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失控的楼以潇

作品:《极品神医奶爸

人气小说: 霍总,养妻已成瘾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重生八零:长嫂嫁进门 农女邪妃 妻子的欲望 教授密爱:萌妻万万岁 重生八零:极品亲戚都爱我 娇妻入怀:顾少轻点宠

    从酒店出来,苏尘也是发现自己居然出了一身汗。

    坐怀不乱的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这不仅仅是心理上的压抑,还压抑的是生理。

    就算是你心里不想,但是人的身体是非常诚实的。

    这就是男人小帐篷不受自己控制的尴尬。

    我们也可以经常看到男女舞蹈演员在表演之间的尴尬。

    因为近距离的摩擦和搂抱,有的男生不自觉的就会有生理反应。

    据说双人舞的舞伴都是固定的,这样可以减少视觉刺激,而且在上台之前,女伴通常都会帮助男半解决生理问题,有时候还会接连几次,这样才不会在表演的时候出现尴尬。

    苏尘就是这样的情况,虽然他的人是出来了,但是身体还是出卖了他。

    深深的调整一下呼吸,尽量的不去想,不去做。

    放平心态,任其自然。

    当苏尘回到家的时候,溪溪已经睡了,客厅的灯还亮着。

    桌子上还有楼以潇为其留的饭菜。

    而楼以潇也是披着一个雪白浴袍,趴在旁边的沙发上睡着了,手边放着手机。

    美若天成经过这些天的扩张,唯一的结局就是这个一直以女强人自居的女人也是露出了软弱的一面。

    苏尘轻轻的走过去,拿过旁边的一个毯子,盖在楼以潇的身上。

    结果苏尘这么一个动作,却是把楼以潇给惊醒了。

    “你,回来了!”楼以潇慌乱的坐直身子,有些不自然的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脸色有些害羞。

    “累了就去休息吧!”

    “我,我没事,怎么样,吃饭了吗,我去给你热饭!”

    楼以潇说着便是起身,光洁的小脚套进一双磨砂白色的拖鞋里面,有些焦急的便是要去给苏尘热饭。

    结果楼以潇的身子却是猛然被苏尘给拉了回来。

    楼以潇一个趔趄,然后便是返现苏尘愣愣的看着自己。

    “怎,怎么了?”楼以潇赶紧低头看了看自己,“额,那个,刚刚洗过澡之后接了几个电话,临时处理了一些事情,还没有来得及换衣服……正打算去睡觉!”

    楼以潇慌乱的解释,红着脸色不敢去看苏尘。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苏尘的面前,楼以潇居然有了一丝自卑。

    “我记得你在电话里说过一句话!”苏尘直直的看着楼以潇,他感觉自己的体内生起了一股邪火。

    这股邪火在酒店里,和叶希在一起的时候就升起了,只不过被他给压下去了。

    他以为自己已经冷静了,他以为自己已经可以控制自己的情感了

    可是,在回家见到披着浴袍,窝在沙发里如同一只小猫一般睡着了楼以潇的时候,那股邪火便是忽然又窜了出来。

    以无比强烈的态势,难以压制的反弹,让苏尘瞬间便是沦陷了。

    忍了这么多天,他不想忍了。

    一直在刻意的回避,这一次他不想回避了。

    也不想去想有什么后果,也不想去想有什么能做有什么不能做。

    原本拥有的理性全部都被面前的感性给压制。

    就这么眼神灼热的看着几乎是**的楼以潇。

    浴袍滑落半个肩头,露出性感的锁骨。

    “啊,什,什么?”楼以潇不敢去看苏尘的眼神,他感觉这个男人今天有一种要吃人的感觉。

    “你刚刚在电话里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我怎么不记得了”楼以潇躲闪着苏尘灼热的目光。

    “你说……”

    “啊,我去给你热饭!”

    “我吃过了!”苏尘依旧是盯着楼以潇无处躲闪的目光。

    “我记得我……”

    “你说等我回来你穿给我看的!”苏尘看着楼以潇。

    楼以潇的脸色绯红。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出那么一句话,但是说完楼以潇就感觉自己的脸颊似火烧一般的滚烫。

    他不会以为自己是放荡女子吧,他不会以为自己不正经吧!

    楼以潇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忽然就脱口而出。

    “我们都是大人了,说话要算数!”

    “我,我是女子!说话可以不算数!”

    楼以潇说着想要挣脱苏尘的手腕。

    结果这么一动,身子一个趔趄,差点歪倒在苏尘的怀里,然后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瞬间便是盯着她了。

    神情只是一动,楼以潇便是明白那是什么东西了。

    “你……”

    “你也知道了吧,就算是我答应,他也不答应!”

    “不正经!”楼以潇低着头,忽然又好像想通了似的,鼓起勇气看着苏尘,“你准备好了吗?”

    你准备好了吗?

    平淡无奇的一句话,却是把苏尘问了个措手不及。

    是啊,自己真的准备好了吗?

    苏尘只是这么一愣神的功夫,楼以潇便是挣脱了苏尘的手腕。

    “我们都是大人了做出的事情都是要负责的!”

    是啊!

    都是要负责的,这不是儿戏,也儿戏不起。

    “不过,我可以给你个惊喜!”

    楼以潇忽然又主动了起来。

    把苏尘推到旁边的沙发上做好。

    苏尘还没有准备好,楼以潇肩上的浴袍忽然滑落。

    苏尘的只感觉自己的眼前豁然开朗明亮。

    然后便是眼睛不停自己的指挥一样,有了自己的想法。

    楼以潇的身材很好,该凸的凸,该翘的翘,该收的收,该平的平。

    不是瘦骨嶙峋,也不是肥嘟嘟的肉呼呼的那种。

    然而楼以潇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苏尘大吃一惊,之间楼以潇就这么走到苏尘的身边,伸手解开了苏尘的裤子。

    “你……”

    “我的身子早晚都是你的,现在你还没准备好,我便为你留着,可是,今晚他怎么办?”楼以潇纤细的手指指了指苏尘那鼓起的小帐篷。

    “额……”

    其实男人的色心一起,便是男很难消灭,这也是那些人宁愿铤而走险也要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的原因。

    看到苏尘发愣,楼以潇倒是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然后直接把苏尘的衣服拉了下来。

    苏尘一惊,他有点不明白楼以潇想要做什么。

    “你……”

    结果楼以潇接下来的动作却是让苏尘瞬间呆住了。

    只见楼以潇跪在苏尘的面前,直接一口含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