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我要嫁到鞠立国去

作品:《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人气小说: 步步惊婚:前妻,离婚无效 陈家妖孽 神魔进化 某巫师的神话时代 科举出仕(士) 超级吞噬系统 生肖守护神 名为神谕的罪

    十二年后。

    大月国与鞠立国近些年一直建立比较好的邦交关系,两国恢复了贸易往来,一时,在大月国京城里,鞠立国商人空前的多。

    贸易往来,让大月京都也空前繁荣,酒肆茶馆里,到处可见鞠立国人。

    “听闻们鞠立国立了一位从外头找回来的皇子,是不是真的?”

    酒馆里,有鞠立国的人和大月国的商人在说话,吃了酒,声音就有点压不住了。

    “是啊,我们皇上无子,却没想到早些年有一个儿子流落民间,如今已经寻回,立为太子了。”

    “可率亲王和鲁亲王能同意吗?他们两人可是盯着帝位的啊。”

    “能不同意么?都滴血验亲过了,确实是皇嗣身份无疑。”

    “都滴血验亲了?那肯定就是真的了,对了,们鞠立国最近有什么新鲜事没有?”

    鞠立国商人想了一下,笑道:“新鲜的事情没有,但是怪事倒是有一件,最近京都来了一名大月国人,自称是大月国国师的传人,是什么神胎转世,可驱魔逐妖,如今已经被皇上立为国师。”

    “大月国国师的传人?可我们大月国的国师已经归隐了有十年了,他是哪门子的传人?叫什么名字啊?”

    鞠立国商人道:“叫龙日。”

    坐在酒馆窗边有一名身穿白衣的少女听得此言,神情微微错愕,她站起来走到商人这一桌,问道:“说的那个龙日,长得怎么样?”

    商人们忽然见来了一个貌美少女,怔了怔,被少女的容貌吸引,又想营造一下鞠立国国师的形象,道:“长得好看,面如冠玉的青年。”

    “可亲眼见过?”少女问道。

    “见……自然是见过的,国师登高施法,我们都看见了的。”鞠立国商人说。

    少女轻轻叹气,“他真的是我们大月国国师的传人么?”

    “那应该是真的,否则皇上怎会相信?”鞠立国商人道。

    少女怔忡片刻,脸色似有忧伤,也似有狂喜,慢慢地转身,嘴里念着,弟弟,是么?

    商人们见少女走了,又继续说。

    “对了,我们太子要来大月求娶雪生郡主,不知道宁王是否答应呢?”

    “雪生郡主可是宁王的心肝宝贝,又是摄政王和国师的女儿,们太子要娶,怕不容易啊,宁王肯定舍不得她嫁到鞠立国去的。”

    “话说,们的摄政王和国师到底去了哪里啊?这么多年似乎也没有回来过。”

    “不知道,无人知道。”

    商人们没继续说这些话题,聊回了生意上,“最近生意是好做了,风调雨顺这么多年,百姓富足,绸缎好卖啊。”

    “绸缎,茶叶,米粮,这几样一直都好做。”

    且说少女出了酒馆的门,上了轿子。

    “郡主,我们是回府么?”问话的人,是一名满脸雀斑的女子,她对少女十分恭敬。

    “如意,去奇案门找白叔叔。”少女说。

    “好,起轿!”如意道。

    轿子抵达奇案门,少女下了轿子便直接走进去。

    高捕头走出来见到她,拱手道:“郡主来了?”

    “白叔叔在里头么?”这少女正是雪生。

    “在呢,和孟大娘都在里头。”高捕头说。

    雪生点头,带着孙如意走了进去。

    孙如意是这两年才有肉身,是孟婆为她寻了一具身体,让她在雪生郡主身边伺候。

    白子和孟婆正在讨论案情,雪生推门进来,也不说其他,直接道:“白叔叔,孟娘,我求您们一件事情。”

    白子抬起头看着雪生,“有什么事说,求什么?白叔叔还能不帮么?”

    雪生说:“替我说服父王,我要嫁给鞠立国太子。”

    孟婆讶异地看着她,“嫁到鞠立国去?原先不也是不同意的么?现在为什么又改变主意了?”

    “弟弟就在鞠立国,我要去找他。”雪生说。

    “说跟说阿日在鞠立国?”白子挺直腰,叹气道:“又听坊间传言么?他们谁都不认识阿日,怎么会知道阿日的消息?而且,如果他在鞠立国,一定会回来找我们的。”

    “有一线机会,我也不能放弃,只有找到弟弟,阿娘才会回来。”雪生坚定地说。

    “傻孩子,阿日不在鞠立国,阿日被龙尊抓走了,他会回来的,我们安心地在这里等着就是了,阿娘也会回来,只是时候没到。”

    雪生苦涩地道:“这些说辞,我小时候相信,可我如今长大了,白叔叔,我不信了,我一定要去找他。”

    “我的傻姑娘啊!”孟婆过来抱着她,“别这样,还记得今年三月,听得秦州有一个叫阿日的少年,我们奔赴过去,那是个痴呆儿,不是阿日,这些乌龙,这些年也没少出,别去,听话,好吗?”

    “孟娘,我想去鞠立国,就折腾最后一次,好吗?”雪生哀求道。

    “要去鞠立国也不用嫁给太子啊,咱们跟父王说一声就是了。”白子道。

    雪生惨笑一声,“他如今是鞠立国的国师,他如果愿意回来,早就回来了,怕是一直恨着我呢,他既然不愿意回来,我就到鞠立国去住,我陪着他。”

    “这孩子,怎么还魔怔了呢?都跟说不会是阿日,那个什么国师,我们听过了,说是娘的传人,可这外头多少人打着阿娘的名头在招摇撞骗?再说这个太子,他为什么要娶啊?这么多女子不娶,大老远的让使臣来大月国求娶,其目的是要巩固他自己的势力,稳固他太子之位,我绝不能让嫁给这种有机心的渣男,不用说了,我不会说服父王,我还要反对。”白子道。

    雪生闻言,噗通一声就跪下来了,哭着道:“白叔叔,我就任性这最后一次,帮我这一次好吗?如果我知道那人不是阿日,我就回来,我不嫁太子了,行么?”

    “丫头,两国联姻,都去了,哪里还有悔婚的道理?”孟婆叹息道。

    “我自有办法逃回来。”

    白子气得发怔,“不许,怎么说都是不许,如意,送郡主回去,看好了她,不许她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