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1章 不得不至

作品:《刀镇星河

人气小说: 步步惊婚:前妻,离婚无效 陈家妖孽 神魔进化 某巫师的神话时代 科举出仕(士) 超级吞噬系统 生肖守护神 名为神谕的罪

    “这位看起来,似乎是从容不迫。”

    就在张信登上造化金莲的同时,鸿钧道主也若有所思的凝起了双眼:“法域圣劫与肉身圣劫合而为一,即便如此,也依然没有任何自弃根基之意。我猜好友你的企图,多半是已被这位看穿了,对面怕是有恃无恐呢!”

    “意料之中!”

    神尊的目光,冷冷的注目着位于张信附近的晨光天使:“有那位所谓的原初天使在,他若到现在还猜不到,才会让人奇怪。”

    鸿钧道主听出这位,已将那晨光天使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可他此时更关注的,却是张信本身。

    “话虽如此,可你不觉得这张信的灵机,自你的祈愿术开始之后,就非同寻常?他现在的战境层次,怕已是天人合一的境界?”

    这是让他匪夷所思的事情,对面那位神威真君的神魄,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着。提升的幅度,则更让人瞠目结舌。

    可即便这位有着祈愿术的托底,此人又哪里来的那么多的药物,助其提升战境?

    他倒是看见那尊‘太上神卫’,时不时的就会往张信的体内,注射各种颜色的上古奇药。

    可他鸿钧,自问也是此道行家。知晓自今日为止,从各处古代基地中发掘出来的,可以用于提升战境的上古奇药,绝不超过三十七种。

    若再局限于张信如今境界,还能有明显作用的,就只有不到十二种。鸿钧道主猜测其中的一部分,张信早已经使用过。

    可此时这位神威真君,却是源源不断的,往体内注射了十三种不同的针剂,还远不见停歇之势。

    此外这位,又是怎么突破境界?

    战境可以用药物来堆积提升,可层次之间的障碍,却没有那么容易突破。那必须得对前后两层境界,有着足够的感悟,并且能自如掌控自身的神魄才可——这绝非是药物能够解决的。

    可那位只是在第十境的关碍前,耽误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很轻松的跨越进来,似乎毫不费力。

    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天才?

    他记得上官玄昊在战死前,才只是第八战境而已。可若这位,不是上官玄昊的夺舍之身,就更加的可怕。

    所以他对神尊这次的谋划,已经失去了些许信心。

    该不会这次,不但没能将这神威真君诛灭,反倒是助其一步登天?

    他可不想这个世间,多出一个类似日月祖师,或是百万年前造化来那般的人物。

    “不止是战境,此子的肉身,也殊为可怖。这确是在我的意料之外——”

    可神尊的目光,依旧冷冽如常:“不过道友放心,哪怕今日他真是一步登天,成就他祖师那般的神通伟力,今日也难逃身殒之劫。”

    据他所知,昔日的日月之祖,极可能也是肉身神魄,俱为神域境界。所以寿元悠长,达六千四百载岁月。

    可哪怕是这位中古大能,也一样没能摆脱这天地间的桎梏——

    旁边的鸿钧道主,却是半信半疑的,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位。

    他可是能感应得到,张信的实力,时时刻刻都在变化着。那还在增长当中的战境,固然使人在意,可那在劫火烧灼下,正在不断释放潜能,打开人体宝库的肉身,也同样让人心惊胆战。

    即便如此,他这位好友,也还能淡然以视么?

    ※※※※

    “难以置信!”

    此时另一侧,林天衍的神色,则是复杂无比。

    他的感应之能冠绝天下,故而对张信如今状态的感应,自也非远超他人。

    “常理而言,这位的肉身,早该溃灭才是。”

    其实最让他好奇的是,张信身下的那朵金莲,还有隐于其袖内的一道灵机——

    那似乎都是神宝?可一个人,能够同时驾驭两件神宝么?

    “溃灭?”

    玉明皇却是一脸的不解:“可我更好奇,到底是什么的情形,会让他将法域圣劫与神域身劫一同引发?”

    ——这是只有疯子,才会做出的事情,是嫌死得不够快吗?这料必是神尊等人所为,就不知到底是何等样的手段,究竟怎么做到的。

    月平潮则若有所思道:“我看真君他的自信,倒是颇为充足,无需过于担心。”

    那位可是直至如今,都未动用除了肉体与灵术之外的任何手段。哪怕御天环都被弃之不用,就只这么枯坐着,抗拒劫火劫雷。

    “那是祈愿术!”

    就在这时,一道雄浑硬朗的声音,自他们后方响起。那正是巩天来,此时距离他与张信交谈,只有不到两个时辰却已足够这位,从北海到日月本山,再到彻地神渊等等所在,走了个来回。

    “详情我也不知,只听说此术,可借助众生之信仰,使某人心想事成。而那位神尊所许之愿,很可能是让我这位师弟,直升神域。”

    他一边说着,一边挥臂,将手中的一个包裹,打响了那劫火劫雷最鼎盛之处。

    这是他跑遍了日月玄宗的各大灵山,为张信搜集得来的神丹。总共一百一十二枚,不管用不用得上,都被他一股脑的带到这里。只为让张信,多出几线生机。

    “神域?”

    月平潮悚然一惊,眼神则是释然之余,略显担忧:“原来如此,想不到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奇术?可以神威真君如今的战境造诣——”

    “正如月兄之前所言,我等其实无需过于担忧。”

    林天衍出言打断了月平潮的话语:“在我看来,此时神威真君成功完劫的可能,当是在二八之间。且这位的神域劫到来之期,应是在三日之后。”

    所谓的二八,是指张信二,天道八,可问题是前者的实力,正在不断的增长。

    甚至在林天衍看来,只要这位舍得放弃大约三分之一左右的道基,可直接将完劫的可能性,提升到六成以上!

    如果那位神尊,只是打算让张信死于神域劫的话,只怕是打错了算盘。

    所以林天衍真正担心的,是神域之后——那位神尊的祈愿术,就真的仅只如此而已么?

    也在这刻,林天衍发现远处有一道虹光飞凌而至。当他准确感应到对面的灵机频率,他的目光,就不禁微微一凝,

    这个人他很熟悉,之前的千年内,他曾经与这位打过数十次交道,

    “云罗道兄?”

    林天衍心中生疑,直接就发音询问:“道兄缘何至此?”

    他感觉这位,绝不只是为观神威真君渡劫而来。

    “心有感应,不得不至!”

    那云罗真人身影落定之后,就苦笑着回应:“神威真君圣劫,老夫本就该前来观礼。可在启程之前,老夫就已是心惊肉跳,难以自己,总觉此间,将有大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