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躲避风声

作品:《祸国妖妃不倾城

人气小说: 霍总,养妻已成瘾 农女邪妃 重生八零:长嫂嫁进门 权宠之惑世妖妃 家有甜心:学霸师兄宠上瘾 夫人在上:少帅,来战! 修罗场的生存手册 嚣张宝宝:爹地大人,你老了

    慕容竞上前,慢慢抱住了东方宁玉,以自己的胸膛,给东方宁玉一个温暖的怀抱,他低声道:“那又何必想这么多?”

    眼泪落在慕容竞的衣襟,迅速消失不见,划开一个深色斑点,东方宁玉说道:“不听你到你亲自开口解释一次,我这心终究是七上八下的。”

    慕容竞吻着东方宁玉的额头,他慢慢说道:“会好起来的,我要重回锦城,拿回属于我的位子,你也要重见光明,拿下摘星阁,和我一起去锦城。”

    “可是我找不到去苗疆的路。”东方宁玉道。

    慕容竞不语,他思索了一番,良久之后,才开口说道:“还是往南走,去灵悦台,据说那里,有一位隐居的老神医,他一定有办法。但是在此之前,我们还是要先出城。”

    东方宁玉终于点点头,擦去了脸上的眼泪,她说道:“可我现在看不见,一旦出现在外面,被发现的可能性很大,你可有什么办法?”

    “我们现在暂时脱离了闲乘风的追捕,他们肯定以为我们会急着出城,那我们就反其道而行,暂且留在城中,等过些日子,风声没那么紧了,我们再找机会南下。再说了,我们要去灵悦台,身上没那多的盘缠,根本走不到,但是你放心,我会解决。”

    东方宁玉心中有一丝担忧,她立刻追问:“你要怎么解决?”

    “不必多问。”慕容竞道。

    “我偏要。”东方宁玉抓着慕容竞的手,脸上一脸紧张。

    慕容竞终于叹了一口气,说道:“曾经有人看见我和春晓楼的人有联络,说我叛出摘星阁,此事不完有假。”

    东方宁玉楞了一下,随后才慢慢问道:“你……什么意思?”

    “你生辰前夕,我下山,后来被闲乘风派出的人追杀,无意救下一个受伤的春晓楼的一个杀手,察觉到摘星阁可能出事,我就暂且藏了起来,现在摘星阁是不能回了,我……”

    “所以,你要接春晓楼的生意,去杀人?”东方宁玉没有继续听慕容竞说下去,冷冷的打断他的话。

    慕容竞也不说是或不是,只是解释道:“你放心,我武艺高强,师傅所教授的,我都一一领悟,不会有事……”

    “可是我会害怕。”东方宁玉突然有些崩溃,她起身,退后了几步,她不敢太大声,有人怀疑这长久没有人烟的破庙传出声响惹人怀疑,只能压抑着声音说道:“我会害怕,人外有人山外有人,曾经我骄傲一世,也没想到有一日我回落的现在的下场,慕容竞,你现在这般自信,万一哪一日,你出去了就再没归来,那你叫我怎么办?”

    看着崩溃而在此哭泣的慕容竞,他有些不忍心,想要上前安慰,脚下尽是断木碎石,踩上去就发出了声响,东方宁玉听见,在此退后,她继续说道:“我们先出城,身上有些就暂时支撑着,我不想你去冒这样的险,慕容竞,你听到没有?”

    慕容竞终于松口,他上前拉住东方宁玉,连忙应下,说道:“好,我不去春晓楼,不去冒险就是,你放心。”

    东方宁玉终于松了口气,她点着头。

    如慕容竞所言,暂时在城中留下,只不过是这嘴破庙呆一两日,趁着天黑,又另外一座无人的楼阁呆一两日,四处换着地方,离去之时,也消灭掉有人存在过额痕迹。

    每一日,慕容竞都是早出晚归,他对东方宁玉说道,是在一个码头找了事儿,做搬运的事情,人来人往,想必闲乘风也不会想到,他会在那里。

    夜晚,东方宁玉就为慕容竞准备热水,擦拭着一些微弱的伤口,她心中还是有疑虑,但是慕容竞说,都是搬运货物不小心留下的痕迹,东方宁玉也没有多问。

    慕容竞说自己常年习武,力气大,搬得东西也多,所以,老板给的钱也多。

    东方宁玉收起慕容竞给的银钱,她问道:“码头的老板给的钱,不是铜板,都是银锭吗?”

    慕容竞楞了一下,但是看不见的东方宁玉自然发现不了,他不紧不慢的解释说道:“铜板太多,在银号换成了银锭。”

    东方宁玉咬了咬嘴唇,便再没有说话。

    “今天在做最后一天,我们明日就准备出城,三个月了,城中已经看不到搜捕我们的人了。”

    “现在就出去?”东方宁玉问。

    慕容竞称是,他道:“再不去,就晚了。”

    东方宁玉看不见,自然分不清白天黑夜,是以,以为慕容竞出去做工的白天,实则,是夜晚,而慕容竞回来的时刻,实则,快要天亮。

    “虽然闲乘风明面上搜捕我们的人少了,但以防万一,你还是拿着这把匕首,当做防身。”

    东方宁玉握紧了慕容竞递过来的匕首,点点头,听着慕容竞离去的脚步声,东方宁玉的世界,再次陷入安静。

    面对慕容竞的离去,屋内更显安静,东方宁玉双手握着匕首,静静的坐在床上,她不言不语,似是一个木偶娃娃。

    东方宁玉也不知道究竟等了多久,她靠着床头,小憩了片刻,醒来之时,慕容竞还是没有回来。东方宁玉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也不知道此刻究竟是什么时辰,她能做的,就是继续的等待。

    慕容竞快马加鞭,他自然不是去什么码头,郊外一座凉亭,已经有人在此等候。

    慕容竞下马,来到凉亭之中,已经等候之人听到动静,转身看着慕容竞,随后行礼下跪道:“参见太子殿下。”

    “夏侯大人不必多礼。快快请起。”慕容竞道,虚扶了一把对方。此人,真是才从边关调回来不到一年的夏侯远。

    “太子殿下是微臣小女的救命恩人,又击退了四皇子派来暗杀我夏侯一家的刺客,还是未来微臣要辅佐之人,这一礼,殿下受得起。”

    “夏侯大人不要客气,今日来,是有事要与大人一谈。”

    “殿下请说。”夏侯远道。

    “明日,本王有事要离开一段时间,虽然这里距离锦城并不遥远,但是怕还是赶不回来和夏侯大人一同启程前往锦城。特来相告。朝中之事,还请夏侯大人和姜大人多多留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