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宫女香兰

作品:《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人气小说: 九阳帝尊 万界淘宝店 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绝世剑魂 绝世武魂 都市逍遥仙帝 无敌小刁民 步步惊婚:前妻,离婚无效

    自己待会儿再慢慢审问,要说这件事情一定和张安脱不了干系。

    小满一直注视着张玉的眼神,只看到张玉这时候十分的平静也没有害怕的样子,所以小满断定这下毒的凶手肯定已经离开现场,如果他没有离开现场的话,那张玉是不可能这么淡定的。

    陆离自然也读懂了小满的心思,于是他便让人把接触过皇帝酒具的人全部都带了上来。

    御林军行动也是非常迅速,不一会儿便查了十几个太监宫女,他们都是接触过皇帝酒具的人,只看到这批太监宫女被抓了之后,张玉明显就有了慌张之色,小满确定就下毒的人一定是张玉认识的人,而且现在还没有离开皇宫,就混在这堆人里面。

    “皇上好像中毒了,虽然被救了回来,可是谋害皇上可是诛九族的大罪,你们若是不想担待的话,就赶紧说出凶手是谁?”

    陆离这个时候说得十分凶狠,可是这群奴才平时就没有见过什么大场面,这会儿也只敢蹲在地上瑟瑟发抖,一句话都不敢说,让陆离也是十分的无奈,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把话给问出来。

    “我问你们话,难道你们通通都没有听到吗,赶紧供出来,到底是谁在酒中下毒,不然的话我就把你们全杀了!”

    听到陆离要把他们全杀了,这些太监宫女自然是害怕了,既然是想活下来就必须得说些实话,可是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皇帝的酒里面下毒,于是这会儿便互相指责。

    陆离看到他们争吵也十分的烦躁,于是便让他们闭嘴,眼神不断的打量着他们,要说这一看陆离便在人群中发现一个特别奇怪的小女孩,别人都是急忙的把罪行推到别人的身上,而这个小女孩只是静静地跪在陆离的面前,不说一句话。

    于是陆离便指了指这个女孩,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只看到这个小女孩低头说道。

    我叫香兰。

    香兰是吧,你今年多大了?

    我今年十三岁了。

    陆离点点头。

    十三岁就入宫,看来也不是一个容易的孩子,应该是家中太贫困了,所以才会被父母卖到宫中来为奴为婢,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说这个香兰长的纯洁可爱,可陆离总觉得她有些表里不一,好像眼神中闪烁的并不是那样单纯的光芒。

    陆离只希望自己心中的感觉是错的,不然这么小的孩子,误入歧途,让人看了未免难过。

    小满总觉得香兰在跟陆离说话的时候,张玉大人总是用眼神偷瞄上香兰,小满沉思片刻,总觉得在香兰好像和张玉大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于是特别严肃的问责香兰。

    “香兰,刚才公公给皇上上酒的时候,你在什么地方?”

    只看到香兰听了小满的问话,语气不卑不亢的直接回答道。

    “回陆夫人,我在御膳房帮着做事情。”

    小满看到香兰这个反应,便更加的怀疑她,要说一个普普通通十三岁的小宫女,面对着刑部尚书还有自己这个一品诰命夫人,怎么会如此淡定,再加上皇上被刺杀这件事情,若是普通的宫人遇上了,那都是惊慌失措的。

    只看到她旁边跪着的,个个都面色如土,就她就像是个没事儿一样,小满觉得她实在是有些冷静过头了,反而暴露了自己,既然是锁定了下来的香兰这个目标,那以后慢慢再找出她的破绽也不迟。

    于是这会儿苏小满便等在皇帝的寝宫外面,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消息传来,要说阿月已经给皇帝解了毒,应该也没有什么大碍了,只是自己担心要是张安这些人要是在做些什么坏事儿,让皇帝今晚便驾崩了,那他们就无应对之策了。

    加上这时候丽娘不在自己的身边,自己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做。

    过了一会儿,皇帝旁边的掌事太监便走了出来,对苏小满说道。

    陆夫人,皇上已经醒了,他让诸位大臣先回家中休息,他现在的身体已经好多了,至于你身边的那个丫鬟,今天救驾有功,等到皇上好了以后,皇上自然会赏赐她。

    听到他这么说,苏小满的一颗心也放下了,只要皇帝清醒了,那已经很好了。

    于是她便回到陆宅之中,要说今天晚上的事情,实在是闹得人心惶惶,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方法,才神不知鬼在皇帝的酒杯里面下了毒。

    苏小满回想起来,当时皇帝还要赏赐自己一杯酒,幸好自己今天晚上不太舒服,所以才没有喝下那杯酒,要是跟皇帝一起喝了,那岂不是自己也中毒,了再加上自己身为女子身体本来就比较弱,说不定还撑不到阿月救自己,自己便命丧黄泉了。

    回去之后,小满自然是把这件事情告诉丽娘,丽娘在房间中走来走去,表情十分的凝重。

    “丽娘前辈,你怎么看这件事情。”

    “他们已经开始动手,没有想到他们居然如此猖狂,敢直接对皇帝下手。”

    丽娘用手指敲了敲桌子,过了片刻,才说道。

    “可是我总觉得,张安刺杀皇帝的方法也太过明显了。”

    小满想想,的确是怎么回事儿,丽娘之前跟她说过,张安是天下三智之一,怎么会用如此张扬的方法,直接就让人给皇帝的饮食中下毒,要是皇上今天稍微注意一点,这方法就不攻而破了,以他的智谋,不应该选择如此冒险,成功率没有保障的方法。

    “丽娘前辈,难道说张安他现在不过是在用障眼法迷惑我们罢了?”

    丽娘点了点头,他担心的就是这样,要说张安和他一样都是一个智谋无双的人,若是她今天晚上站在张安的位置做出同样的计划,他绝不会选择如此用下毒的方法来暗杀皇帝。

    丽娘叹了一口气可,是他始终都想不到张安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看到丽娘如此的忧心,脸上已经有了疲态,想来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反正这次刺杀已经失败了,皇帝必然会提高警惕的一时间,皇帝的命到底是保住了,也不必太过担心。

    于是想法小满劝道丽娘。

    “丽娘前辈,不如你先睡吧,休息好了,我们再来想办法,也不迟。”

    丽娘看了看天色,外面早就是繁星密布了,想来自己的确是有些劳累,于是便听了苏小满的话,早早的上了床。

    第问天,丽娘交给了苏小满一个任务,既然苏小满昨天已经发现那名叫香兰的宫女不对劲,今天自然要去打探打探的。

    于是这苏小满接着进宫探望皇后的借口,顺利的进了宫,要说她四处打听才打听到这香兰的确是在御膳房里面工作,于是她便找了个小太监给了些银子,让他把这香兰给自己约见。

    小太监看到这银子,自然是眉开眼笑,立马就到了御膳房里面把这个香兰给叫了出来,要说香兰到了苏小满面前,苏小满近距离再好好的打量了她,发现这想来虽然是个小姑,可是也长得十分可爱,脸上却没有一点的笑容,看上去冷冰冰的,一点都不像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倒是有几分早熟的样子。

    “陆夫人安好。”

    看着想来如此有礼貌,小满到真的不忍心想她会是那毒害皇帝的凶手了。

    小满对她微微一笑,便对她说道。

    “香兰姑娘我对昨天晚上的事情颇感兴趣,不然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一聊?”

    香兰看了苏小满一眼,过了片刻后才回答。

    “陆夫人,御膳房还有好多事情等着奴婢去做,要是我不回去的话,总管大人该说我了。”

    苏小满听到这话,便觉得这少女看上去果然没那么简单,她的心机倒是十分的成熟,知道自己是来问话的,不愿意造成她俩单独处的机会,于是苏小满只能拖延时间,跟她有一茬没一茬聊着家常。

    只看到这个香兰的腰间上别了一个香囊,苏小满倒是十分的感兴趣,伸手碰了碰这个香囊,这香兰看到苏小满喜欢这个香囊,自然也不过多的掩饰,便把香囊取了下来,放到苏小满手上。

    “奴婢自幼喜欢做一些针线活,虽然比不过宫中的秀娘,倒也算是能拿得出手,既然陆夫人喜欢的话这个香囊,便送给陆夫人了。”

    小满看了看这个香囊,的确是很精致,上面还绣着一些花卉图案。

    “这上面绣的是什么花?”

    只看着香兰回答道。

    “上面绣的是昙花。”

    小满觉得有些奇怪了,要说香囊上面绣鸳鸯或者绣一些梅兰竹菊都是常见的,也不知这香囊为什么要在绣上昙花。

    “你喜欢昙花吗?”

    香兰微微红了脸,对小满说道。

    “倒不是我喜欢的,只是我敬佩的一个人,他喜昙花罢了。”

    小满听了之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想来不过是十三岁少女,这会儿已经有些情窦初开了,不过情感这样的事情都是人类的天赋,也没有什么好稀奇的

    小满又把这个香囊再放在手里面仔仔细细的看了看,终于让小满发现有一些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