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透视眼女种马(七)

作品:《快穿:女主是天道他亲闺女

人气小说: 回到过去当神话 万界邪皇系统 快穿:女主是天道他亲闺女 星际重生:军帅第一宠 快穿攻略:宿主,别黑化 末世之黑暗兽潮 从超神学院开始征服万界 炮灰女配大逆袭

    云衿看着他斩钉截铁的样子,原本只是想扮扮小可怜逗逗他,谁叫这位名副其实的南家主,脸上都不会出现第二种表情,可是看到了他眼中的认真,却又意外的发现这个男人一本正经的样子格外的惹人。

    云衿撑着下巴,若有所思,怎么办?她好像有点蠢蠢欲动了。

    南黎玺是多么敏锐的人,早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云衿一直打量在他身上的目光,他有些不自在的微微动了一下,蹲下身在云衿的面前:“等一下我会将我的异能输入进去,你尽量放松。”

    云衿之前感受过那种温暖的像冬日里太阳的感觉,不假思索的点点头。

    南黎玺的手掌修长白皙,但其正中心与云衿的腿相接触的时候,带着一丝细微的粗糙,也可表明这人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种养尊处优之辈。

    云衿看着他这双手,脑海中冒出了一个词语,手如其人,这样的一双手很适合在钢琴键上跳跃,就和南黎玺这个人一样,优雅中带着端严,清冷当中又带着一种矜贵。

    南黎玺掌心冒出了乳白色的光晕,光晕慢慢的渗透到了云衿的腿部里面,将表皮上所蔓延的狰狞的红血丝包裹,就像蚂蚁吞噬大象,最开始的微弱已经奠定了最后的胜利。

    一刻钟过后,南黎玺收回了手,云衿腿上的那种红血丝已经有了一点点的消退,看起来不再像之前那样不堪入目。

    而作为当事人的云衿,觉得原本毫无知觉的腿上,隐隐当中有了一点感觉,让她忍不住的想要动一下。

    南黎玺拿过药箱当中的针包,取出了一根纤长的银针,银针刺在云衿腿上的一个穴位,只见她的腿轻轻的抖动了一下。

    紧接着,南黎玺手上动作快速果断,又连着刺下几根银针,很快将云衿的腿扎得跟个刺猬一样,而这时云衿也感觉到了一种火热中夹杂着细微刺痛,却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南黎玺慢慢的站起了身:“你的腿我会尽快的治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困难,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里,每隔一周你就要来这里泡一次药浴,再配上我的异能和银针刺穴,一个月后体内的毒素就会完的排出,你就可以和正常人一样行动自如。”

    云衿听完,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太好了,没想到我还能够再次的行走,南家主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

    “救命之恩谈不上,南云两家世代交好,这只是我分内之事。”南黎玺一本正经的说,可是在他的脑海中却浮现出了八个字,救命之恩,以身相许,这让他有些不自然的背背手。

    闻言,云衿暗自的笑了笑,看来这位传闻当中清冷神秘,不近人情,谁都不愿意搭理的南家家主还是有几分人情味。

    当然,这几份人情味只针对于云衿。

    二十分钟后,南黎玺取下了云衿腿上的银针,慢慢的说道:“今天的治疗已经结束,你可以回你的房间了。”

    这是要赶人的节奏吗?

    云衿水光潋滟的桃花眼中浮现了一抹有趣的笑意,不等南黎玺注意,小脸表情脆弱的看着自己的双腿,潋滟动人的眼眸当中,似乎都浮现出了晶莹的泪珠子。

    南黎玺嘴唇微抿,清俊的脸上依旧面无表情,但那双清冷的眼中却多了一复杂。

    云衿的演技并不是多好,又或者说在南黎玺面前,她并不是为了表演,以至于南黎玺一眼就看出了云衿是在装小可怜,但手上还是不由自主的搭在轮椅的后背上。

    “我推你过去。”

    “那多不好意思啊!”云衿立马笑意盈盈的装模作样,“麻烦南家主了。”

    南黎玺看着她脸上那抹得逞的笑容,嘴角微微的勾了勾,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浮现。

    管家为云衿安排的客房并不远,这一座竹楼小巧精致,虽说五脏俱,但能住人的房间并不多,恰好的是,一间离南黎玺的房间最远,一间离他的房间最近,分外善解人意的管家为云衿安排的房间,就在后者。

    两间房子隔着这一道墙壁,这边发出稍微大一点的动静,另一边都能听到,更别说南黎玺还是拥有异能之人,听觉不似常人。

    竹楼常年只有一个主人,除了南黎玺那间房间之外,其余的房间都显得格外的冷清,一眼看去就知道这是没人住过的房间。

    但对此,云衿却是十分满意,要是别人住过的,那她可不愿意再住进去了,当然某个人除外。

    偌大的房间中,最为显眼的就是那张宽大柔软的大床,铺着绒毛被,就像一朵朵白云团在上面一样,让人忍不住的想上去打几个滚。

    推下的轮椅停了,云衿抬起头,小脸蛋像个小可怜:“南家主,恐怕还要麻烦你一下,我上不去床。”

    南黎玺默默的看了一眼轮椅上的按钮,精准的找到了如何将轮椅升高的那个,眼神中只表达出了一个意思:这样就可以上去了。

    云衿撇撇嘴,好个不解风情的男人,但她就坐在轮椅上不动,得寸进尺的伸手:“我手软腿动不了,南家主就不能抱抱我吗?”

    拉长的语调带着一丝娇气,就像是一块洁白柔软的羽毛挠在南黎玺心湖上。

    “男女有别。”南黎玺向后退了退。

    云衿像是小姑娘胡搅蛮缠一样的拉住了他的手:“那刚才怎么算?你还看了我的腿,就是要对我负责吗?”

    “在医生的眼里没有男女,我刚才只是做了一个医生该做的事。”南黎玺清淡的说。

    “哼!”云衿甩过头哼哼唧唧,依旧伸着的手不放,和他杠住了。

    南黎玺可以轻而易举不费一丝力气的挥掉云衿的手,可是看着眼前这娇气柔软的小姑娘,心中微叹了一声,伸出手一个公主抱,将她抱了起来,然后放在了软绵绵的大床上。

    怎么就被这么个小姑娘给吃定了呢?南黎玺心中升起了一个问号。

    在这个年过而立心性却沉稳无波的如老年人一般的南家家主眼中,一二十岁生日都还没有过的云衿,就是一个惹不起,又躲不起,麻烦多事,却又让他不忍苛责拒绝的小姑娘。

    此刻,南黎玺尚且还不知道,当他对云衿退了一步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以后的步步退让,彻底沦陷。

    云衿陷入软绵绵的被子当中,见他似乎觉得任务完成了,想要后退,顿时手一点也不痛,一点也不软了,一把搂住了南黎玺的脖子。

    “南黎玺,你都上了本小姐的床,你觉得本小姐还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你吗?”娇滴滴的小姑娘瞬间变成了一个女恶霸。

    南黎玺这是被女恶霸抢入了寨子当中的压寨夫人。

    南黎玺面色微变,有些无奈的拉了拉云衿的手:“放手,不要闹。”

    这口气中恐怕连南黎玺自己都不知道,里面带着一股多么浓重的宠溺。

    叫南家外面的那些人看了,还指不定得多么瞠目结舌,什么时候说一不二,一个眼神就能叫人后退的南家家主,有了这样的一面。

    “我什么时候闹了?我是说就是正经的。”说完,云衿动作快速果断的在那张冷红色的薄唇上亲了一口,小脸上笑容洋溢,得瑟的挑衅:“南家主,现在还觉得我这是玩闹吗?”

    南黎玺浑身一僵,只觉被身下这张粉嫩娇艳欲滴的红唇吻过的地方,升腾了一股热气,几乎要将他身的清冷融化。

    南黎玺双手握成了拳头,撑在云衿的两旁,身体僵直的如青石板块,一动不敢动一下,但体内一股几乎不会出现的欲望却已经冒出了芽。

    “你该休息了。”

    南黎玺带着一丝巧劲,以最温柔的力度拉开云衿的手,狼狈的逃出了门。

    下一秒,躺在床上的云衿翻了个身,哈哈大笑,脑袋埋在柔软的云被当中,笑声依旧不绝。

    回到了隔壁的南黎玺直接奔进了浴室,水龙头打开,冷水扑在脸上,向来清冷自持,端庄严肃的南家家主有了一丝狼狈感。

    冰冷的凉水渐渐的消退了脸上的火热,南黎玺慢慢的抬起了头,镜子当中这个冷峻的男人,脸庞上似乎面无表情,但依旧绯红的耳尖,却诉说着内心的不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