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二十四章替死鬼 肠子悔青认错的几个小子 四更

作品:《重生之捉鬼天师

人气小说: 战神狂妃:邪帝,宠上天 万界之最强全能系统 嫡女冥妃:魔尊,江山来聘 邪命 女剑仙 司职 都市无限嚣张高手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说到自己差点没捅的事情,蒋铎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那鬼东西怎么装死怎么乘着他不注意想对他动手,以及这玉牌怎么救了他的事一一说出。

    封苑霖听着蒋铎这小子把玉牌描述的十分玄幻,但也知道他话里恐怕并无多夸张,一时间甭说肖宁堇几个人,就是封苑霖瞧着蒋铎脖颈上玉牌都有几分垂涎。

    估计是封苑霖看的视有些灼热,蒋铎生怕面前这位封局以特权让他把这玉牌交上去,那可不行,要命有,要钱也有,就是没玉牌。

    封苑霖被蒋铎戒备的眼神看的有些失笑,立马收回视线,蒋铎这才松了一口气。

    迟殊颜一直说没说,眉宇若有所思想着事情。

    封苑霖又问了他们外出旅游去天鹅湖做了什么,才导致招惹邪祟的事,只不过几个人知道的太少,纷纷表示他们去那里玩到很晚,当时并没有出事,至于他们怎么会招惹那什么鬼东西,他们也想知道。

    纷纷看向面前迟大师,想从她嘴里知道怎么回事。

    命案的事情他能询问,但有关几个小子惹上邪祟的事,他还真问不了,直接让姝颜有什么问题直接问他们。

    事实上,迟殊颜之前已经把几个小子去天鹅湖的事问的差不多,不过之前几个小子没把她当回事,没认真说,她沉思片刻,看向最冷静理智的肖宁堇,又扫了其他几个小子几眼,开口道:“们再好好想想,当初还发生了什么事忘了跟我说!们几个小子最好老实坦白一些,否则我想救们也救不了,既然要收那东西,至少我现在要搞清楚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否则只怕这次之后,等那东西恢复元气,又找上们!”

    “还……还……还找我们?”常浩先被这话吓的嗓音都抖了起来,结巴起来,话也不会说。

    蒋铎还好,有玉牌保护,除了常浩被吓的结巴,其他人也被那东西找上门的话吓的差点要崩溃了,之前被那鬼东西纠缠死里逃生的事情,他们是压根不想再碰上,也不想再见到那丑陋的东西。

    要是那鬼东西再找上他们,还附身在谁身上,突然凑在他们身边,几个人吞吞口水,想也敢想那场景,又慌又急。

    而且他们几个都不是孤家寡人,还有家人,万一家人被他们受累,最冷静的肖宁堇也被吓的不轻,手脚发软,就怕面前迟大师真放任他们不管。

    甭说他们兜里没什么符箓,就算又再多符箓,以后过日子他们也安心不了,脸色无比焦急忙道:“迟大师,别,别,您千万别丢下我们不管,我们这就想,我们这就好好想!”

    迟殊颜点点头:“成,那们好好想,不急!刚才我那些话虽然不好听,可也是为了们,们知道的越具体,我对那东西了解的更多,立马收了那东西的概率也越高。”

    几个人连忙点头应是。

    封苑霖见几个小子老老实实杵在姝颜面前,颇为佩服姝颜这打一棒子又给一甜枣的手段。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越紧张越想不起其他事情,转眼五分钟后,迟殊颜见几个小子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又苍白,也不好再逼他们,她时间少,事情又急,她准备去医院瞧瞧其他两人,顺便有时间,能瞧方应龙、金明两人的尸体也多一些信息。

    她开口冲蒋铎几个人道:“别着急,们什么时候想起事情,什么时候跟我说。不急!”

    说完起身要走人,却把蒋铎、肖宁堇、常浩、熊罗英等四个人急的够呛,生怕她真放下他们不管。

    几个小子见她真要走人,差点没直接哭出来,一个个跟死了爹妈脸色难看哭嚷着嗓音:“迟大师,迟大师,求求别走!”

    “迟大师,求求别走!”

    “迟大师!我们错了!我们再也不敢说您是骗子,是我们几个小子之前有眼无珠!您让我们做什么都成!”

    说到最后,肖宁堇带头带着几个小子就要跪下来求人,满眼后悔,谁让他们当初把迟大师当骗子,现在得报应了。

    迟殊颜手一弹,几个人愣是怎么也跪不下来,肖宁堇、常浩、熊罗英瞪大眼珠子一脸懵逼震惊又傻愣,脸上表情变了又变,脑袋一片空白。

    旁边的封苑霖也看出一些门道,瞳孔微微一缩。

    迟殊颜开口道:“我没打算放任们不管,既然当初们给了定金,这事我自然会负责到底,只不过这事主要还得靠们给我提供消息,让我知道们到底招惹了什么邪祟,我也好早做其他安排,从源头解决!”

    肖宁堇、常浩一群人这才狠狠松了一口气,只是想到迟大师这突然走人,万一那东西今晚又找到他们?

    迟殊颜像是知道他们的想法开口道:“这些天那东西元气大伤找上们的几率不大,只要们带着那符箓,那东西不敢碰们,们也不需要刻意去攻击她,真瞧见那东西,把那东西当不存在就成!”

    肖宁堇几个表示他们没法把那存在感太足的鬼东西当不存在,一想到那东西会找上他们,即使没法对他们动手,他们几个也害怕啊。

    迟殊颜不可能每时每刻守在几个人身边,把几个小子惊恐非常的表情收入眼底,开口建议道:“其实我觉得们要是真怕,可以大家住一起!”

    迟殊颜努努嘴,表示有蒋铎的存在,那东西讨不了便宜,带着玉牌的蒋铎绝对是定海神针的存在,既然当初能制住那东西一次,就有第二次。

    好说歹说终于把几个小子说服了,只是蒋铎被众人灼热的视线看的浑身发毛。

    肖宁堇还有些不死心,毕竟自己的命撰在自己手里才更安心,道:“迟大师,我是真想买这玉牌,多少钱都成!”

    常浩、熊罗英也连忙点头表示他们也有钱。

    迟殊颜勾起唇开口道:“这玉牌一则我确实没什么存货,二则们要是真想买,以后可以关注我的淘宝店。”

    封苑霖此时开口道:“好了,事情差不多了,给我们家属的联系方式,这一两天内就能让们家属来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