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阻止太子娶亲

作品:《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人气小说: 步步惊婚:前妻,离婚无效 陈家妖孽 神魔进化 某巫师的神话时代 科举出仕(士) 超级吞噬系统 生肖守护神 名为神谕的罪

    第544章 阻止太子娶亲

    身子凌空的一瞬间,皇帝真的觉得自己整个人都飞了起来。

    全身的毛孔都张开,风在耳边呼啸,他张嘴,风就席卷而入,他几乎呼吸都没能调整过来,但是,这算什么?人这一辈子,总得要恣意翱翔一次的。

    “真龙万岁,吾皇万岁,太子万岁!”底下,百姓发出了爆喊声,也不管太子万岁是否合适,他们只想吼出心头的激动。

    群臣最终也喊了出来,不管是惠亲王党,还是顾亲王党的人,此刻,他们觉得自己都成了太子党的人了。

    此举,足足持续了有一炷香之久,所有人都喊得力竭声嘶,喉咙沙哑,直到巨龙落下,放下皇上与太子,这喊声才停止。

    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真龙对着太子和皇帝站立的位置三拜,不舍地离去。

    无人舍得离开,这里是奇迹之地,仿佛只要久留一会,就能沾上祥瑞福气。

    皇帝虽然脚踏地上,但是,身子仿佛还是在凌空翱翔,那滋味太爽了,这辈子骑过不少骏马,都没有骑着龙让他觉得恣意爽快。

    他的人生完满了。

    他看着儿子,再看儿子身后的老龙头,他仿佛见惯不怪的样子,依旧是一脸的闲适。

    皇帝立刻就断定他是知道太子的能耐的,当下脱口而出,“龙太傅上前听封……”

    老龙头……不,如今是龙太傅了,他依旧摇着纸扇,慢悠悠地跪下,听着来自鞠立国皇帝的封赏。

    虽然,龙太傅这三个字,曾经是鞠立国人的噩梦,但是,如今他们也有一个很能耐的龙太傅了,兴许,比大月国的龙太傅更出色。

    几位亲王的神情是震骇的,任他们挠破脑子,只怕也没办法想明白这到底是一场集体幻觉,还是鬼神之术。

    太子扶着皇上上了銮驾,仪仗队浩浩荡荡地开发,几位亲王彻底没了来的时候那份威风,白着脸,耷拉着脑袋策马而去。

    銮驾里,皇帝紧紧地拉着太子的手,脸上又是慈爱又是肃穆,他的身子在发抖,不是害怕,而是依旧在激动。

    他看到太子的手腕上有一条金色的龙在若隐若现,不过细细看着,那龙又消失了,只剩下一块红色的胎记。

    这特别骄傲地看着那一块胎痣,第一眼看到太子的时候,他其实不是很相信眼前此人是他的儿子,但是,看到这一块胎痣之后,他就信了。

    因为,他手腕上也有一块一模一样的胎痣。

    有了这份确定,滴血验亲,证实眼前这个飞扬的年轻人就是他的亲骨肉,他至今记得那种激动,便和方才骑在龙背上遨游天际的激动是一样的,都叫他浑身的血液在跳舞。

    来的时候,他忐忑不安,心神不宁,怕经此之后,要把皇位稳稳地交到儿子的手中,是不大可能。

    就算顺利交接皇位,也必定得经历一番动荡。

    但是如今,这份担忧彻底没有了,他儿子是真龙天子,谁敢觊觎他的皇位?

    他找不到合适的话来表现他此刻的心情,思索良久,才叹息道:“阿娘真的是太伟大了。”

    他甚至已经不记得那个女人的容貌,性情,哪怕是一夜之欢的种种都不记得了,可如今他十分感恩,若不是这个女人为他留了一点血脉,他的帝位,只怕就要被他那些狼子野心的弟弟给侵吞了。

    太子微微一笑,眸子里若有所思,“是的,我阿娘很伟大。”

    “朕要把她追封为奉天皇后。”皇帝决定为这个女人做点什么。

    太子微笑,“谢父皇。”

    皇帝拍着他的手背,心里头无限感慨。

    回到宫中之后,皇帝连下三道旨意。

    第一道,大赦天下。

    第二道,减免赋税半年。

    第三道,各部落藩王来朝。

    这三道旨意,让人察觉了一个信息。

    从来大赦天下,减免赋税,或者让部落族长藩王来朝,都只建立在一个条件上,那就是新帝登基。

    皇上虽已经花甲之年,但是,没病没痛,在帝位上再挣扎十几年不是问题。

    他是要退位了吗?

    东宫里。

    太子坐在院子的凉亭里,手里端着一杯酒,临风望东面,唇角扬起,雪生,该来了。

    “主子!”新任龙太傅上前,拱手道:“皇上颁布了三道旨意,看样子是要禅位了。”

    “不着急,让他多坐几年龙椅,我还得逍遥自在两年。”太子道。

    “是!”龙太傅应道。

    “龙脉修得如何了?”太子问道。

    “国师在进行中,相信不出两年,龙脉之气会慢慢凝聚沉淀,到时候,鞠立国的本会立下。”

    “那就好。”太子喝光杯中酒,“这鞠立国内乱颇为严重,是龙脉之气不存造成的,内乱不止,百姓流离,龙脉之气会更难留存,要恢复以往,只怕也非一两年可就。”

    “确实。”龙太傅应道。

    太子慢慢在石凳上坐下来,半侧脸庞笼上了一丝忧伤,“不知道阿娘如今在做什么呢?”

    太傅脸上有些不自在,“国师想必安好。”

    “自然安好!”太子冷眼扫了他一眼,“不必紧张,这些年一直照顾我,阿娘若追究的罪,我会为求情。”

    “谢主子!”龙太傅松了一口气,感激地道。

    “不过阿娘性子古怪,越是有人求情,下手越重。”

    太傅脸色僵硬。

    不与天斗,不与龙家人斗,不是他那个龙,而是人家龙女的那个龙。

    尤其那个姓龙的还是个女人,女人素来不讲道理。

    鞠立国今天的牌面和昨天相比,天上地下之差。

    东宫里的御林军,原先都不大看得起这个带着半边面具的太子,因为自打太子进宫,就没干过什么正事,终日吃酒作乐,打听得大月国的雪生郡主长得美丽,便要皇上派出使臣到大月国求亲。

    但是经过真龙现身之后,侍卫再看这位带着半边面具的太子,只觉得威风不已,一举手,一投足,都仿佛带着龙腾飞跃的霸气。

    惠亲王府中。

    真龙现身之后,他传召了心腹过来商议。

    以往商议事情,心腹全部到齐,但是今日却只来了八位。

    这八位,是他一手提携起来的门生,如今在朝中也算是得力大臣。

    想起飞龙之事,惠亲王还是倏然而惊。

    但是,他已经筹谋了这么久,不能就这样轻易放手。

    “如今要做的,便是阻止太子娶雪生郡主,一旦他迎娶郡主,则意味着他与大月联姻,大月国就是他的坚实后盾。”惠亲王慢慢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