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不爱炖羊肉

作品:《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人气小说: 步步惊婚:前妻,离婚无效 陈家妖孽 神魔进化 某巫师的神话时代 科举出仕(士) 超级吞噬系统 生肖守护神 名为神谕的罪

    宁王去了摄政王府。..cop>    “五哥,若非亲眼所见,实在不敢相信真的有蛇妖。”他进了书房,也不管摄政王南宫越在批阅奏章,直接就说。

    南宫越抬起头,凤眸眯起,“你见到了?”

    宁王坐下来,想起那一幕,心有余悸地道:“见到了,真是像做噩梦一样啊。”

    “是谁抓回来的?谁控制了那条蛇?”南宫越放下手里的东西问道。

    宁王道:“是白府丞抓回来的,不过,控制那蛇,像是龙九做的,龙九还把那条蛇缠在了手腕上,做成一个镯子。”

    南宫越勾唇一笑,“好,本王果然没有看错了她。”

    “五哥,但是案子还没破,那蛇妖不是元凶,她只是负责收魂,至于人是怎么死的,连她都不知道。”

    南宫越倒一点都不关心案子,他只在乎在这宗案子里,他看中的那些人表现出了什么样的能力。

    “案子会破的,你记住,奇案门所有的案子,只对外公布凶手,过程直接向我禀报就行,对龙柒……龙九和白府丞的能力,更是不能外提。”南宫越严肃地叮嘱道。

    “放心,我知道。”宁王应道,心里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就仿佛对人生的认知一下子提升到了另外一个境界。

    南宫越脸上露出较为轻松的神情,“你这个副领大人尽量对部下好一些,拉拢人心,日后我们用他们的地方,多着呢。..co

    宁王点头,又忽然想起一些事情来,道:“对了,五哥,我想带龙柒柒去见一下她的母亲。”

    “龙夫人?”南宫越想起她来,她因举证有供,没有便牵涉进来。

    “我怀疑,她交代的只是一部分,这一次我带龙柒柒去试探她一下,看她到底知道多少。”

    南宫越赞赏地道:“嗯,你愿意放下身段就好。”

    “其实我也不是说真的那么讨厌龙柒柒……”他脑子里浮现起龙柒柒的脸来,忍不住又皱起了眉头,“不,方才我说的是违心的话,她真的很讨厌。”

    “哼!”南宫越白了他一眼。

    宁王想起齐妃和梁妃的事情来,又道:“其实我觉得龙柒柒也没那么简单,或许她也知道一些,总觉得她如今比以前聪明了许多,齐妃出事之后,我曾试探她,发现她在处理事情上十分的妥当完善,尤其……”

    尤其,梁妃忽然疯癫的事情。

    他把话止住了,这事情一直都没明朗,到底梁妃是怎么疯的,如今也不知道。

    之前想着好好调查这事,因着婚事耽搁,他竟就把这事给忘记了。

    府中的人说梁妃见鬼了,之前他觉得荒谬,但是今日见了蛇妖,觉得这种说法反而是最可信的了。

    “五哥,你觉不觉得,龙柒柒和龙九长得有些想象,会不会龙老狐狸还有私生子?这个龙九就是他的私生子?”

    宁王忽然语出惊人地问道。

    南宫越微微诧异,“怎么忽然这样说?”

    “不知道,方才我在想事情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龙九和龙柒柒的脸一下子就重叠了,便想到这种可能性。”宁王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有了这种想法。

    南宫越淡淡地道:“从你嘴里能听出人家面容重叠,可真是一点都不新鲜。”

    在他看来,很多面容都是重叠的。

    宁王问道:“你觉得不像?那兴许是我看错了。”

    他有个毛病,很多人的容貌若不是有特征,便很难一两次就记得清楚。

    在他看来,第一次见面的,容貌都是差不多,只区分穿着打扮。

    不过,也有例外。

    例如,佳音,他见第一次便牢牢地把她的模样印入了脑海,怎么都忘记不了,清晰得很。

    而在户部当差的时候,也有好些人,他一眼就能看清楚且记得。

    南宫越不置可否,只道:“案子既然还没查清楚,便继续查,你先回去吧,我这里还有事。”

    “好。”宁王起身告辞。

    回到府中,天色已经沉了下来。

    刘佳音迎了他进去翠玉院,为他脱了外裳,披上家常服,柔声道:“今日回衙门,还习惯吗?”

    “没什么习惯不习惯的,”宁王拉着她的手坐下来,凝望着她的脸,“今日忙什么了?”

    “没忙什么,看了会儿书,绣了一方手帕!”刘佳音微笑着,扬手让人取了手帕过来,上头绣着一对鸳鸯,绣工十分精致,“好看吗?”

    宁王瞧了一眼,道:“你绣的,当然好看。”

    刘佳音娇羞一笑,“哪里我绣的就好看?我的绣工比王妃的差远了。”

    宁王拉长了脸,“怎么好端端的却说起她来了?”

    “对了,你今天回来过?”刘佳音把手帕放好,不甚经意地问道。

    “嗯,回来过,去了一趟荣华阁。”宁王喝了口茶道。

    刘佳音微微抬眸,“去找王妃?王妃没在屋中吗?听丫头说你很快又走了。”

    “嗯,本来想回来看看你的,但是想着你该是睡午觉,免得吵着你。”

    刘佳音顿了一下,声音柔得拧出蜜汁来,“不管什么时候,不管我在做什么,都希望看到王爷的。”

    宁王甚为感动,握住了她的手道:“本王记下了。”

    刘佳音轻轻地勾唇笑了,“好,用膳吧,今晚特意叫厨房给你做了炖羊肉。”

    “噢……”宁王的笑容有些僵硬,但是却尽量地笑得真诚,“还记得本王爱吃羊肉呢。”

    “当然记得,”刘佳音掩嘴偷笑,“记得父亲第一次请你来府中做客,你就一味盯着那炖羊肉。”

    “是啊,真好吃。”宁王言不由衷地道。

    他不爱吃羊肉,他不爱吃羊肉,他不爱吃羊肉!

    他受不了那股膻味。

    那天晚上盯着,只是因为他厌恶那炖羊肉发出的味道。

    可就因为这样盯着,让刘大人命人给他布了好多羊肉,他吃一口,就恨不得吐了,那天晚上那顿饭,是他这辈子最难熬的一顿饭。

    “其实,我现在……”宁王觉得有必要解释清楚这个误会。

    丫头红袖走进来笑着道:“王爷您可得多吃点,这顿羊肉,小姐亲自下厨炖的。”

    在翠玉院,刘妃带过来的人,都不会称呼她为刘妃,而是和以前那样称呼小姐,除非等到有一天,可以直接称呼王妃,才会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