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 宁王同意了

作品:《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人气小说: 步步惊婚:前妻,离婚无效 陈家妖孽 神魔进化 某巫师的神话时代 科举出仕(士) 超级吞噬系统 生肖守护神 名为神谕的罪

    孙如意连忙拉着雪生往外走,在她耳边轻声道:“不碍事,我们逃出去。”

    “如果敢帮着郡主逃,仔细的皮。”白子耳尖,冷冷地道。

    孙如意尴尬地回头道:“我这不是先哄着郡主么?”

    如意怕白子,自从龙柒柒和南宫越走后,白子就担当了大家长的角色,威严凶狠,能出手的时候,绝没多余的一句话。

    白子以为能唬得住雪生,殊不知,她已经铁了心要去鞠立国,竟入宫求尹太后。

    尹太后开始不愿意,毕竟雪生是宁王唯一一个女儿,也喊龙柒柒一声阿娘,更是摄政王的心肝宝贝,加上这些年雪生总是入宫孝敬她,处得也有感情了,如今见她哭着跪在自己的面前哀求,一时主意不定,去找皇帝过来商议。

    皇帝禁不住妹妹的哀求,便答应为她去跟宁王沟通。

    雪生的尹太后和皇帝的保证,这才转啼为笑地出宫了。

    皇帝自然不敢跟宁王提,把责任推给了尹太后。

    尹太后只得传召宁王夫妇入宫,说是要请他们吃酒看花。

    等宁王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尹太后才开口道:“雪生昨天入宫来跟哀家说,想嫁给鞠立国的太子。”

    尹太后一边说,一边看着宁王。

    宁王酒杯放下,诧异地道:“她说想嫁到鞠立国去?绝不可能的,鞠立国使臣到来求亲的那天她就知道了,都不消臣弟说,她自己就不同意了。”

    “哀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哭着来求哀家。”尹太后无奈地道。

    宁王看着尹太后,眸色严厉,“只怕是有些人想促进两国关系,要牺牲她的幸福才是,雪生是小孩子,容易被人糊弄,有什么冲本王来就是。”

    尹太后生气了,“宁王这是什么意思啊?说哀家逼迫她么?”

    “不知道!”宁王冷冷地把酒杯一放,“她本来就不同意嫁到鞠立国去,如今却说她哭着求,岂不是荒唐?”

    尹太后怒道:“她原先同意不同意,哀家不知道,但是昨天确实是她哭着入宫来求哀家的,最好回去问清楚雪生,哀家也是看着雪生长大的,难道舍得她嫁到鞠立国去?若不是被她哭得哀家心疼,哀家也不愿意出面为她求情。”

    “总之不可能!”宁王犯倔了。

    玉灵见两人开始吵起来,连忙打圆场,安抚宁王,“好了,这事我们还是得回去问问雪生,不可对皇嫂无礼,皇嫂也是一番好意。”

    她又给尹太后赔罪,“皇嫂您别见怪,他喝多了,一喝多就犯糊涂,您别怪他。”

    尹太后静下心来,道:“哀家不怪他,这事们最好回去问问雪生,她说要嫁到鞠立国去是为了找弟弟的,不知道是谁跟她说弟弟在鞠立国,这孩子啊,也是糊涂,这么多年了,还以为是她害得阿日失踪的。”

    “是为了阿日?”玉灵听了尹太后的话,轻轻叹息,“如果是为了阿日,那估计就是她的意思了。”

    “阿日怎么会在鞠立国啊?”宁王生气地道。

    “鞠立国最近封了一名国师,这个国师自称是大月国国师的传人,叫龙日,雪生许是从哪里听到这个消息,便以为龙日就是阿日。”

    “有这种事?”宁王诧异地看着玉灵,“这事本王怎么没听过啊?真的是阿日吗?”

    玉灵摇头,“不知道是不是,这事我也是前两天才听说的。”

    “那核实一下啊!”

    “以为这么容易?”玉灵白了他一眼,“他是鞠立国的国师,随便一个人都能去窥探他么?其实听了这个消息,我觉得不是,如果是阿日,他为什么不回来呢?就算人不回来,也该来封信啊。”

    “那这龙日国师就是拿着阿柒的名头在招摇撞骗了。”宁王生气地道。

    尹太后道:“这个鞠立国国师的事情,们回去调查一下,雪生的思想工作也得做啊,好好谈谈,不可动怒。”

    宁王想起方才对尹太后无状,不禁懊恼,连忙告罪,“皇嫂,臣弟一时鲁莽了,还请您见谅。”

    “行了,哀家还不知道么?去吧,回去问问雪生。”尹太后也懒得管了。

    宁王夫妇也顾不得吃酒赏花,连忙起身告退。

    雪生这些年一直都住在国师府,所以,两人出宫之后就直奔国师府去。

    雪生见父亲脸色不好,便知道太后找他说了,不等宁王开口,她就先跪下,“父王,您便准了女儿吧。”

    “……”宁王气结,看着她倔强的脸,“如果想到鞠立国去找阿日,为父可以答应让人陪去,但是嫁给太子,万万不可,不可成为政治的牺牲品。”

    “父王,我是大月皇室的人,若我不是去联姻,在鞠立国停留最多是半个月。”雪生怎么会没想过。“可以不透露身份,父王为做一个假身份,让可以在鞠立国多留一些日子。”

    “若不是皇室的人,我又如何能见得到国师?”雪生摇摇头,“父王您不必再说,我心意已决。”

    “这孩子,怎么就不听话呢?”宁王生气地道,“嫁过去了,万一发现对方不是阿日,又回得来吗?”

    “所以,我想请父王跟使臣说,我愿意到鞠立国找夫婿,但是,不一定是嫁给太子,如果寻不到合适的,我便回来,鞠立国不外乎是想跟我们大月联姻,我嫁给任何一个鞠立国人都一样,只是没办法叫太子顺遂罢了。”

    玉灵听得此言,道:“这倒是个好办法,她保留了郡主的身份,可以见到国师,如果国师不是阿日,那就找借口回来,想必鞠立国不敢为难。”

    宁王还是不同意,“一个女子长途跋涉到鞠立国找夫婿,没找到又回来,名声都丢了。”

    “我不在乎名声!”雪生落了泪,凄然道:“父王,我一直都没求过您,这一次,请您答应,如果这一次找不到弟弟,我便再也不胡闹了,乖乖地回来。”

    宁王看到女儿的眼泪,也心软了,这么些年,他就雪生一个女儿,哪里禁得住她的哀求?

    斟酌再三,他看着雪生道:“记住说的话,如果不是阿日,马上回来。”

    雪生擦了眼泪,点头道:“我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