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拉纳卡

作品:《神的魔王信徒

人气小说: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霍总,养妻已成瘾 豪门重生,总裁老公强势宠 农女邪妃 教授密爱:萌妻万万岁 修仙归来在都市 仁医四小姐 医手遮天:极品丑妃傲天下

    片刻之后,三个人就都吃上了新鲜出炉的烤面筋。

    刚吃了一口,艾莉希雅本来激动的小脸就垮了:“喵的,不是烤面筋啊,这是什么鬼东西,味道好奇怪啊!”

    虽然看起来跟烤面筋一个样,但是一入口,艾莉希雅就知道这东西不是烤面筋。因为一点也不香也没石灰不是,是说口感不对。

    这种看起来像是烤面筋的烤串,实际上是肉类,也不知道是什么肉,只不过里面没烤熟。

    “烤亚鼠,一种类似竹鼠的生物,算是拉纳卡特产之一,你选的这家,不正宗。”瓦利一边吃一边说。

    艾莉希雅看了他一眼,愤愤道:“你给我找家正宗的去!”

    “得嘞!马上!”

    几分钟之后,艾莉希雅看着面前挂着《拉纳卡魔法高级技术学院》牌子的建筑陷入沉默。

    旁边的瓦利笑着说:“走,带你去尝尝整个拉纳卡最正宗的味道。”

    说完,他无视了趴在门卫室窗口呼呼大睡的门卫,拉着艾莉希雅和柯兰茜直接走进了还在放寒假的拉纳卡魔法高级技术学院之中。

    顺着叫做‘育才路’的主干道走了三分钟,转进‘育德路’再走五分钟,接着横穿一片草地,顺着一条小路穿过一片竹林,最终,瓦利带着艾莉希雅和柯兰茜来到一个小茅屋前面。

    隔着老远,瓦利就扯着嗓子喊道:“校长,出来烤肉!”

    没多久,一个身材火辣的漂亮御姐一脸愤怒的从茅屋里面走出来,然后看到和瓦利牵着手的艾莉希雅以及被艾莉希雅牵着的柯兰茜之后就瞪大了眼睛,连着张了几次嘴,才说出来一句完整的话:“我的天呀!学长你,你这是连娃都有了?”

    注意到火辣御姐的瓦利愣了一下,问:“依倩?怎么是你,校长呢?”

    依倩收回视线,古怪的看着瓦利:“要坚强啊,学长。”

    “?”

    “众所周知,人类和精灵有几率产生纯血精灵的后裔,但是人类和人类之间的后代,是不可能变异成纯血精灵的,我知道你当年这节课翘课了。但是现在我跟你说,所以学长,你要坚强啊。”

    瓦利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他瞥了眼捂嘴憋笑的艾莉希雅和没搞懂咋回事的柯兰茜,松了口气的同时怒上心头,一手刀敲到了依倩的脑袋上:“瞎说啥,这个是捡的妹妹。”

    “哦,妹妹啊。俩都是?”依倩暧昧的眼神在瓦利和艾莉希雅身上飘来飘去,想说什么不言而喻。

    “就一个,还有一个是媳妇儿。”瓦利又在依倩的脑袋上敲了一下,“话说校长呢?我找他烤小鼠。”

    依倩揉着脑袋嬉皮笑脸:“老爷子早就不当院长了,现在魔法学院的院长是我!”说着一挺胸,胸前d起步的宏伟看的艾莉希雅有点眼红。

    瓦利却完不在意,淡淡的说:“哦,所以说校长呢?”

    “老爷子应该还在占星塔吧,最近他跟抽风了一样,成天念叨着什么‘终焉之日必将到来’‘群星闪耀之时,诸神黄昏’之类半懂不懂的话,我问他他都不说。”依倩伸手指了指远处一个鹤立鸡群的建筑,在一众低矮房屋之中,一个十几层的白塔。

    “哦,知道了,我先去找老爷子烤小鼠了啊。”瓦利摆摆手,拉着艾莉希雅走了,留下咬着烤小鼠的柯兰茜和依倩面面相觑。

    ……

    世界上只有一个观星塔,就是魔法之都拉纳卡北城门进门直走三分钟左转的拉纳卡高级魔法技术学院里面的观星塔。

    世界上年纪最大的占星师如今就站在这座古老的观星塔的塔顶,大白天的准备看星星。

    但是漫天无星,他那大白胡子和白头发让他看起来就像个坐看云卷云舒的得道高人。

    观星塔十层,不大的空间里面摆满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小到脑袋大的魔法水晶矿、半人高的神力结晶,大到随意摆放的孜然胡椒粉,天南海北地域东西,只要这个世界上有的,这里几乎应有尽有。

    而在一堆乱七八糟之间,则是一块巨大的漂浮在半空之中散发着淡淡银白色光的水晶球,仔细看,这颗巨大的水晶球时而还会闪过金和紫的颜色。

    当瓦利和气喘吁吁的艾莉希雅来到塔顶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白胡子大爷躺在阳台的躺椅上面,一脸忧郁的闭目养神。

    瓦利拉着艾莉希雅悄悄走过去,在对方耳边大喊一声:“老校长好啊!”

    然后老爷子直接被吓得蹦起来三米多,直到撞到天花板才停下来。

    被人打搅了美梦的老人颤颤巍巍的就跟七老八十随时随地都能躺下一样扭头看向瓦利,嘴角一抽,直接无视这个家伙,然后看向了艾莉希雅,浑身一颤,脸上的表情肃穆,眼中金色的光乍现。

    他深吸一口气,又深吸一口气,再深吸一口气,然后差点给自己憋死。

    “神使殿下!您可算是来了啊,预言果然没错,这小兔崽子果然把您带来了。”

    一句话直接把艾莉希雅讲懵了,她看着眼前这个仿佛从棺材里面爬出来的枯朽老人,一时间愣是没敢说话——人家好不容易爬出来的她怕自己一开口把人家气回去。

    一边的瓦利却忍不住摸了摸下巴:“果然,老头子你当初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就在打算坑我了对吧。”

    瓦利想到了第一次见到这个老家伙时候的场景,明明连入学考试都没过去,这家伙却屁颠屁颠的过来拎行李,把瓦利夸的天上少有地上不见,但是把瓦利膨胀的都快上天了。

    有些事情经不住推敲,等后来瓦利魔法科一路挂科到怀疑人生的时候,他就感觉其中必定有猫腻了。

    与城市同名的老人摸了一把半米长的胡子,笑眯眯的说:“那哪能啊,我没看到你之前就已经打算坑你了。”说着,他看向艾莉希雅,面容敬肃,“神使殿下,不知道大业是否完成,预言之中的盛世已经到来,是否可以……”

    艾莉希雅一脸懵圈:“啥?”

    注意到艾莉希雅表情的拉纳卡瞬间明白了艾莉希雅大概已经忘了,愁的眉毛都纠结在一起,一把拽下来六七根胡子,反应过来之后嗷唠一声捂着下巴直喊疼。

    一边的瓦利眼瞅着不对,问到:“预言是什么?大业是什么?”

    拉纳卡白了他一眼:“你个兔崽子管不着。”

    瓦利微微一笑,手中突然多出来一个鹌鹑大的火球,看起来人畜无害。

    但就是这个人畜无害的小火球出的瞬间,拉纳卡胡子都翘起来了,他大吼:“逆徒尔敢?”

    瓦利将艾莉希雅拉到自己身后,笑道:“你猜我敢不敢?”

    拉纳卡吹胡子瞪眼,然后突然就心平气和的说:“大业关系久远,是一盘很大的棋,与你那啥玩意乐园计划有互补——不,完就是你那乐园计划的补充。”

    瓦利被说的有点懵:“我都不知道乐园计划是啥?你怎么知道的?”

    拉纳卡笑了,“有什么关系?殊途同归,殊途同归。”他伸手指了指头顶,“隔墙虽无耳,但万事皆是不可说,不可说。”

    瓦利沉默一下,将几乎涌出心头的东西再一次压下去,然后问:“那么,预言呢?”

    拉纳卡神秘的看向天空,虽然白日无星,但俗话说得好太阳也是星星,太阳光也是星光,所以星光依存。于是对着太阳,迎着大中午刺眼的太阳光,拉纳卡神秘的说:“预言,来自未来。”话说完,拉纳卡就捂着被太阳刺的生疼的眼睛深深地低下头,如向一位看不见的王,俯下头颅。

    瓦利依旧沉默,但他的大脑并没有沉默,数不清他自己都看不懂的数据飞快的流动,作为思维的主人,瓦利却只能够旁观。

    他轻声下令:“告诉我结果。”

    于是本来还可见的数据流动变得不可见,三分之四点五秒之后,一行湛蓝色的字浮现在瓦利心底。

    与你有关,与神有关

    ……结果你就得出来这样一个结论吗?湛蓝?

    是的,已知信息不足以确立更多

    切,真麻烦。

    友情提醒,您又有了一次抽奖机会

    行啦,知道了,再见了您嘞!

    瓦利在心底和湛蓝的交流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实际上只过去五秒钟而已,他一抬头就看到艾莉希雅抓着拉纳卡的胡子,威胁意味满满的挥舞小拳头,在逼问……逼问自己的黑历史。

    艾莉希雅拽着那半米长的白胡子,笑意盎然:“你为啥喊瓦利逆徒?”

    面对瓦利的时候一副为老不尊模样的拉纳卡面对艾莉希雅的时候十分恭敬,这里我们暂且排除是因为他的胡子在艾莉希雅手中的原因,只见他十分恭敬的回答:“因为这家伙是一个火系传奇法师。”

    “这有啥逆徒的?”艾莉希雅不解,难不成你徒弟超过你了就成逆徒了?

    拉纳卡继续恭敬的说:“但我是冰系的啊,我教的都是冰系法术啊!这小子拿寒冰箭模型能搓出来炎爆术!还整天宣传我忽悠他——我像那种会忽悠人的人吗?”

    “我忽悠的从来都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