉灵,在婚礼上都说胡话,可见心里有多不情愿。

    日子,还在继续,时间的巨轮一直往前推,往前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