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原来不是因为颜值

作品:《萌宝助攻:老婆别跑

人气小说: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农女邪妃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重生八零:长嫂嫁进门 霍总,养妻已成瘾 我的完美总裁老婆

    被压舌板压着舌根的感觉的确不那么好,但谁叫是生病了,良药还苦口呢。

    偏偏这世上能将心比心的人太少,排队的时候嫌前面的占用时间太多,到了自己却又慢吞吞生怕医生看诊时间太短没有值回那几块钱的挂号费。

    最要命的是,顾客就是上帝这句话纵容了原本追求内敛中庸的某些中华儿女,总觉得只要自己付了钱的地方,就可以颐气指使。不专业人士想指导专业人士怎么做,这种自以为是的,门诊天天见。

    “那你就罢工了?”吴小溪问。

    “罢什么工啊,不要吃饭的家伙啦。”贺珍唉叹一声,“院长说叫我写检讨。不是要写检讨么,不用时间啊,不用灵感啊。所以,我就来你这里溜溜,吐吐怨气,找点灵感呗。”

    “检讨还要灵感啊,你干脆再找个地方发表算了。”吴小溪揶揄她。

    “你别提发表啊,提这两个字我的苦恼又来了,主治已经考过三年了,我都能考副主任了,可是那些论文我这大半年才挤了一章出来,离要求还远着呢。我看啊,这副主任也不用考了,我就在门诊普通门诊混一辈子好了。”贺珍一脸忧伤。

    “论文那边实在不行,找住院部的同事帮个忙,去他们的论文上面挂个名。你天天坐门诊看的不是上感就是腹泻,哪里来的时间和精力去写那么多论文发表。”吴小溪想到自己的主治也快到三年了,到时也是一样的愁呢。

    “挂其他人那里啊,但是,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论文的来龙去脉,都是钱呢。”说到钱,贺珍又想到那一千块了,心肝脾肺肾都一起痛了。“我的一千啊,就这么就没了。”

    “你没去找院长申诉一下么,这一千扣得实在太随意了,就算是病人投诉,那也得看情况吧。”吴小溪眉头紧蹙,实在看不惯医院这种一遇到事情就委屈医生来息事宁人的做法。

    “官个两个口,现在上头做事的就怕什么舆论、医闹,不管有理没理,一句话,病人就是上帝。上帝?哼,有本事上帝别生病啊。”不说则已,一说贺珍气又上来了。

    “要不这样,一会儿下班了我和你一块去找院长说说,我也在儿科门诊呆过,还是有说话权的。”吴小溪道。

    “别。”贺珍摇头,“院长哪能听你的,再说了,反正是口黑锅,我一个人背了就背了,再拉你一个垫背的做什么。”

    “可是……”

    “别可是了,我就是找你来吐吐苦水的,吐完也就好了。行了,我走开了小赵就该忙死了,我赶紧回去坐诊了。”

    贺珍说完又吼了两句当真离开了,吴小溪反倒是为她的莫须有之罚真心担忧起来,直到中午下了班,她还是觉得这事情不合情理,等她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到了院长办公室门口。

    “吴小溪,有事?”年过半百接近退休的陈院长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口的吴小溪一愣。

    “陈院长……”吴小溪站着没动,挡着了院长出门的路,“我想了解下门诊医生贺珍投诉补罚的事。”

    院长不愧是领导,心里明明觉得吴小溪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可是脸上还是微笑慈爱,“我知道你曾在门诊与贺珍同一诊室工作过,关系不错,为她问个究竟也是尽同事之谊。但是啊……”

    领导一但是就是反方向了,果然院长慈爱的微笑突然消失了取代的是一张领导脸的示范单位,“小溪啊,你要知道,领导也是不好做的,总不能每次都为你们犯下的错误兜着搂着,这次是病人家属强烈要求要罚,如果我们医院不做出些行动来,这病人闹起来,你说,最后贺珍的责任岂不是更大?”

    “可是,病人家属明明是投诉无理,为什么要惩罚医生去满足她的无理。”

    “无理?”院长哼了一声,“病人怎么无理了?你是看到了还是听到了?你这样说是觉得院里做出这样的处罚是错的了?”

    院长板着脸目光寒意明显,若是这道目光放在别人身上,早就被冻成冰赶紧闪人了,不过吴小溪却是那种执拗的性格,对就是对,不对就是不对。

    “院长,我知道现在医患关系紧张,正因为如此,咱们自己更要给自己能够轻松一点的工作环境啊。处置这一起投诉看着只是一个医生的事,可是其他医生看在眼里也是感同身受的,这工作积极性必然大打折扣。再说了,年底咱们不是还要准备评级么?”

    吴小溪前面一堆都是废话,只有最后这一句,她知道算是句狠话。

    果然,院长的脸色虽然更加不好看了,可是语气却松了,“投诉就罚钱那是院里领导的共同决定,不过贺珍的工作态度我们也都是看在眼里的,这样吧,我向领导班子提一下,看能不能只作书面检讨,把这罚钱一项给撤了。”

    “谢谢院长,有院长这一句话肯定就行了。那我就替贺珍再次谢谢院长。”吴小溪赶紧鞠了一躬,然后跑了,不敢回头看院长已经铁青的脸。

    匆匆去饭堂里吃了顿饭,吴小溪又开始急诊忙碌的工作了,到了下午四点钟她刚为一个病人缝合好伤口,就看到贺珍一脸红光地跑过来了。

    “小溪,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贺珍跑到吴小溪面前还直喘,边喘边笑。

    “喘匀了慢慢说。”吴小溪笑,她猜应该是免除罚款的决定已经下达了。

    贺珍扶着墙喘匀了气,才又道:“你肯定想不到,我刚才去交检讨书的时候,院长居然告诉我,经过领导班子的决定,考虑到我的工作态度,把我的处罚给撤了。哈哈,撤了啊,就是说我不用被扣一千块了!”

    贺珍抱着吴小溪直跳。

    “小心点,我手套还没换下来呢,上面有血。”吴小溪不得不提醒她。

    “哎呀,不怕,钱都回来我口袋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怕了。”贺珍抱了好一会儿才松开,“好了,我门诊的号应该又排起来了,现在处罚也撤了我要是还怠工真是天理不容了,我得赶紧回去了。”

    没被罚钱的贺珍工作热情高涨,和吴小溪抱了一会儿就快步走回去她的儿科门诊了。

    后来蓝惠心从八卦的院长秘书那里知道了这件事,眨着眼睛看着吴小溪,“你知道为什么在大学的时候一个宿舍有八个女生,我却偏偏喜欢上你了么?”

    吴小溪调皮地回:“难道是因为颜值,你爱上我啦。”

    蓝惠心翻了个白眼,“咱们宿舍是当时出了名的美人窝,真论颜值,你还不知道排不排得进前三呢。”

    说完,一本正经地望着吴小溪,眼睛里闪着光,“因为你这人有着这个时代少见的正义感。”

    吴小溪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猛咳,“正义感,这个词好大。”

    蓝惠心继续道:“你还记得有一天咱们宿舍七个有一天拿合的钱去给小重买生日礼物么,当时有一个男人拿着长镊子伸进一个老人的口袋里偷钱,那男人脸上一道疤,看着就让人怕,可是你却走过去一把抓着那人的手,让他把钱还给老人。最搞笑的是当时那老人都吓得赶紧跑了,可是你还是紧紧抓着那男人的手说要送他去派出所,最后我们几个还真把那人送去派出所了。你不知道,这件事成为了我们宿舍几天后来聊天必聊起之事。”

    某一天,萧旭也知道这件事,他神秘地道:“你知道我是从哪天爱上你的么?”

    吴小溪以为他会说看到她的第一天,因为她长得很让他惊艳。

    “是你站在校长面前,和校长据理力争要撤消我的记大过处分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你,让我仿佛看到了春天里最耀眼的光。”

    吴小溪因此明白了,原来蓝惠心不是因为颜值和她做了闺蜜,而萧旭更不是因为颜值而爱上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