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凤刀

血凤刀

更新:2019-04-23 05:45作者:史弋状态:连载点击:6

到了下午,史豪身上的伤渐渐好转,梦雪和静水扶着出了营帐,四处转转。史豪这些天第一次出门,被阳光刺的睁不开眼。史豪哎了一声,说道:“是光变强了,还是我变弱了。”梦雪道:“慢慢就好了。”渐渐的史豪睁开眼睛,见军营中一派繁忙,将士们来来往往的抬着伤兵,整着军备,虽然繁忙,却也井然有序,丝毫不乱。史豪说道:“今天打仗了?”静水道:“是呀,金龙啸大举来攻,二公子正在和他们在城外打仗。”史豪道:“现在怎么样了?”静水道:“听将士们说,金龙啸已经退兵了。”梦雪道:“你伤的这几天,倒也多亏了有他内外操持着。”静水道:“是呀,二公子又要给大公子治伤,又要处理军事,还要带兵打仗,每天都要忙到深夜,有时候晚上也要打仗,真不知道他是怎么休息的。”史豪道:“想不到他竟有如此才干。”静水道:“二公子打了好多场胜仗,听将士们说,那些人听到史将军的名号都胆颤心惊。”静水说着喜形于色,继而又忧戚道:“只是那金龙啸武功太高,今天伤了二公子,也不知道伤的如何?”史豪恨道:“都怪那金龙啸把我伤了。我的龙魂枪,龙鳞甲...唉....”静水道:“二公子请工匠看过了,说是能修补好。”史豪道:“那是稀世神兵,寻常工匠如何修补的好?莫弄坏了我的神兵。”静水道:“二公说,这些兵器无非是工匠造的,哪里有修补不好之理。”史豪“哼”了一声,说道:“他倒什么都知道。”梦雪道:“他也受了伤,这以后呀,就靠你们兄弟俩齐心协力,恢复我史家的威名。”众人心中都是一松,都道:“他走了。”史子砚这口气一松,身子跟着就软了下去。史涵回过神来,忙抱住史子砚半个身子,叫道:“你怎么了?”瑶瑶纵步过来,抢过史子砚,忙止住史子砚各处要穴,喂他一粒碧血丹,在城楼上就给史子砚行气疗伤。史涵忙命众将士悄声下楼,不去打扰他们。少时,史子砚内息渐平,说道:“今天好险。”瑶瑶道:“不许再有下次,我们躲着他还不行吗?”史子砚道:“这次是他手下留情呀。”瑶瑶气道:“他今天差点杀了你。”瑶瑶话音刚落,就见小言跑了上来。史子砚扶着瑶瑶站起身来,笑道:“你怎么急急忙忙的就跑来了。”小言摸着史子砚胸前的血痕,看着史子砚苍白的脸庞,泪水不住的往外淌,抱着史子砚哭了起来。瑶瑶柳眉倒竖,一把拉起小言,气道:“你哭什么?”史子砚道:“小言今天也吓坏了。”小言抹抹眼泪,说道:“公子,我去煎药。”说着,跑开了。史子砚咳了两下,说道:“熬过这几天就没事了,我伤了,只能依靠你了。”瑶瑶道:“这是你欠我的。”史子砚拍着瑶瑶道:“还好有你,还好有你。”金龙啸从破洞中进来,挥动血凤刀,一时间,血气四溅。史子砚被从城楼上匆匆赶下来的瑶瑶拉住,慌忙后退。金龙啸杀出城门,来到城中,面对着城中数千守军,大步上前,竟没人敢上前一斗。宿柳公和陶欣见城门被破,都是心中一震。宿柳公立时擂鼓,率众军掩杀过来。陶欣和郑星慢慢合围后退,掩住城门,抵住冲击。陶欣怕金龙啸在城中作乱,派了郑星回城相助。郑星率领众军以人墙里里外外的挡住城门上的破洞。史涵指挥着城中众人紧紧密密的围着金龙啸,丝毫不敢退却。金龙啸抬头一看城楼上的帅旗,一纵身攀上城墙。史子砚一见,推开瑶瑶,抢了一根长朔,用力一撑,翻到城墙上,抓住大旗下史涵,拉近身子,急往后撤。史涵一见金龙啸攀上墙来,红光四溢,吓得六神无主,身子任由史子砚提着。金龙啸到了大旗下,一手握着大旗,看着史子砚口中鲜血咕咕的往外流,也就熄了绝灭之心,一手拉断大旗,掷将出去,踏上大旗,飞身而去。宿柳公见金龙啸从城楼上下来,下令鸣金收兵。陶欣见宿柳公收兵,也收敛阵型,严阵以待。两人斗的正凶时,小言率领十余人赶将过来。长竹大绳轮番上阵,阻住金龙啸。小言跑到史子砚身后,说道:“公子,宿柳公已经开始想退了。”史子砚道:“你快走开,告诉陶欣顶祝”小言忙挥旗告诉史涵。史涵立时下令擂鼓助威。金龙啸被那十几个人缠住,杀性大起,金龙啸一把抓过一根长竹,用力一拉。抓着竹竿的那人抓的劳。金龙啸只把那人带到空中,晃了一晃,摔落那人,一刀斩了。金龙啸抓住那根竹竿,使出飞星棍法,那竹杖似长了眼睛一般,每一下都撞在那些人的胸口要穴,顿时口中血如泉涌,当即毙命。史子砚忙让小言退开,小言却抓着史子砚不放。史子砚叫道:“快走。”说着,一推小言。烈焰马被困,金龙啸无奈,只得从马上跃下,直冲史子砚而来。史子砚忙命身旁之人散开,挥动长竹向金龙啸攻去。金龙啸一刀削掉一节竹竿。史子砚一手拖着竹竿,立时闪开。金龙啸纵起轻功直追。两人以轻功相较,一时也难分上下。两人到了城门下。瑶瑶和数名神射手立时枪箭相迎。金龙啸一掌挥出,袖袍一卷,顺势一带,羽箭长枪夹着掌势就向史子砚冲去。史子砚竹竿抖开,节节爆开,终于拦下掌势。金龙啸抬头看着城上的瑶瑶和史涵,说道:“今天破你的城。”金龙啸身子一纵,攀上城墙。瑶瑶等人忙抱起一坛火油往城墙上倒,叫道:“这叫大红袍。”金龙啸见他们行此狠招,立时跃开。史子砚在下面,长竹挺出,朝着金龙啸的胸口刺去。金龙啸身子侧移了半分,竟使出了“幻影移鹰”,金龙啸身子顺着竹竿滑下,一刀劈向史子砚。史子砚劲力一吐,震破了竹竿,双掌齐施,身子却随之后撤。金龙啸一横刀,只听“铮、铮”两声,两道掌力打在刀上。金龙啸血刀一划,足尖点地,双臂一震,急冲史子砚而去。金龙啸眼见史子砚身在半空,这一刀纵然是他会使“幻影移鹰”也绝躲不过了。谁知这一刀却始终离史子砚一丈有余,近身不得。金龙啸只得连挥三刀,发出三道刀气。史子砚身子飘忽,闪身躲过,趁机还了三招。金龙啸横刀挡祝两人在空中交了三招,金龙啸起势已落,再不能行,身子坠下。金龙啸却见史子砚身子仍轻飘飘的向后滑着。金龙啸足尖落地,身子一纵,又冲将上去。史子砚身子落地,捡起一条长枪,点将过去。金龙啸血凤刀左右遮拦,连连抢进。三人正说着,一个将士急匆匆的从辕门外赶来一个军士,到了史子砚营帐前,见门前没有护卫,知道史子砚不在营中,在营帐门前急得团团转转。史豪向那个军士招手道:“喂,你过来。”那军士连忙过来,见是史豪,纳头便拜:“将军,有何吩咐?”史豪道:“你在哪里当值呀?”军士道:“属下是俊逸营的一个力士官。”史豪道:“你有什么事?”那力士官道:“我找史将军有......不是将军.....是史将军....不是.....是找将军....”静水见他有话说不出来,急得面目通红,汗如雨下,不禁笑道:“我知道,你是要找的是二公子。这个是大公子,你要找的是二公子,对不对。”那力士官舒了口气,说道:“对,我是找二公子有急事。”史豪不悦道:“有什么事跟我说吧。”那力士官颇显犹豫:“这.....”半天竟没说出一句话。梦雪见史豪已有不悦之色,喝道:“让你说就说。”那力士官连忙道:“是,今早二公子俘获了金龙啸的坐骑.....”那力士官瞥见瑶瑶扶着史子砚慢慢踱了过来,便住了口。史子砚见到梦雪和史豪也忙加快了步伐,趋到梦雪跟前,喜道:“伯母,堂兄。看到堂兄已经能出门,真是可喜可贺。”史豪道:“你很好呀。”瑶瑶听史豪的语气中颇有不满之意,看了一史豪,也是难掩的戾气。史子砚楞了一下,说道:“小弟刚去了城门,今早一战,虽然退了金龙啸,咱们的损失也不校城门的缺口和布防,堂姐正在打理。”静水道:“二公子,这个力士有事找你。”史子砚弯身扶起那个力士,说道:“有什么事?”那个力士道:“将军,您捉回的那匹烈焰红鬃马极不安分,又踏坏了笼子,正闹腾着呢,您看看吧。”史子砚对史豪道:“堂兄,我们一起去如何?那可是匹好马。”史豪道:“好,我与你同去。”那力士连忙前头领路,史豪和史子砚慢慢走在后面。史子砚见金龙啸的偃月阵两翼已经溃退,金击之声远远传来。史子砚叫道:“金龙啸,你败了。”金龙啸道:“小娃,我说了要破你的城。”金龙啸一掌斩断了竹竿,紧握着血凤刀,瞬时红光四溢。史子砚知道不敌,连忙作势要闪。一道红光闪过,厚重的城门上划开了一道长缝。金龙啸又砍一刀,一下削断了史子砚的束发玉环,城门上又多了一条长缝,两缝相交。金龙啸飞起一脚,踢向史子砚。史子砚心中万念俱灰,自己当真是狂妄,就凭这点功夫就想在人前卖弄,这一脚无论如何是躲不过了。史子砚双手交叠于胸前,硬接下了这一脚。金龙啸这一脚劲力颇大,史子砚的身子一下撞在城门上。史子砚只听“咔嚓”一声,脑中想着:“难道是骨头断了?”原来却是城门从裂缝中破开一个大洞。史子砚从洞中倒进门里,忙忍住胸中翻腾的气血,翻身躲开。城内的守军忙扶住史子砚。史子砚一张口,气血就喷涌而出。史子砚压下血气,叫道:“快躲开。”    这是一部新武侠风格的作品。故事以主人公史子砚为父报仇为主线,重现那个门派纷争,恩怨纠缠,动人心魄的时代。期间既有热血的战斗,也有阴险的算计,更有青年男女暧昧的情仇。

全部章节

热门小说

六指诡医

六指诡医

作者:令狐二中

先天左手六指儿,被亲人称为扫把星。出生时父亲去世,从小到大身边总有厄运出现,备受歧视和白眼。十八岁受第三个半纪劫时,至亲的爷爷奶奶也死了,从此主人公走上了流浪之路。一边继续苟延残喘自己的生活,一边调..

本类推荐

寒夜刺客

寒夜刺客

作者:朱小川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风雨飘摇寒江渡,一片冰心雪里埋。 有些人,见不得光。茫茫夜色,才是他们的天堂。 白天,他是赤阑桥头的小混混,安阳城中的贱民。等到暮色降临,他却化身为玄色天隼,冷酷无情的杀手。 乱世当道,武者为王。大...