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 乔锦儿处处受制于人

作品:《锦绣重生:早安傅太太

人气小说: 陆少的暖婚新妻 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家好女 快穿之妲己的任务 霍先生爱到最深处 女总裁的桃运兵王 都市沉浮 神医小农民 盛世极宠:天眼医妃

    第563章 乔锦儿处处受制于人

    她没有资格要求傅夫人和乔锦儿完全不来往,不管怎么说,乔锦儿也是傅夫人的亲侄女。

    顾宁欢能够做的,就是等待时间抚平她心里对乔锦儿的反感,不过现在想想,好像有些难。

    “周六的聚餐,乔锦儿不会去是不是?”顾宁欢问。

    “嗯。”傅西深回答,大半注意力都在书上。

    顾宁欢勾了勾唇,语调轻快:“既然乔锦儿不会去,那么我们回傅宅吃一顿饭,也没有什么。”

    她还是能够理解,傅夫人想要和傅西深两人亲近的心。

    本来傅西深就是家中独子,从小傅老爷为了不惯坏这唯一的儿子,几乎施行的是铁腕教育。

    傅夫人没有办法插手,任由傅老爷去管教傅西深。

    结果傅西深确实被管教的很好,可同样也因为严格的管教和父母不亲近的关系,心性越发的淡漠。

    等到傅西深留学回来后,又因为要接手家族公司,变得很忙,哪怕住在傅宅,也没有多少时间和傅夫人培养感情。

    等到傅西深熟练掌握公司的公务后,却又因为和顾宁欢结婚而搬出来了。

    大概傅夫人也是想要和傅西深亲近的吧,只不过一直都没有这个机会。

    傅西深手指勾起怀中女人顺滑的发丝,嗓音微沉:“那如果锦儿这次突然出现呢,难道能够做到和她一起吃饭?”

    顾宁欢:“……”

    傅西深说的也有道理,要是他们真的去傅宅吃饭的时候,假如又突然遇上了乔锦儿。

    那么顾宁欢也只能够承受了吧。

    可顾宁欢是真的面对不了,一个联合林微音算计她不成,就转而算计她家人的女生。

    “不喜欢不用勉强自己面对。”傅西深淡淡的说道。

    顾宁欢伸手抱着傅西深的腰,她在结婚之前,每次看到婆媳之间纠纷的投稿,都会不由自主的带入她自己。

    她担心以后自己会遇到没有办法解决的婆媳问题。

    可傅西深却从来都没有让她面对过这些,有时候想,遇到傅西深真的是她的幸福。

    傅西深给了她足够的自由,同时站在她面前,为她遮风挡雨。

    顾宁欢声音低低的:“傅西深,为什么会这么好。”

    “嗯?”

    “这么好,以后就算是再来十个林微音来和我抢丈夫,我也不会松手的。”

    “那如果有十一个林微音,是不是就会松手。”傅西深的声音当中隐隐带着些许不悦。

    顾宁欢:“……”

    “不,如果有十一个林微音,我就抱着一起跳海殉情。”

    “好。”

    傅西深答应了,语调温柔缠绵,似乎很满意顾宁欢的这个回答。

    顾宁欢半个身子都依偎在男人身上,慢慢的合上眼睛睡着了。

    第二天,顾宁欢精神不错的开车去片场,她将车停稳,走到片场见到乔锦儿正坐在导演身边,在和导演聊天。

    叶明月躺在靠椅上,面无表情的在喝水。

    要是以前,或许叶明月还会碍于情面和乔锦儿聊两句,可自从乔锦儿险些毁掉她的演绎生活后,想必她应该就不会有这样的闲心了吧。

    乔锦儿来拍摄现场,只能够说明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不过正好,她也有事想要问乔锦儿。

    但现在片场人太多了,她们两人之间的交谈,又都是充满着不能够告诉别人的秘密。

    整个一上午,顾宁欢和乔锦儿两人之间彼此都将彼此当做是陌生人。

    直到午餐时间,顾宁欢拿着一份盒饭走到平时演员等戏的凳子上坐着。

    没有多久,乔锦儿也过来了。

    她手中拿着便当,站在顾宁欢面前,十分客气的问道:“请问介意我坐下吗?”

    “不介意。”顾宁欢抬眸看了她一眼。

    乔锦儿坐在顾宁欢对面,笑容浅浅。

    “我要是没有记错,乔小姐最近不是要忙着拍戏吗?怎么有空来这里。”顾宁欢很直接的问道。

    和最近口碑很差的叶明月相比,乔锦儿最近的口碑可以说是非常好了。

    她为了能够更好的拍戏,连酒店都不住,替剧组节省了很大一笔支出也就算了,居然日夜镇守在剧组,随时随地的等戏。

    这样牺牲自我而成就剧组的精神,不要说是当红演员了,哪怕是普通演员都是做不到的。

    保姆车的车,当个休息室其实不错,可如果当做真的酒店居住,确实会有些不方便。

    也是因为这样,为了剧组的乔锦儿名声极好,而同公司的叶明月,最近又被爆出恶意罢工,两相对比下,乔锦儿的名声就更加好了。

    “这还得要感谢,如果不是安城在我身边时刻让我不安,我也不会连酒店都没有的住。”乔锦儿提起安城,眼神微冷。

    现在安城的事情,她还没有办法能够妥善解决。

    而处处受制于人的感觉并不好受,更何况受制的还是自己的前未婚夫。

    乔锦儿每次只要看到安城多一眼,都觉得无比恶心。

    “既然说起了安城,他怎么今天没有跟一起过来,这助理未免做的也太不够格了。”顾宁欢明明知道乔锦儿伤口在哪,却还是在往她伤口上撒盐。

    乔锦儿勾唇:“我让他去帮我做别的事了。宁欢,听说林微音最近和哥哥关系很近,她是不是快要嫁入顾家了。”

    论软肋,顾宁欢身上的软肋也不比乔锦儿少多少。

    顾宁欢脸色微沉:“乔锦儿,对我有任何不满,都可以冲着我来,没有必要对我的家人下手。”

    “宁欢,对林微音心底有着偏见,所以当然不相信她是个好姑娘。其实她有和我说过,她对哥哥是真心的。”

    “是吗?我也觉得安城对是真心的,要不然他一个男人,为什么要当的助理。”顾宁欢虚伪的笑着。

    乔锦儿有些按捺不住心底的闷气。

    但顾宁欢却浑然不觉,反而继续说道:“按说乔锦儿现在也到了年纪,不知道以后男朋友,会不会接受一个身边用前未婚夫当助理的女生。”

    “顾宁欢,够了!”一想到可能永远都摆脱不了安城,乔锦儿再也笑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