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凶手什么时候找到

作品:《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人气小说: 步步惊婚:前妻,离婚无效 陈家妖孽 神魔进化 某巫师的神话时代 科举出仕(士) 超级吞噬系统 生肖守护神 名为神谕的罪

    龙柒柒想着去禀报正经事,想来他不会再拖她下水了吧?

    毕竟,这案子也是很紧急的。

    跟着练血来到天池,龙柒柒深呼吸一口,头皮一阵阵发麻。

    想起方才素翎郡主怕得要死的神情,说真的,她心里头也有些发憷。

    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知道怕字怎么写。

    “龙公子,进去吧!”练血躬身道。

    龙柒柒慢慢地走进去,这温泉的水温是挺高的,且不通风,在设计上来说十分的不合理,容易闷死。

    温泉里,浮着两颗人头。

    龙柒柒定睛一瞧,心里头咯噔了一声,宁王?

    看到摄政王那戏谑的眼神,龙柒柒知道他是故意的。

    “龙九,下来!”摄政王把背靠着石壁,威严地下令。

    龙柒柒低下头,“卑职禀报完郡主的案情便走。”

    宁王好奇地看着龙柒柒,这真是新鲜事,皇兄的这个温泉池,从不让外人下来,就连他,也是求了好几次才得到这个殊荣,如今竟叫一个仵作下池?

    不过,这仵作的模样,倒是有几分眼熟,仿佛是在哪里见过。

    “喂,你抬起头!”宁王冲龙柒柒喊了一声。

    龙柒柒慢慢地抬头,身体略有些僵硬。

    女扮男装的她,其实改变不多,只是眉毛画得弄一些,额前的头发部挽起,这两个改变只是细微的改变,搭配一身男装,视觉上其实是有错感的。

    这个错感出自人心理的惯性思维,一向是不太会把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联想在一起。

    如果你看到一个觉得脸熟的男性,你会搜肠刮肚想你所认识的男性,却不会想女性。

    但是,如果宁王认出来了,也没什么。

    他们之间,只差最后一哆嗦,就能离婚了。

    “本王似乎在哪里见过你!”宁王凝眉想了一下,愣是没想起来在哪里见过这龙九。

    摄政王神情乖张地道:“下来,本王不想动手把你拉下来!”

    龙柒柒看到放在石壁上的那根流星索,他的手就在流星索的旁边,触手可及。

    而他的手不知道是抽风还是抽筋,手指有意无意地抚摸着流星索。

    她想杀了他。

    “王爷既然在忙,那卑职把案情都写下来着人交给王爷。”说完,她转身就走。

    她不至于傻到跟两个男人一起洗澡。..cop>    流星索从身后迅疾而至,幸好,攻击的法术用不上,自卫的还行,在温泉池的雾气掩映之下,她脚踏七星方位,流星索虽然快,可也伤不了她分毫。

    宁王诧异地看着她的背影,对摄政王道:“五哥,这可真是奇怪了,他竟然能躲得过你的流星索。”

    摄政王冷冷地道:“从来无人能躲得过本王的流星索。”

    “但是他躲过去了啊。”

    “那她就一定是鬼或者牲口之类的。”

    宁王膛目结舌,“五哥,你从不信什么鬼神,至于牲口嘛,看着不像。”

    他侧头想了一下,“倒是很像很像一个人。”

    “像谁?”摄政王斜睨了他一眼。

    宁王摇摇头,“没想起来。”

    “笨!”摄政王哼了一声,从池里站起来,“对了,你那媳妇,确定是不要了吗?”

    宁王一脸的扫兴,“说她干什么啊?我都不爱想起她来,闹心得很。”

    “有什么闹心的?你不是说她愿意跟你和离吗?”

    “是这么说过,就怕她临时反悔。”

    “她不是收了刘夫人五万两银子吗?”摄政王穿上衣裳,长发垂下,竟有种邪魅的意味。

    宁王想起这个就来气,“她还理直气壮呢,真不要脸。”

    摄政王看着他,“怎么个不要脸啊?这是精明,你懂得吗?她在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你不喜欢她,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横竖是要被休出去的,还不如拿这个做资本赚点银子。”

    “我只担心,她舍不得这宁王妃之位。”宁王担忧地道,“皇太后始终是她的表姐,如果她真的不放弃,太后娘娘那边,总会为她出头的。”

    “你想得太多了,本王倒是觉得,她未必会眷恋什么王妃之位。”摄政王淡淡地道。

    宁王也站起来,“五哥,你怎么一下子像是对她很了解似的?而且还很感兴趣。”

    摄政王回头睨了他一眼,“毕竟是本王的弟妹,一家人嘛!”

    这最后四个字,叫人听着,倏然就头皮发麻。

    “其实我也不该担心了,她已经去过礼部,让佳音按照正妃的礼制进门。”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去,宁王还在说,“只是,我还真摸不准她,一会儿像是对本王很不舍,一会又仿佛很高傲的样子,这些内宅妇人的手段,比朝堂的明争暗斗还厉害啊。”

    摄政王眸色淡淡,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你回去吧,本王还有事要办。”

    宁王好生无趣,“来一会就打发我去,当个摄政王,就那么忙?”

    龙柒柒觉得案子几乎已经明朗了,不是雅文县主的生母就是丽山县主的生母。

    所以,当摄政王一脸阴沉地进来的时候,她直接就说:“王爷,两人有嫌疑,一位是青夫人,一位是郑夫人,但是,她们都不会是杀害郡主的凶手,凶手另有其人。”

    “凶手是谁?”摄政王大刺刺地坐下来,刚沐浴完毕的他,领口半露,带着湿水的性感蛊惑,若不是那张脸像冰山一样,着实是能吸引死女人的。

    龙柒柒有些不自然地坐下来,“凶手,暂时还没有头绪,但是基本可以肯定,车把式就是侵犯公主的歹徒,至于他是受何人指使,相信郡王爷有办法问出来的。”

    摄政王把双腿搁在桌子上,身子后倾,姿态慵懒,“凶手什么时候可以找出来。”

    “半月吧。”龙柒柒觉得,凶手和魂魄丢失有关,且接下来,他会再动手的。

    摄政王缓缓地笑了,“如此说来,你这半个月,还得住在摄政王府?”

    龙柒柒摇头,“不,留在王府查不到凶手,卑职得回衙门去。”

    摄政王慢慢地说:“然则,你来王府住一晚,推断一些在衙门都能推断出来的事情,便算了了?”

    当初真应该说一天就能查出来。

    本来这侵犯之人就不难找,线索都很明显的。

    “跟本王说说你猜测凶手的事情。”摄政王忽然严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