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熙世子

作品:《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人气小说: 九阳帝尊 都市逍遥仙帝 步步惊婚:前妻,离婚无效 天帝传 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万界淘宝店 绝世武魂 邪妃惑世:逆天言灵师

    第548章 熙世子

    雪生在众人瞩目之下,进入了殿中,走到皇帝和皇后的面前,含笑福身,“大月南宫雪生拜见鞠立国皇上,拜见皇后娘娘。”

    皇帝越看越喜欢,笑容填满了脸上的褶子,“快快免礼,请坐!”

    雪生谢恩,在礼部尚书的带领之下,坐在了左侧上座之上。

    她刚坐下,便听得有人传,“太子殿下驾到!”

    雪生看过去,便见乌泱泱的一群人拥簇着一名身穿黄色太子朝服的人走进来。

    那云海暗纹图案朝服上盘踞着四条巨龙,刺绣做得十分精致逼真,他行动之间,便觉得巨龙欲腾飞起来,威仪十足。

    再看他头戴金玉冠,换了一副金色的面具,露出半边叫人窒息的俊颜,眸子里不染半点色彩,如那洁净无边的天空。

    同一天见太子两次,但是却截然不同的感觉。

    在国宾馆见他的时候,他身穿素衣,眸子澄明温暖,神态也是亲和十足。

    但是如今见他,却觉得如天降下凡,威仪不凡。

    他的眸光落在了雪生的脸上,只是淡淡地扫过,没有任何的情绪,便直接走到了皇帝的面前,拱手下礼,“参见父皇,参见皇后娘娘。”

    “来了!”皇帝神态里自带几分骄傲得意,这儿子是越看越耐看。

    “太子请坐吧!”皇后淡淡地发话了,这太子她一直不喜欢,不过是民间的野种,却装得贵家公子出身一般,如今穿起了太子朝服,也就像个暴发户。

    最重要的是,他称呼一声皇后娘娘,而不是母后。

    太子坐在了右侧上座,与雪生遥遥相对。

    他也看了雪生一眼,微微点头,但是,并未露出今日在国宾馆时候的暖意。

    雪生也微微点头致意。

    太子入座之后,诸位亲王才姗姗来迟。

    像是最尊贵的宾客压轴登场一般,姿态傲然,行礼入座,全然不见半点卑微之色,甚是倨傲。

    雪生留意到皇帝的脸色微微变了,方才还是笑得如开口莲子,现在眉头都快拧起来了。

    气氛很是怪异,雪生来之前,大概知道鞠立国如今是什么情况。

    本来几位亲王其中一员有望成为储君,但是,忽然来了一位民间太子,登基为帝的希望破灭,任谁都会不爽。

    只怕不久之后,鞠立国会有一场皇位是厮杀。

    阿日怎么会选择来鞠立国当国师?他若是回大月国多好。

    她看向太子,他神情淡然,仿佛浑然不受几位亲王的影响。

    她留意到太子的身边坐着一位年纪老迈的官员,他头上的顶戴应该是一品大员才有的。

    此人很是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雪生轻声问礼部尚书,“坐在太子身边的那位大人是谁?”

    礼部尚书回答说:“他是太子太傅。”

    “姓什么?”

    “姓龙,龙太傅,”礼部尚书说完,又笑了笑,“不过,不是大月国的龙太傅。”

    雪生自然知道大月国那位鼎鼎大名的龙太傅,不过,鞠立国这位龙太傅看着也真是有几分眼熟。

    雪生的身体里有很多恶魂,他们的意识记忆只要雪生需要,都可以调动。

    看来,是某位恶魂认识眼前这位龙太傅,所以才会觉得眼熟。

    紧张的气氛是很容易被酒精稀释的,当皇帝举杯的时候,气氛就被点燃了起来。

    一顿觥筹交错,一顿夸奖谬赞,一顿互相恭维,一顿饕餮美食,奢华中见尽了鞠立国上层社会的缩影。

    酒足饭饱,自然要招待宾客到皇宫四处走走。

    皇帝含笑看着雪生郡主,“芳客初来乍到,又吃饱喝足,不如,便让年轻的陪郡主四处走走?”

    他说完,就看向了太子。

    不过,惠亲王更快地道:“对,找人陪陪郡主四处走走,熙儿,对宫中熟悉,便陪着郡主走走吧。”

    令狐熙,惠亲王世子。

    雪生其实也有留意到他,样子清秀俊美,只是面容苍白眼中无神,他自打坐下来之后就一直不发一言,只闷头喝酒。

    听得惠亲王的话,他慢慢地站起来,目不斜视地走到雪生的面前,拱手邀请,“郡主,请!”

    他的声音没有起伏,没有感情色彩,仿佛邀请雪生,是一件无趣却又不得不做的事情。

    雪生觉得席间无聊,也想出去透透气,虽然跟着这位看着不太情愿的世子,不过,总胜过在这里一直被人盯着看要好。

    “有劳世子了。”雪生微笑道。

    她起身的时候,看到太子冷冷地扫了令狐熙世子一眼,不过,他并没采取任何行动,甚至也没站起来去抢着邀请。

    只是雪生眼角余光看到皇帝很不高兴。

    所有人的眼光都凝住在雪生的脸上,这一次,雪生觉得这些眼光有些玩味了。

    大家都觉得太子会抢先邀请,没想惠亲王这么霸道。

    一路出去,夜风凛冽,今日下过一场雪,地上铺了白茫茫的一片。

    这场雪下得不大,不够爽。

    “郡主冷吗?”熙世子问道。

    雪生摇头,“不冷。”

    “好。”熙世子便不语,陪着她慢慢地走。

    熙世子显然是个闷葫芦,一路到了御花园,也没说过一句话。

    而且,雪生发现他心事重重。

    “世子若有事,不必陪我。”雪生道。

    “无事。”暗黑中,世子的声音孤清幽深。

    雪生坐在御花园亭子的石凳上,静静地听着夜风掠过树枝的声音。

    闭上眼睛,感受着异国风霜扑面而来。

    她心里始终还没有真实感,十二年了,真的找到阿日了吗?

    “世子知道国师吗?”雪生忽然睁开眼睛问道。

    熙世子有些茫然,转过头来,“谁?”

    “国师。”雪生看得出他的心不在焉,轻叹一声,“世子实在没必要陪着我,便忙的去吧。”

    熙世子许是觉得自己有些失礼,便坐下来道:“知道国师,不过,听闻国师如今闭关了。”

    “是啊,我听说他闭关了。”雪生静静地道,“只是,若能见一面多好啊。”

    “只怕是不能够的。”熙世子有些敷衍地道。

    “真是可惜了。”雪生说。

    接下来又是无语相对。

    只余院子里的风,使劲地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